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回忆的残忍—1
回忆的残忍—1
 
  字数:29134

  不知何时开始,我有了一项癖好,或者可以说是一项嗜好。就是「欺负」人,所施用的手段也是及其「残忍」,利用自己的体重去令别人痛苦,令自己惬意。说白了,就是去踩踏、去骑坐别人来满足自己的欲望,觉得将别人压在自己身下,看着别人在承受重力所产生的痛苦时,感觉自己的强大,自己的伟岸,那种感觉实在美妙。

  现在已经28岁了,被自己「虐待」过的男孩也不少了,但是大多都是自己的亲属或是要好的同学,次数多了,刺激的程度多少有些下降,只是2002-2003年在丹东工作时的一次经历仍然记忆犹新,每次想起,都是回味无穷。
  2002年从大连轻工学院毕业,由于就业压力过大,在大连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因此一狠心,准备去规模小一点的城市先挣一些工作经历,再强势回归。
  在一次招聘会上,遇到了丹东的一家印染性质的企业(具体公司名称就不透露了),于是也没通知父母,就当场签了合同,两天后,起驾丹东。

  在那里的工作强度不大,当然工资也不高,这个城市的工业发展很缓慢,很多市民都有下岗的经历或处于下岗中,所以相关的服务行业效益也不理想,在丹东工作期间,除了每日按部就班的工作外,就是接听父母打来的电话,有时要接很长时间,并不时提供一些大连那边的就业信息,因为我是个女孩,所以父母更希望我能够在他们身边,女孩家独自在外,家人必定牵挂。不过我倒是有自己的想法,这里没有了父母往日的看管与教诲,做一些事情也许会更自由、更大胆些。
  那是一个晚秋的周末,在采购了一些生活必需品后,我乘坐1路公交车从乐购回到在帽盔山附近租住的地方,那所房子离单位不远,不过离繁华的地段可就有一定距离了,租金也挺便宜。在车经过火车站附近时,车上人很多,我一如以往地看着车窗外已经熟悉了的风景,构思着未来,突然感觉到右腿大腿外侧有与其它东西接触的感觉,那不象不经意的接触,从行走路线上看来好象在刻意摸索,我裤子右边口袋里装着不到50元的零钱,一下子,我想到了扒手,当时也没顾及扒手是什么样子,他是否有同伙,为了保住微薄的收入,我一把抓住了那个伸入我口袋里的黑手,然后尽量装作凶悍地向手的主人瞪去。不过当看清那人的面目时,我有些愕然,是一个小男孩,样子大概只有16,7岁,长得有些单薄清瘦,皮肤倒是挺白,眼睛也算清秀,只是眼里透出惊恐的神色。那时我脑子里飞快地闪过一个又一个的办法,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放开他,然后多加小心?喊出来,让周围人帮忙?其它?这时我也是非常紧张,不知会不会有他的帮手暗算我,不过一有危险,我就大声喊出来,尽量不让自己受到伤害,等了一会儿,没什么变化,我看了一下周围人,没有谁刻意地盯着我或注视着我与这个男孩的行为,估计这个男孩没有帮凶,否则他不会这么惶恐,不过我究竟该如何处理呢?
  当时我不知是欲望的驱使还是其它原因,作了一个惊人的决定,这个决定造就了我美好的回忆,现在想想,当时能那样决定也难以很明白地表达,世界上有些事情的发生,其原因真的很玄妙。

  我的决定就是,带他回我的住处,然后折磨他。

  由于仍然不敢确定这个男孩是否又同党,所以在车进入下一个站点时,我马上拉着他下了车,怕他逃跑,我的手仍然紧紧抓着他的手腕,接着又看了看其他下车的人,也好象没有人特别关注我们,于是我稍稍放心,定了定神,准备打一辆车,快速回到住处。这时,这个小男孩开口了:「姐,求求您千万别送我去公安局,我爸知道了会打死我的,我下次再也不敢了。」他说的声音很小,同时不住回头看其他人,生怕自己的话被别人听到,我见他的确不象一个很专业的扒手,又放了些心,于是说:「不许出声,听我的。不然我会立即送你去警察那里。」随即出手拦车,这里还不十分偏僻,不一会儿,就拦了一辆,为了怕他突然甩开我的钳制逃掉,我先将他推进车里,再进了车,告诉了司机我的住处后,车就飞快地向目的地进发了。小男孩仍然显得紧张,我也依旧紧握他的手腕,同时不停从副驾驶的反光镜看有没有人跟踪。我来丹东3个月了,除了刚踏上丹东的土地时因为不知道单位地点,才打车去的,这次是第二次,不过后来意识到,这次打车打得很值。丹东是个条形城市,市区不大,不久就到了。我付了车费,连找零也没要。就直接押解着我的「囚犯」回了出租房内,进楼前还四下仔细张望了一阵,小男孩见周围没人,不住向我恳求,说他爸爸下岗,妈妈生病,这么做是迫不得已等等,不过我敢肯定他在说谎,很多扒手一般都在露馅后这么说。为了不让煮熟的鸭子飞了,我一直紧抓他,让他拿着钥匙开的门,他手很抖,用了不少时间才将门打开,一进屋,我立即将房门紧锁,几道锁都扣得严严实实,然后摸了摸他身上,看看有没有什么凶器,除了一串他自己的钥匙,没有别的,这才松开了手,他的手腕已经被我捏得通红,这时得以解脱,不住地揉搓,我看来刚才用力过猛了。他不知道我要干什么,紧张地四下里张望,大概生怕我带他来这里是要我的帮手好好修理他,屋子仅是一室一厅格局,一看之下见没有其他人,他好象松了口气。但马上又显得惊惶,他突然跪下来说:「姐,我下次不敢了,你饶了我吧。我没骗你,我家人真的生病了。」我此时放他,就是前功尽弃,当真不值得,所以就狠狠心,没有怜悯这个瘦弱的男孩,对他说:「你起来,只要你听话,我不会难为你,不过前提是你要听话,敢耍滑头,我不仅送你去公安局,还要夸大你的罪行,弄不好你还要刑事拘留。」他一听,吓得掉下眼泪来,更加苦苦哀求。这时,我可以确定他绝对不是一个真正的扒手了,他这么做也许真有他的苦衷,不过我也更加放心了,可以实施我的计划了。于是又说:「你不用哭了,我说了,只要你听话,我不会难为你的,只是你要吃点苦头,这个绝对不能讨价还价!」他大概由于不知道我想怎样而显得心神不宁,但是听我说只要他听话,就不会被扭送「衙门」,似乎也没先前那么紧张了。

  我这时开始正式实施手段了,用命令的口吻说:「躺到地上!」他一听,吓了一跳,腿软了一软,差点没站住,但也没有躺下。我又说:「不听话吗?」语气更是严厉,他对「听话」两个字有些敏感,无奈之下,只得向下移动重心,一边慢慢躺倒,一边警觉地盯着我,他躺下后,似乎显得很累,因为他保持着一个马上就可以翻身站起的姿势,大概怕我对他有什么残酷惩罚,这时我已经是「欲火难耐」,他躺下的体态已经勾起我的欲望,我慢慢走到他身旁,见他有点发抖,于是说:「别怕,一会儿你就习惯了,小弟弟。」说着,右腿迈过他的身体,在他另一边肋骨侧落定,居高临下俯视这个到手的「猎物」。他在我抬腿的时候以为我要踩踏他,所以下意识地将手抬起护住几个关键部位,但当我完成我的一系列动作后,他的手似乎不知该拿开还是继续保护自己,从他的手可以看出他显得很是犹豫。我说:「你毕竟差点偷走我的血汗钱,所以我要惩罚一下你,你有意见吗?」他用惊恐的眼光看着我,不知该不该回答,该怎样回答。不过我已经忍受不了太久了,不等他回答,双腿一屈,就很迅速地坐到他的肚子上了。之所以迅速,是怕他有什么反应,如果用双臂护住肚子,我坐上就不过瘾了。开始我并没有将重心后移,将主要重量压在他身上,我要逐渐加量,好观察他表情的变化,他这时很是意外,又很是慌张,大概非常讨厌被人压坐,双手托住我的大腿,想推开我,但又不敢,进退两难之际,表情很是难看,如果没有把柄握在我的手里,他估计会鼓起全身的力气将我推开。不过我经常骑坐别人,对压制的方法比较熟悉,双手抓住他的手腕,向两旁拉开,重心慢慢后移,对他说:「别反抗了,你除了老老实实被我坐,没有别的选择。」在欺压别人时,我喜欢用言语加以刺激,这样更能使我兴奋。终于,我实实在在地坐在他的肚子上了,他的表情越来越痛苦,在我最终坐稳后,脸上显出了些许的抽搐,额头青筋也凸现,这是人在被压迫时很正常的表现,只是我65kg的体重对于这么一个小孩来说,实在有些残忍了。我放开他的双手,说道:「脱掉我的鞋!」他现在似乎没有力气将我推走,不过不知我的命令又会产生怎样的下文,所以没有执行。我装作生气地说道:「你怎么这样拧呢?难道要警察来对付你吗?」实际这时我不会送他去派出所了,但是为了完全实现我的目的,吓一吓他也有必要。这一招果然有效,他极不情愿地伸出双手去脱我的运动鞋,想要直接把鞋从我的脚上扒下来,不过我没有让他继续,说道:「不要这样脱,先解开鞋带,否则你弄坏我的鞋,还要你赔的。」他便又改变方式,去解我的鞋带,这时已经被我压坐了近一分钟,他的每一个动作显得是那么吃力,连侧头去看我鞋带的方位都显得极为艰难,我不眨眼地看着这一切,似乎每一个细节都令我兴奋异常,早知道这样,我就将鞋带打个死结,让他更费力,不过我穿鞋出门的时候,怎么会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个样子呢?他好容易才解开我右脚的鞋带,又要费点力气提起我的脚,才能扒掉我的鞋,这时我没有难为他,如果把脚用地踩在地上,他恐怕在这个处境下,无法脱掉我的鞋。又过了一分多钟,终于将我两只鞋全扒掉了,此时他已经是大汗淋漓,但是由于肚子被我无情压坐,想要呼吸一些空气似乎有些难度。

  我已经用自己的体重压坐他三分钟之久,以我们两人的体重比,这个时间对这个处于发育期的孩子来说,有点危险了,不过我正在狂热的享受中,哪有心思去考虑这些,因此,继续我有些变态的施虐。

  我提起右脚,放到他脸侧,问:「我的袜底脏吗?」他这么近的距离,应该能看到我的白袜的袜底有些颜色,不过他只一瞥便断断续续地说道:「不……不脏,很……干净。」被我压了这么久,说话很费劲了。我笑道:「是吗?那好,把胳膊放平。」他也认识到迟疑或是抗拒没有结果,因此无奈地平放了双臂,这个动作也显得吃力。我问:「我双脚要放在你胳膊上,你有什么意见吗?」其实我可以马上就踩住他双臂,不用跟他商量,不过这么一说,我觉得更有意思,我要彻底将这个猎物玩弄于「股脚」之间。他突然鼓气全身力气,大声说道:「求求你别这样,放……放过我吧,我喘不过气了。」他说话时,我觉得身体被稍稍顶起,那是他在运气,不过说完,他可怜的肚子的又被我的体重压下去,这一下,我更是兴奋,不慌不忙地说道:「不要妄想了,我才完成十分之一的内容,你还是乖乖听话吧。」说完,双脚已经踩上了他的两支大臂,这一来,我全部体重就完完全全作用在这个小弟弟的身上了,先前我双脚着地,还对他有所保留,这时的姿势所产生的这空前的压力已经将他推入更痛苦的深渊,他抽搐得更加厉害,就要哭出来了,但我坐在上面依然稳如泰山,来享用这压迫别人所带来的快感。这次坐得时间不短,不过具体多久我记不清了,感觉身体在慢慢下沉,他很不均匀的呼吸驮着我的身体在微小的范围内上下浮动,我甚至能清楚地感觉到他肚子上的肌肉、筋络在我臀下有规律地抖动,每一下抖动都是那么清晰,这种感觉实在太美妙了!

  渐渐地,我的身体好象嵌入了他的肚子,感觉已经直接坐在他的肠子上了,大腿根也抵在他突出的肋骨上好久了,好象一用力就会将他肋骨坐断,以前欺负别人时,好象没有这样过分,我渐渐有些迷茫了,不知下一步该如何实施了。就在这时,小男孩剧烈地咳嗽起来,我长时间的施暴令他身体本能地起了反应,我一惊,立即抬起身体,但双脚却实实在在地踩住了他的双臂,这时我的重心转移到了他纤细的的胳膊上,他似乎顾不得臂上的疼痛,依旧剧烈地咳嗽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