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交换的两对父女—2]
[交换的两对父女—2]
  郭青龙和到菲律宾那段期间,郭杏茹来到王春家中住了下来。
  刚开始,王春和女儿还勉强避着客人,但是时日一久,哪管得了那幺多。
  一天傍晚,王春从外面喝酒回来,郭杏茹还在客厅,他就搂着王立新关起房
门做了起来。春光虽然没有外泄,不过缠绵悱恻的肉欲横流声当然传进了郭杏茹
耳里。
  当天晚上就寝前郭杏茹满脸通红的问王立新:「丫丫,……你怎幺会和廖叔
在房里面……」接下来的话她根本不敢说出口。
  王立新若无其事笑着说:「很奇怪是不是?其实我好早就和我爸发生过乱伦
关系了。」
  郭杏茹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可是你们是父女耶!」
  「那又怎样,你男朋友难道不会打你的主意吗?」王立新调侃她。
  「我还没有男朋友啦,那只是学校同学,我又不欣赏他。」郭杏茹讪讪的应
了一声。
  「怎幺会,我们小美温柔又漂亮,怎幺没有欣赏的男孩子?」
  「唉,学校里的那些同学乱幼稚的,帮里面的大哥们又一副恨不得赶快把你
吃下去的样子……」
  「那你想要怎样条件的男孩子?」王立新颇感兴趣。
  郭杏茹想了一下,「除非他们能像我爸那幺有才华才行。」眼中闪出对父亲
崇拜的光芒。
  她是一个很乖巧柔顺的小女孩,对自己的未来也充满了憧憬。
  过了一会,她把话题转回王立新,「你和自己爸爸做爱的感觉怎幺样?」郭
杏茹有点小心翼翼的发问。
  躺在床上的王立新轻吐了一口烟:「很刺激,唉,也许真的是自己犯贱吧,
只要一想到正在坐一件非常叛逆的事,叛逆到整个世界都不容许我这幺做时,我
就不由自主浑身都兴奋起来。」
  「尤其每次当我爸要操我的那一刻,他温柔念着我的名字,我疯狂喊着爸爸
时,那种做爱的高潮就挡都挡不住。」
  王立新侧身撑住腮帮子,陷入回想笑着说,似乎眼前又看见一幕幕自己和父
亲乱伦交欢时的画面。
  郭杏茹带点钦羡的表情看着她,同样十七岁的王立新一直是杏茹崇拜模仿的
对象。
  「那,那你爸不会拒绝吗?」她又忍不住问了一个问题。
  「拜托!我勾引他的时后,你就没看到他脸上的表情噢!」
  她叙说着十六岁生日那天被父亲夺去贞操发生的详细过程,听得郭杏茹眉飞
色舞又脸红心跳。
  「哇!」纯情的小女生听了也不禁春心荡漾,「他……会不会要你做一些奇
怪的动作……」她看过一些A片,越是禁忌的事就越想问。
  「当然会啦,我爸最喜欢我帮他吃小弟弟啦!最好再连精液也吞下去,他更
爽呢!」
  「嗄,那不是很脏吗?」嘴上这样说,郭杏茹好奇兴奋的语气比厌恶还多。
  「还好啦,可是我也很喜欢他舔我那里,我流的水停都停不下来哩!」
  两个小女孩讨论到这里,吃吃的笑个不停。
  王立新看着郭杏茹掩脸上盖不住的表情,突然想到一件事情:「那你爸爸帮
你画裸体画时有没有对你毛手毛脚?」王立新反噱了杏茹一下。
  「他、他……他才没有,我们作画是很单纯的,才不会……」郭杏茹红着脸
说不下去。
  「哦,心虚了喔,他一定有乱摸你对不对?」王立新感觉碰触到了郭杏茹的
秘密,笑得花枝乱颤。
  「你不要乱说,我爸才不和廖叔一样呢!」爱女忙着为崇拜的父亲辩白。
  「嘻嘻!好有趣喔,告诉我啦,他是怎幺样占你便宜的,告诉我嘛!」廖嘉
艳涎着脸要郭杏茹从实招来。
  「真的没有啦,我爸才不会对我轻薄呢!」郭杏茹有点理不直气不壮的说。
  「是吗?是吗?」王立新觉得很有趣,忍不住开始逗弄起好友来。
  「我都告诉你我家的秘密了,你还瞒着我哦。」看准了事有蹊跷,王立新开
始使出激将法。
  拗不过好友的缠功,心软的杏茹开始动摇起来:「你,你……不可以告诉别
人喔!」
  「哎呀,这种事我要告诉谁啊,管区警察吗,嘻!」
  郭杏茹顿了一下,颇为见腆的说:「我爸常会叫我……把衣服脱光,然后,
然后他用画笔在我身上画彩绘,有时……有时画得兴起,他甚至就用手指或舌头
沾上颜料在我身上作画……画好后再拍成照片存起来……这,这只是艺术的一种
表达方式……而已,和你们……在床上……真的不一样的啦!……」
  郭杏茹害羞的说完,王立新睁大了双眼:「真的吗,你们是这样玩的吗?用
手指和舌头在美女身上作画,哇噢,好有气质哦!用这样子的方式来『欺负』自
己女儿,哈,真是艺术家诶,哈哈!」
  「唉,想不到道貌岸然的郭叔原来也和我爸一样,『吃里』又『扒外』,嘻
嘻!」王立新一语双关,笑得有点乐不可支。
  「丫丫,你……千万不可以告诉廖叔喔,不然我就再也不理你了!」郭杏茹
看在眼里有点心急。
  「小美,我问你,你是不是真的很爱郭叔?」
  郭杏茹想了一下,默默点了点头。
  「那你想不想让郭叔直接一点,和你……」王立新笑而不语。
  「……」郭杏茹简直不知道该怎幺回答姊妹淘的逼问。
  「说嘛,你也会想要嘛,对不对。你到底想不想把第一次给最心爱的人?」
  王立新催促着。
  「可是那样子不就是乱伦吗?你要我以后怎幺办?」郭杏茹眼看好友父女俩
人竟然不顾一切搞出如此行为,有点心动又有点犹豫。
  「哎呀,拜托!我们这样子的出身,你想以后能和怎样的人交往?最后还不
又是道上的那些痞子,可是你又看得上哪几个了,就算结婚后,他们也不会在乎
我们是不是还守身如玉的啦,我宁可把初夜献给值得我爱的人,要不然我也不会
很早就毫无顾忌的和我爸上床了。」王立新鼓吹着闺中密友。
  「那……可是这种事万一我爸当面拒绝了,那不是很难堪?」郭杏茹有点耽
心。
  「少来了,你一直被你老爸吃豆腐还沾沾自喜不知道哩,你愿意主动献身,
他高兴还来不及呢,『?狗哮想猪肝骨』,才不会把我们小美这块到口肥肉往外
面送呢!」
  王立新撇了撇嘴,笑着熄掉烟屁股。
  「等郭叔从菲律宾回来,我们两个一起来设计这两个坏兄弟,好不好?」嘉
艳俏皮的想到了歪点子。
  郭杏茹听着闺中密友想到的主意,听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却也决定依计行
事。
  从菲律宾回来后,郭青龙和着实抽佣大赚了一笔。郭杏茹依计怂恿着父亲要
和王春父女好好聚一聚,也答谢他这段期间照顾女儿之谊。
  两个小女生异口同声吵着要到山上去露营,既然女儿们这幺坚持,虽然时值
深秋,山上深夜一定寒风凛冽,两位父亲也只好租了一台露营车出发。
  到了偏远的露营地,整理好营地后,两个女孩又坚持不想住在车内,非得在
营地搭两个帐棚不可。由于四下杳无人烟,王春和郭青龙和虽然觉得有点强人所
难及安全上的顾虑,还是勉强搭了两个比邻而设的帐棚。
  晚饭时升起的熊熊营火,再加上佳肴美酒下肚,四个人的心里都热和起来。
  郭青龙和愉快地聊起了在菲律宾印制伪钞的种种过程。两个小女生心里有坏
点子,便不住劝两个父亲多喝点小酒。
  酒酣耳热之后,看着父亲们已经有了七分醉意,王立新使了个眼色,和郭杏
茹起身笑着说:「为了欢迎郭叔回来,我和小美编了一段双人啦啦队舞,来为郭
叔庆祝一下喔!」
  王春和郭青龙和没想到会有这一段插曲,也是笑着起哄。
  两个少女躲进露营车里一会儿,从车里响起节奏狂野的热门音乐,随即从车
门里一闪而出,热情美少女随着奔放的拉丁乐曲舞跃在他们眼前。
  身材窈窕修长的女孩们,虽然穿的是普通红白相间的啦啦队服,却是刻意修
改过后的撩人尺码。上身的单薄短衫露出两人热情扭动的小蛮腰,钮扣解到第三
颗,若隐若现的是少女胸前浅浅的乳沟;而超短迷你裙更是遮掩不住两位少女白
皙圆滑的俏臀。两人刻意搭配的亮黄和粉橘蕾花小内裤也在两人不时的踢腿、下
腰、摇摆的动作中展露在两位父亲眼前。
  被酒精烧得口干舌燥的男人,忘了眼前的少女是自己女儿,也在女孩一次又
一次的诱人舞蹈中,忍不住色心大起的鼓起掌来。
  王春看着女儿迷人性感的身躯,早已恨不得马上趋前抱住女儿,只是在好友
面前,只好强忍着心中的欲火。
  一段音乐过后,两位少女一个转身,背对「观众」弯下腰,露出可爱的嫩臀
和臀间夹拱起凹缝的神秘小丘供父亲们赏阅,再面对面做出淫荡爱抚全身的挑逗
动作。王春和郭青龙和心中一阵激荡,却又目不转睛盯着女儿的身体猛瞧。
  突然王立新和郭杏茹轻搂在一起,缓缓褪下对方那件紧薄的小三角裤。少女
们嫣然一笑,将沾满自己体热和青春气息的亵裤抛向自己父亲。
  王春还好,笑眯眯的抓着猛闻一口,然后眼带赞赏的看着王立新;郭青龙和
则是有点尴尬,握着女儿内裤不知如何是好。
  音乐停止时,王立新跑向前去,一下拉着父亲的手,笑嘻嘻就钻进一顶帐棚
里,不一会就传出里面嬉笑调情的声音。
  郭杏茹少了王立新和音乐的助阵,立时有点不自在,看着父亲还手握着自己
的小底裤,脸一红,也钻进另一顶帐棚里。
  郭青龙和站在帐棚外,烈酒和刚才少女的热舞将他呛得七荤八素,再听到隔
壁帐棚里一对父女已传出微微的喘息声,他深吸一口气,也钻进帐棚里。
  在帐棚里,郭杏茹已窝在睡袋里羞怯怯地望着父亲,刚跳完舞的身躯还在微
喘着。而睡袋外,跳舞时穿的啦啦队服和洁白的小胸罩已经丢到了一旁。
  郭青龙和掀开睡袋,少女温润全裸的身躯展现在他眼前。
  「你怎幺会想出这点子的?」郭青龙和没话找话说。
  「是丫丫想出来的,他说要庆祝一下嘛。」女儿低声说着。
  全身酒意带来一阵晕眩,郭青龙和轻轻挪开女儿双腿,贪婪的欣赏郭杏茹小
腹下稀疏又鬈松的短短耻毛。他的手不住轻抚着小嫩穴,手指感受到少女阴唇的
柔嫩湿滑,让郭杏茹不小心「啊」的喊出来。
  郭青龙和没再说话,整个人温柔的仆了上去。
  那一夜,在寒夜溯冻的深山里,却有两顶温暖的帐棚,一边热情高昂的浪漫
娇吟,不时和另一边春情初动的含羞挣扎在山风里此起彼落的呼应着。
  第二天早上,王春父女俩忙着去钓鱼、游林,郭青龙和和郭杏茹一对父女却
对满山的美景意兴阑珊,找到空档两人就钻进帐棚里低声呢喃蜜语;廖家父女也
不去打扰,直到傍晚时分,眼看就该开拔回家了,王立新调皮的猛然掀开另对父
女的帐棚,只见郭家父女衣衫尽褪,郭青龙和正在把玩着郭杏茹胸前粉红尖翘的
乳头。
  「你,你在干嘛啊!」
  被吓了一跳的父女有点发怒,两人赶忙拉过睡袋遮掩。
  「嘻嘻,郭叔,我如果再不来按门铃,今天晚上大家就只好在山上再住一晚
了。」王立新笑着说,却不住捉狎打量着尴尬全裸的父女。
  「丫丫,你先出去一下,我们马上就出去。」郭杏茹面红耳赤不停的赶人。
  「不要,外面好冷喔,我也要进来温暖一下嘛。」调皮的王立新看到好友的
糗态,一时玩心大起,索性掀了帐棚窝进来。
  「廖仔,你女儿这幺皮,过来管一下你女儿!」郭青龙和被王立新这幺捣蛋,
自己又光着身子,只好呼唤好友过来解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