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乱伦跨越亚欧大陆千年
乱伦跨越亚欧大陆千年
 


全新P2P大型色情电影门户站_好了AV_全面开放 图片 偷拍自拍 亚洲色图 欧美色图 清纯唯美 美腿玉足 激情明星 色情动漫 激情乱伦 另类激情 电影 国产色情日韩色情欧美色情动漫色情三级色情乱伦色情BT动漫成人视频 小说 都市激情 家庭乱伦 校园春色 换妻小说 长篇连载 武侠古典 黄色笑话 另类小说 性爱技巧 跨越亚欧大陆千年的乱伦

第一章储君大婚初见熟妇
西域有一国名曰:吐谷浑。乃辽东鲜卑之中慕容一部西迁至陇西所建之国,位于河西走廊之咽喉处,中原西域往来商旅必经此地。
吐谷浑国王索比,矮小单薄,黑发褐眼,生情孱弱,与骁勇善射的鲜卑人相距甚远,王后默娜巨乃龟兹国王之女,和亲嫁于吐谷浑国王索比,蓝眼,红发,
肤白,高大。吐谷浑三代单传,索比膝下只有一子慕容操,现年十三岁,随其父,黑发,褐眼,虽身材短小但早熟,强壮有鲜卑之遗风。
一日,慕容操在宫中练习射箭,忽听母后前来,于是赶紧跪拜与前道:儿见过母后大人,不知母后有何旨意。起来吧,操儿。母后今日是为你终生大事而来,你年方十三也到了婚嫁年龄。慕容操抬头看看母亲:“儿臣还小,还未做好成婚准备。”默娜巨皇后长嘘一口气:“操儿,西域战争连年,我吐谷浑北有突厥,南有吐蕃,西有楼兰、疏勒。若不找到强大依托,恐国难立啊!今有中原大隋国来使联姻,我与你父王皆觉天神相助,若中原公主与我王室结合,他国敢来范,中原国必来相救,此乃天佑我民啊。操儿,为了吐谷浑,你要牺牲啊。况,中原女子多美貌,你也不吃亏啊。”慕容操听到此,抬头说:“敬听母亲大人安排。”
次年,大隋国公主远嫁而至,举国欢庆,民众夹道欢迎婚仪仗队,足千人,浩浩荡荡,敲锣打鼓,好不热闹。慕容操身穿锦衣,站在城头,看着花轿,心想:此女子若美便罢,不美我此生毁已。花轿旁边走的随从人员,也是光鲜亮丽。有护卫,有侍女,有管家,其中一女颇为醒目,此女子身长足有七尺,肤白,胸前一对巨乳随仪仗乐起起伏伏。等队伍走进,才看清,原来是公主的老妈子,从面相来看足有四十多岁,但其浓妆艳抹,远处看来不足十八岁。慕容操下了城楼,迎接新娘,各种婚仪礼节不再话下。
话说洞房花烛夜,慕容操醉酒而归,见新娘端坐于床,于是过去闲了盖头,一个妙龄女子,长的小巧玲珑,身段如扶风杨柳,可谓是上等的美女。于是慕容操风生水起,小小年纪便无师自通,翻云覆雨一夜。
第二日,两人洗漱更衣,此时见一女端两碗肉粥进来,跪拜与前:“请少主和公主用粥。”慕容操道:“放那吧。”女子起身放粥,立于侧旁。慕容操上下打量,定睛一看,原来是昨天那浓妆的婆子。
再看此妇人,脚蹬布鞋,身穿粗布大褂,头梳鬓,脸上浓妆早已卸去,细长的柳叶淡眉眉心向下眉角上扬,感觉有点眉头轻皱,眼睛是迷离的长缝眼角上扬,被长长的睫毛遮住,眼角有淡淡的鱼尾纹,显得庄重而又轻佻,轮廓明显的嘴唇嘴角微微向下,又显得很严肃很邪恶。脸颊白里透红,不,她的耳根脖子都很白,活像是一块羊脂玉雕的玉美人,唯胸前巨乳掩饰不住,通过领口还依稀可见。慕容操感觉的莫名其妙的兴奋,下体微微勃起,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对一个老妈子产生这样的感觉,这种从未有过的兴奋从大脑直冲我的下体,我对一个老女人也竟然会勃起,噢,说实在的,这个妇人太美了,这种成熟的长相,邪恶而又轻佻的气质,没有一样是我不喜欢的。我若与她交合,此生无憾了!慕容操昨天刚尝到欢爱甜头,对男女之事开窍了,便对这美妇人起了淫心,问道:“嬷嬷如何称呼?”
那妇人道:“老身乃公主奶妈,姓吴,名媚莲,少主可叫老身吴妈子。”慕容操说:“你不老,我不叫你妈子,你是公主奶妈,那也是我的妈妈,就
叫吴妈妈吧。刚才妈妈何故自称老身,我看妈妈如十八一般。”那妇人听了,眉眼一挑,面带喜色,道:“少主说笑了,老身四十又二了,体态臃肿,人老珠黄,何敢当十八岁哟。”慕容操听了笑道:“不想妈妈年龄和母后一般,虽体态健硕,可又是一番丰盈之美啊,不老不黄。如你们中原的陈年好酒,有味的很啊。”
这吴媚莲一听,脸颊绯红:“少主真是一国储君,说话也是如此有水平。老身确实不敢当。”
此二人对话,完全没把公主当回事,这公主咳嗽了两声:“吴妈,你下去吧,我们刚来此地,奴才们多有生疏,看看院中还有什么要打点的。”
“是,公主。”吴媚莲鞠躬,而慕容操自然看见其雪白的大馒头。这熟妇转身退去,宽大的臀部在裙摆里摆来摆去,慕容操目送这妇人的屁股出了神。
那公主比慕容操大三岁,年方十六,懂得自然不少。见慕容操对自己的下人如此热情,自然是不高兴。遂命吴婆无事少到内府,这慕容操自是被这姐姐似的老婆看得很严。
一日,慕容操上完早课,心想几日不见这吴婆子,心中甚是顾念,那公主好生可恶,故意不叫我见那妇人,今日还早,不如前往杂务院打探一番。
穿六门,走五院,来到一大宅院,里面好不忙活,下人们劈柴的劈柴,挑水的挑水,见到慕容操,纷纷跪倒:“恭迎少主。”
“平身,你们忙吧,我随便看看。”慕容操说着往四屋打探,踱步来到伙房,下人们正准备生火造饭,烟气弥漫之中,看到一身材高大,臀体宽大之人,定睛一看,原来是那吴媚莲。此刻这妇人正背对自己在案板上忙活,慕容操干咳两声,那妇人转头一看,大吃一惊,慌忙跪倒在地:“不知少主驾到,有失远迎,老身有罪。”随即,下人都跪倒一大片。慕容操见状赶紧上前掺起吴媚莲:“吴妈妈请起,请起。”这吴婆子一看,少主亲自扶自己,受宠若惊:“少主为何到这下人呆的地方,恐脏了少主之身啊。”“我也是顺道过来看看,看看吴妈妈。”慕容操说着脸颊微红。
那吴婆子是过来人,看慕容操的表情便知,这小屁孩子是喜欢上老娘了,遂说:“多谢少主挂念,还能记得老身。老身一定会伺候好少主和公主,不忘您的
厚爱。”慕容操问道:“吴妈妈在作甚。”“我在给公主准备食缮,按中原的做法料理,公主喜欢清淡。”
慕容操看这美妇人如此,心中甚是怜惜:“吴妈妈,以后这些粗活累活,就交给其他人做吧,要伤了吴妈妈的手,服侍不了公主就不好了。”遂转身对其他
人道:“你们以后全听吴妈妈的差遣,所有的活都不要让她干,她可是大汉国来的使者,千万不敢怠慢了!”
众人皆道:“是。”那吴媚莲听后跪倒在地:“谢少主隆恩!”
慕容操又赶忙搀扶:“吴妈妈对我不需行礼,你是我的长辈啊。”说着抓住了吴媚莲的手,慢慢将其扶起。用火热的眼神看着吴媚莲。
众人见此场景都觉得慕容操对公主的奶妈十分孝顺,是个知书达理的孩子。慕容操发现下人都在场,怕被看出端倪,就放开那妇人的手,拂袖而去。
晚上,便暗使人悄悄给吴媚莲送来了美容养颜燕窝灵芝,胭脂涂粉,这吴婆子心想:这个毛孩子送我这些补品,莫非要我永葆青春,还有这些上等的胭脂涂粉,难道要我化妆给他看,哎呦,这一把年纪了,再画都成老妖婆子了。莫非,少主就喜欢我这个老妖婆子。
于是吴媚莲每天必是浓妆艳抹,看起来分外妖娆。又加每日补品不断,这妇人更是出落的活力四射,活像十八岁的大姑娘,慕容操看的是心痒手痒。
过了几天,少主慕容操又命人偷偷给这妇人送来了好几套衣服,吴媚莲一看,尽是些花里胡哨,颜色鲜艳的衣服,穿上之后才发现这些衣服又紧又薄,把自己的身体包的紧紧的,宽大肥硕的臀部和豪气冲天的胸部更是呼之欲出。
吴媚莲心想:这小毛孩子,要把我这老婆子羞死啊,这衣服怎么能穿出去啊,但转念一想,如果能得到少主的爱慕,以后说不定能摆脱下人的身份,被少主纳为小妾,享尽荣华富贵啊,对,我一定要极尽我美艳妖骚之能是,把少主彻底迷住!一个四十多岁的妇人,竟然想着要嫁给一个十三岁的小毛孩子,都可以当他的妈了,真是可笑之极,不知廉耻啊!不过在那个时代,又是少数民族的国度里,这些都不是什么事,只要你想娶,我想嫁,就什么都好说。
于是,四十二岁的吴媚莲每日精心打扮自己,而那十三岁的慕容操则每天都会去杂务院观赏他的吴妈妈,看着这婆子打扮的亮丽光鲜,花枝招展,妖骚性感,梳着高鬓,挺着大胸脯,叉着粗腰,撅着大屁股,对着下人吆五喝六,指挥大局。
主仆二人则是眉来眼去,眼神中无不传递着奸情。这不,那心怀不轨的吴媚莲在慕容操面前矫揉造作,又是脚下不小心绊着,
又是神疲力乏,制造机会与这十三岁的少年身体接触。这慕容操也不笨,对这妖艳的婆子是又掺又扶,又蹭又摸,口里说着,吴妈妈小心,吴妈妈太操劳了,吴妈妈要注意身体啊,手却一会搂在那吴媚莲的粗腰上,一会放在她巨臀上。而这吴婆子口里也嗲嗲做声,多谢少主,老身受宠若惊,少主,老身自己来,却扭动着宽大的屁股,故意倒向慕容操,要不是这鲜卑少年力大,恐怕要把这比自己矮一头的十三岁少年压倒了。在下人们看来,这少主真是有孝心啊,对公主的奶妈这么毕恭毕敬,照顾有加,正是一名贤德的少主啊,吐谷浑的未来不可限量啊。但每次吴媚莲到了公主跟前则恢复了粗布素颜,以防被看出什么端倪。转眼到了金秋九月,索比按宫中律,前去溪谷狩猎,慕容操一同前往,公主因水土不服,身体不适。此去少说也得一个月才能回来,公主不能同去,这衣食体察得有人照应,吴媚莲自然照顾公主左右。
但这可急坏了慕容操,平日里奸视这美妇人,无奈有恐旁人在,不敢造次,下体每日肿胀不堪,回宫便背着公主狠狠撸一把,这今日可是与这美妇人交合的
天赐良机,可她怎么偏偏要留下伺候公主,真是恼杀我也,恼煞我也!这早熟少年来回独步,心如沸汤,定神一想,忽然计上心来。慕容操大步流
星便来到内府,进入寝宫,掀帘一看吴婆子果然照顾公主左右,只是一身粗布素颜。
于是少主便大声说道:“吾听说溪谷深处有一奇兽,若猎得此物,为我父王做药引,便可只好多年无力症。但此兽本朝无人见过,我听说吴妈妈认得此兽,可否同去?”慕容操看着吴媚莲问道。那吴媚莲是何等聪明,一看少主便知道何意,细眉一挑,答道:“回少主,吾入宫前随家父在那长白山上山采药多年,常听父亲提起此物,却是对此物略知一二。”慕容操心中大喜,难道此妇人知道我的心思,于是道:“好,那你快快收拾准备和我等一起去溪谷,此事关系父王龙体,你一定的替国家社稷着想,尽最大努力找到神兽,不得有误。”慕容操来到公主床前道:“公主,我已命宫中太医前来照料,你大可放心。我也是不得已为了我们的父王,我们的国家啊。”那公主看看吴婆子,又看看慕容操,早已病的无力:“好,快去快回。”又对吴媚莲说:“此去路途遥远,我不在,你要好生照看少主。早日猎的奇兽回来,你也有功。”
这婆子抓着公主的手道:“放心吧,小姐。老身一定替你照顾好少主。”说罢转身,与慕容操对视嘴角露出了奸笑。好个公主的奶妈,只说替公主照顾少主,没说要怎样照顾,难道要做出些令人不齿的苟且之事。这十三岁的少年难掩心中喜悦:没想到这美妇人竟然懂我,出了宫,找个机会,我要和你疯狂交配,直到精尽人亡。四十三岁的吴媚莲也如春风来袭:老娘定要使出浑身解数,让此小儿痴迷于我。

第二章一路交配小儿无忌
出行仪仗前呼后拥,慕容操心疼吴妈,命其坐于轿中行进,这可是公主的待遇啊。而自己则鞍前马后,骑马行于轿前,而吴婆子则时不时撩起窗布露出老脸看看这位骑马的少年。慕容操仔细一看,这妇人出门可真是浓妆艳抹,妖艳无比。分明是画给自己看的,这慕容操怎么受得了,挥鞭一指:我们在前面村子休息。马上到了村子,队伍是可以休息了,可是慕容操可不能休息,他的荷尔蒙不允许他休息。火速下了马,掀开轿帘,一个中年妖艳妇人缓缓探出身来,慕容操一看,下体骤然膨胀了,刚才在轿上只看到脸,现在看到了全身:比自己要高出一个头的妇人,头戴发簪,云鬓高高的梳起,上身穿紫色半透明纱制小褂,一对巨乳被布裹着自信的挺在胸前,可以清晰的看到性感的双臂、大半个乳沟和肉感十足的肚脐,下身穿蓝色半透明纱织裤,只是十分的紧,两条雪白的肉感的大腿一览无余,腿根性感的耻丘和大腿形成Y字型,阴部的肉缝被勒的一清二楚。脚蹬一双深红色的绣花鞋,脚背白皙性感。
慕容操见此性感妇人,不禁伸出手去掺扶,一把扶住吴妈的手,只见其手异常白皙,并且十指都涂了暗红色的颜料,十分好看。再看迷婆美眉入鬓,眼角勾线,眼帘涂铅,腮扑英红,唇若含珠,但眼角的鱼尾纹最是让慕容操兴奋,他扶着比自己还高还大的吴媚莲对着队伍喊道:此次我为父王狩猎奇兽,我等因微服私访,以免有盗寇前来抢宝,乡里人问只说是过往商队,任何泄露身份者,杀!队伍缓缓进入村子,慕容操支开手下随从,独自领着吴媚莲往村子里的水磨坊走去,远远看上去,慕容操个头到迷婆肩部,矮小结实的身材和吴婆子高大肥熟的身材形成鲜明的对比,倒像是母亲摇着硕大的屁股领着儿子逛亲戚。
刚进水磨坊的门,慕容操的手已经扶在吴婆子的多肉的腰上了,迷婆笑吟吟的说:公主让老身好生照顾小主,小主到先照顾起老身了。哪里话,吴妈妈是长辈,我这后生应该时时刻刻照顾您才对。我看外面吵杂,扰了您的休息,所以就和吴妈妈来此清净之地了。
慕容操边说边在吴婆子的老腰上上下轻抚。迷婆见少主如此迷恋自己,于是跳着细眉说道:是啊,在此清净之地,我们娘俩可以好好的聊聊天了。说罢便抬起粉臂将自己的发簪搬弄起来。慕容操看到这妇人的那露出的稀疏的腋毛和肥白的手臂再也忍不住了,一把落开裤带,裤子顺势坠地,青筋爆出肉棒一下子弹了出来。吴婆子一见这十三岁的少年拥有的十五公分,还依稀有几根阴毛的活儿,柳眉微皱,面露惊喜,口中却道:少主聊天,何故解衣。慕容操道:吴妈妈狩猎出行,如此穿着,令晚辈下体肿胀剧痛,实在无法消止,求吴妈妈救晚辈。那吴媚莲一听喜笑颜开,伸手抓住慕容操滚烫的肉棒,一边上下轻抚一边笑道:少主此病乃体内精虫作怪,待老身将其吸出便好。说罢蹲下便一口含住慕容操的肉棒。头一前一后,弄得头饰叮当作响,好不快活。因吴婆子高大,慕容操看这美妇吞吐这自己的大肉棒很费劲。于是便一步一退地慢慢来到磨盘跟前,而这中年妇人一口一口吃的痛快,哪里肯松口,也一步一进的叼着这少年的活儿拖着自己巨大的臀部往前移动,只听慕容操一声吴妈妈慢些,便向后一跳,坐到磨盘上,那肉棒自然从吴婆子口中弹出,只是拉出一条亮线。那慕容操涨红着脸立着大肉棒对吴婆子说:吴妈妈治病辛苦,我坐于此,方便吴妈妈治病省力些。
吴婆子淫笑着撸着慕容操的肉棒说道:还是小主会疼人,老身一定风不顾身为小主治病。说罢便埋头苦吸。
慕容操感到阵阵狂爽,没想到这老妇人口活如此老练,胜公主十倍。他看着吴媚莲的乳沟,发着颤抖的声音说:我听说精虫害怕胸脯,吴妈妈的胸脯如此雄伟,想必精虫们见了一定魂飞破散!那吴婆子也是技艺出众,听了嗯嗯两声,艳红的嘴里将慕容操的大肉棒继续吞吞吐吐,两手自行解开衣带,将裹在巨乳上的布带一抽。一对木瓜状的白皙巨乳蹦了出来,虽然有些下垂,但不知怎么的慕容操反倒觉的异常性感,比公主的小馒头性感不知多少倍!
慕容操伸出滚烫的手抚摸吴媚莲的巨乳,这美熟妇也不时嗯嗯地发出声,她双腿叉开,弓着腰,上身只穿一件透明薄纱,她那巨大的木瓜乳在下面吊着,晃来晃去。
和着口水精水的液体在性感的口中被慕容操年轻的有力的肉棒捣的天翻地覆,发出啵滋啵滋的声音。吴媚莲的发型也因自己吞吐鸡巴太猛而散乱了,这位少年抬手将吞吐自己鸡巴的熟妇脸上的乱发撂倒耳后,仔细欣赏正在吸自己命根子的浓妆艳抹,妖艳性感,微皱妖眉的吴妈妈。
此时这为四十三岁的眼角有鱼尾纹的妇人却不知羞耻,用自己细长深邃狐媚无比的双眼与这个年仅十三岁的未成年对视,嘴里含着这位少年的命根子,但做出只有小姑娘才有的纯情表情。熟妇装嫩,这慕容操怎么受得了,在巨大的刺激下,精门再也把持不住了,一股暖意袭来,一股股烫精喷射而出,千万个子孙一个不落地全部进入吴婆子喉咙深处。这美熟妇也贪婪,一滴不剩地全数吞入腹中,没让慕容操见自己后代最后一面。
将慕容操的肉棒舔干净,这妖艳老妇才直起身来道:少主,老身怕这精虫逃出再祸害人间,所以已将这些害人的东西吞入腹中,少主现在感觉如何?
慕容操喘着粗气道:吴妈妈舍身救人,真乃活佛菩萨在世!请受慕容操一拜!说着慕容操便跳下磨盘,光着屁股跪倒在地,给这位美熟妖艳的妇人磕头。
吴婆子一看慌了神,便甩着巨乳上前掺扶,那一对硕大的木瓜白乳正好压在慕容操的头上。
少年就是少年,何况慕容操这么强壮,吴媚莲这么美熟。说时迟那时快,慕容操的肉棒一下又跳了起来。这慕容操一下紧紧抱住吴婆子的肉腿,将脸埋在Y字型的耻丘上,一边嗅着黑色阴毛发出的淫靡气味一边道:还望菩萨心肠的吴妈妈再救小生一回。吴妈妈有所不知,小生天生患此病,过一段时间必然复发,几日路途劳顿,此病严重,恐现在精虫又在作怪了。吴媚莲听罢媚眼一跳,遂淫笑道:少主,乃万金之躯,老身能为少主治病,乃老身之大幸。说罢便扶慕容操起身。
她见那少年钢杵傲立,心中暗喜,便又伸手抓住大鸡巴轻轻的撸了起来,媚笑这看着慕容操说:少主这病难治,吾观少主根,根身坚硬,根头紫红,此次精虫非比寻常,恐吾一人之力,无法治愈少主疾病。慕容操颤抖看着吴婆子道:吴妈妈,那该如何是好?我下体疼痛实在难忍,只要能治此病,吾愿尽全力!
吴婆子听罢媚笑着牵着慕容操的鸡巴,缓缓的走到稻草堆旁的柱子前,背对慕容操解开裤带,一点一点地费力地脱下紧身的缎裤,那宽大的肥美的雪白的大屁股也一点一点的暴露在少年面前。慕容操此时怒血膨胀,原来这老淫妇就穿了一件薄裤,里面什么也没有,就是专门来诱惑十三岁的少年的。
吴媚莲缓缓抬起脚把裤子褪下,双腿只蹬两只红色绣花鞋,摇着雪臀转身对慕容操说:少主,此等精虫非老身私处不能吞也。若要排出此虫,少主一定的使出浑身解数用下体猛攻老身私处,方有得救之希望啊!
那慕容操早已忍受不住,扑向吴婆子,抱住那宽大肥熟雪白的屁股不顾一起地猛干。就像一只穷凶极恶一年没有吃肉的小狼扑向一只肥熟的大尾羊一样,死死抱住,绝不松口。吴婆子双手扶着柱子,为了迎合矮小的慕容操,双腿分的很开,身体压得很低,黑发散乱,美眉微皱,口吐热气。没想到这少年力大无比,拼命肏着自己的肉逼,揉搓着自己的大屁股,撞得自己都有些站不稳了,美熟肉妇的回头看了看这位阴毛还没长几根就敢猛肏自己后庭的未成年男孩,嘴角露出淫邪的笑容,刚才给这孩子口了出来,可自己的老井可是干渴难忍啊,不肏一肏可是不行的,毕竟自己的肉逼也有十几年没人肏过了,此回也真是老树吐新芽了。没想到这孩子果真尽如此厉害,不愧是年轻人,后生可畏啊!今后只要钩住了少主的根,说不定还可以摆脱做下人的命。想到此吴媚莲把屁股撅得更高了,任凭慕容操顶撞,三百多下飞速抽插,慕容操毫无射意,见吴婆子弓腰辛苦,便拔出阳具,抱稻草铺在地上,道:吴妈妈站着治病辛苦,躺下让小生自己努力。吴媚莲嬉皮笑脸地摸了摸慕容操的头:少主真有心。说罢这身批透明紫纱,脚蹬红鞋,露着白腚的迷婆便笑吟吟地被慕容操扶着躺下,她叉开双腿,露出肥熟多汁的肉蚌,等待少年提枪上马。
慕容操见吴婆子肥逼上的阴毛整齐可爱,想如此年纪的妇人也用心地将自己的美穴打理的如此可爱,不禁兽性大发,举着自己更加肿大的鸡巴,狠狠地塞进了妖艳熟妇的肉逼,发疯似得干了起来。
吴媚莲一对巨乳,上下摇晃,正好碰着趴在她身上苦干的少年的脸,少年涨红着脸下体不停地顶送,双手捧住木瓜乳,用脸放肆的摩擦,用嘴饥渴的吮吸,
像一个饿着肚子的婴儿在妈妈怀里拼命吮吸,渴望得到一滴乳汁。可是,现在是孩子是要给妈妈乳汁,用他的鸡巴给妈妈下面的小嘴为奶,可奶水怎么也出不来,所以妈妈的小嘴吸呀,吸呀,孩子送啊,送啊,妈妈的小嘴怎么也不能把孩子鸡巴里的奶水吸出来,孩子怎么也不能把自己鸡巴里的奶水送进妈妈的小嘴里。于是两人急的面红耳赤,大汗淋漓,头发凌乱,浑身赤裸!
慕容操发了狂似地拼命肏着吴媚莲,这吴婆子则两条大白腿紧紧地钩住慕容操精瘦的腰部,一老一少两人耻骨碰撞处夹杂着体液发出扑哧扑哧的声音,伴着水车吱呀的声音显得相当的和谐悦耳。转眼又是五百多下,吴媚莲这位四十三岁历尽沧桑的老妇人,虽然如狼似虎,肏逼无数,但在如此性能力强大的人她还是第一次遇到,何况他今年才十三岁,这日后还了得。伴随着一阵阵快感,这美熟妇媚眼微闭,面色潮红,张开雪白美臂,开始乱抓起头顶的稻草。
慕容操见吴婆子露出稀疏腋毛,性感异常,便张嘴上去猛舔其腋窝,下体的肉棒自然是不敢怠慢,反而加快了碰撞的频率。
这美熟妇已经被肏的凌乱了,哪能经得住这小子舔腋窝,一时间意乱情迷起来,双腿环住慕容操叫道:快,少主!老身感到,这精虫马上就要被逼出来了!少主务必不要松懈,一鼓作气,逼出精虫才行啊!
慕容操喘着粗气吼道:吴妈妈,这精虫实在可恶,害的您如此劳顿,后生病好以后,一定向吴妈妈赔罪!啊!快速抽插三百多下后,突然,这少年不知哪来的力气,双手从下面托起吴媚莲宽大肥美雪白的大屁股,头抵着她那巨大雪白的木瓜乳,眼睛充血,面部涨红,
虽然小屁股被大白腿摁着,还以比蜂鸟拍翅膀还快的速度怒抽怒插,怒吼着:吴妈妈,这坏精虫马上被你逼出来了!啊!啊!吴婆子也晃着拍打着少年头顶的巨乳喊道:少主,快!快!老身一定豁出老命,用下体将少主的精虫全数吃下!来多少,吃多少!
随后十几秒,这慕容操竟完成了五百多下抽插,最后脑袋一片空白的把滚烫的浓精有力的射向吴婆子的子宫深处,这些倒霉的子孙们也只能奔向这位足以做
它们奶奶的女人的身体里,永远不能回头。慕容操疲惫地趴在吴婆子雪白肉感的腹部,喘着粗气道:完成了,这些精虫终于排出体外了。吴媚莲则细眉舒缓,闭着媚眼轻抚着少年的头道:少主放心,这精虫已被老身吸入体内关起来了,再也逃不了了。
说罢吴媚莲仰着头慢慢睁开眼睛,忽然,她看到磨坊窗上有几个黑影,确切的说是蹲了几个黑影。她大叫一声:谁!
慕容操也抬头一看,那几个黑影敏捷地跳下窗户不见了,随后窗外传来一阵孩童嬉笑声。
慕容操一跃而起晃着长根,将肥熟性感几近赤裸的妇人扶起说道:原来是乡里小儿在此偷看。
那吴媚莲甩着一对木瓜雪乳,光着屁股慌忙地套着锦缎薄裤。说道:这可如何是好,老身舍身为小主治病,不想却被那不明事理的乡野小儿看到,这要是宣
传出去,败了名分,那老身就不愿苟活于世了!
慕容操提着裤子答道:吴妈妈放心,若是这里敢有人败坏您的名分,我必将此村化为焦土,一个活口不留。
吴婆子费力的裹着还不肯安分的巨乳,说道:少主,使不得。切勿为了老身一人,而置他人于水火,草菅人命。老身自此回中原,隐名埋姓,再不见少主便可。
慕容操一听急了,心想这美熟尤物今日才尝一次便再不得相见,哪里肯作罢,上前死死抱住吴媚莲的腰部,把脸贴在她那多肉的腹部,拉着哭腔说道:不可,不可,吴妈妈怎得如此狠心。未治好后生的病便要离去,慕容操知道,吴妈妈是为了黎民百姓牺牲自己,像吴妈妈这等貌美如花,菩萨心肠的女子,世间少有。吾实在不愿与吴妈妈分离,呜呜呜。吴媚莲一听心中乐了,自己这样年纪的老女人在这少年眼中竟也貌美如花,于是厚着老脸佯装伤心道:老身也不愿置生病的少主不顾,独自离去,但又无颜在此处待下去,这可如何是好啊!慕容操抬头用打着泪花的眼睛看着吴媚莲说道:我们私奔!吴媚莲惊道:不可,你是一国储君,难道你要放弃你的王位吗?
慕容操继续贴着吴婆子肉感的肚子道:吴妈妈可知道,吾一发病,下体胀痛难忍,身不如死,现只有吴妈妈能救我,免受此苦。与这比起来王位算得了什么!
听了此言,吴媚莲看着紧紧抱着自己的少年,便道:少主如此看重老身,老身此后定好生侍奉少主,不离少主左右!
说罢两人整发理装,悄悄出了水磨房。见那几个孩童果然在路上叫唱:儿生病,母疼儿。儿在后,母在前。儿在上,母在下。治不好,急急急。
慕容操吴媚莲两人听了几遍,好像没有什么具体内容,边上的村民随从侍卫,也不以为然,于是便慢慢放下心来,取消了要逃走了念头。
于是,队伍又继续出发,前往溪谷。剩下的路,只要停下来休息,慕容操就以治病为借口,要求与吴媚莲交配,这熟妇也为了少年与自己交配方便,换了装束,全身裹一锦缎大褂,只在腰部系一带,里面一丝不挂,脚蹬红色绣花鞋,幸亏总是坐在轿子里,要是走起路来,或坐在马上,那雪白肉感的大腿和蹬着红鞋的大白脚,不知道要让别人看到多少次呢。于是,树下,井边,谷仓里,茅厕,大石头后,马厩里,桥下,到处都沾满了这两人的爱液。吴媚莲怕少主痴迷于自己,恋战不怠,体力不支,就嘱咐下人顿顿为慕容操准备鹿肉。这少年天天耗费体力,自然也好胃口,一顿能吃五斤鹿肉。这顿顿吃鹿肉,下体自然是暴硬如铁,干的妇人十分满足,有时候一有机会,慕容操便能连续在吴媚莲这老妇人体内射五六次精,直肏的她双腿酥麻,软弱无力,坐在轿中只顾休息。经过十几天的行程,慕容操帅众终于来到溪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