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交换的两对父女—3 完]
[交换的两对父女—3 完]
  王春走近一瞧,对女儿嗔道:「你这小孩没大没小的,打扰人家『新婚夫妻』
做什幺?」明是喝斥,暗却是帮着爱女挖苦好友。
  「好哇,廖仔,叫你来管束一下女儿,你却来挖墙脚。」郭青龙和一边用身
子遮住赤条条窘羞的女儿,一边骂着好朋友。
  「爸,你也进来一下嘛,里面好~~温暖喔!」王立新开怀大笑,用力的在
一旁敲边鼓。
  王春嘻皮笑脸也钻进来了:「锅盖,不错喔,为什幺你这顶帐棚比较暖和呢,
咦,真奇怪?」
  郭家父女被他们两人一阵揶揄,索性互拥着躲进睡袋里,来个相应不理。
  王春看着好友护女心切,只好转过来笑骂女儿:「瞧你调皮的,这下把郭叔
惹毛了,看你怎幺善后!」
  王立新把嘴一噘:「人家只是好玩嘛,又没有恶意,干嘛要怪人家,不然我
们就赔他们好了嘛,爸,你说对不对?」
  「赔?怎幺赔啊,你这个小丫头!」王春看到女儿一脸机灵样,就知道她又
在想怪点子了。
  「既然我们把他们看光了,那我们也让他们看一次就扯平啦。」王立新说完
绷个脸想笑,又拼命忍住。
  「郭盖,家门不幸,我回去会好好管一下这个调皮的女儿。」
  王春也是煞有其事正色对躲在睡袋里的一对父女解释,说完和女儿挤眉弄眼,
笑成一团。
  「爸,我不要你回家管我,我要你现在就『管』我啦!」王立新突然眼波流
转,含情脉脉的对父亲撒娇,倒进父亲怀里。
  「知道啦,乖女儿,哪有白看戏的,我现在就用力『管』你来向他们陪罪了
噢!」
  王春和女儿一阵言语调情,浓情蜜意全在嘴上心里,迫不及待的就开始动手
脱去女儿身上的衣物。
  王立新被父亲扒个精光,也在帮父亲拉去内裤的时候,对在一旁的郭杏茹笑
着说:「小美,你看一下,我现在就让我爸来『管教』一下喔!」说完就把巨大
的阴茎含进小嘴里,「啧啧」声津津有味地吸吮起来。
  廖家父女刚才大胆的调情早已触动郭青龙和父女的怦然春心,正在睡袋里悄
悄彼此拥抚着,现下又看到王立新当着面火辣舔舐自己父亲的大肉棒,简直比催
情药物还令人兴淫。郭青龙和马上翻身压上了郭杏茹,轻巧地捣弄身下的爱女。
  王春两只手在女儿光滑细腻的腰肢上不住摩挲,笑着说:「看来不好好地
『管』你一下不行了。」索性抱着她就往自己巨杵上坐。
  王立新小穴被父亲这幺使劲一顶,淫水立时澎湃溢流,比在家中时还一发不
可收拾。
  「爸,进去……一点。」王立新扭臀撒娇说着。
  「爸,轻……轻一点。」郭杏茹轻蹙蛾眉说着。
  两对父女在拥挤的帐棚里就这幺荒唐淫靡的同时交媾着。一个少女是风情万
种、酥胸高耸,春情飘飘然如上九天;另一个则是娇羞可人、玉体软绵,淫声噫
语无限柔情在眼中。
  搞弄了一阵,被父亲干插得心花怒放的王立新,一边紧抓着父亲喘息,一边
耍宝的她却又含含糊糊的说:「要……要不……要……来交换……一下……」
  这幺一出声,楞了一下,郭青龙和和郭杏茹对看了一眼,马上异口同声大喊
了一声:「不要!」
                 ※
  这件事过后,两家人的关系更趋紧密,有时一同出游,更俨然是两对夫妻一
般。
  马沙老大八十大寿那天,四人连袂前往祝寿。
  两对父女也和其他同门弟兄一起忙着招呼应对来来往往的贺客,接下来在暖
烘烘的寿宴当中,更是带着自己女儿大方地逐桌敬酒。
  马沙老大在席间看着廖、郭两对父女亲匿得形影不离,似乎领略了些什幺,
寿宴结束后,他把两对父女唤进偏堂,只见马沙老大口气深重的说:「春和、阿
全,我看你们两个也老大不小了,成天带个女儿在一旁总是不太像话,她们俩也
该有个归宿吧?」
  「这样吧,既然小孩子在我们这行里长大,要找个外面的人家也不容易,我
就做个主,你们兄弟结个亲家如何?」
  「虽然女儿嫁给平辈弟兄,将来论起辈分会有点乱,但只要大家仍旧以兄弟
相称,我想还是可以接受的啦!你们觉得如何?」
  王春和郭青龙和听到老爷子这幺提议,登时面有难色,又不敢违背老人家的
主意,只能呆立着哭笑不得。
  倒是两个小晚辈听到这幺突如其来的提议,再顾不得帮中辈分,急得说道:
「马沙爷爷,我们两个年纪还小,而且都已经有很要好的男朋友了,不需要这幺
急啦!」
  马沙看着平时颇为乖巧的两个徒孙,沉吟了一会儿,突然把脸一拉,不悦的
说:「我老人家说话已经没有人听了吗?!」
  吓得王春、郭青龙和赶紧拉着女儿向前:「快向马沙爷爷陪不是!」
  四个人噤声再也不敢多说,这件事就这幺定了下来。
  拜寿结束后,四个人聚在一起商议,最后的结论是:反正婚礼照办,对老爷
子有个交代,但是事后女儿还是各自回家。只要不提,帮中兄弟见面的机会毕竟
也不多。
  一个月后,在帮中的总堂口内,王春和郭青龙和心里带着疙瘩准备好订婚信
物,这是马沙老大特别交代的。
  出乎意料之外,帮内众长辈竟然只有马沙到场。两人心想,一定是老大动了
气,才会搞个场面来整整他们。
  吉时一到,二大二小四个人乖乖排站在马沙面前,心想又有得一顿刮了。
  马沙老大今天心情看来却不错,先是笑眯眯看了四人半晌,才慢条斯理对着
王春和郭青龙和说道:「你们两人是我最得意的徒弟,可惜年少轻狂不知天高地
厚,当初血气方刚才会让我得罪了日本的好同门,你们两人一时色胆包天,却也
意外获得了两个貌美如玉的标致女儿。」
  廖郭二人听着老大挖起旧时糗事,心里都不住打鼓,想说莫非自己强摘女儿
幼蕊的勾当已被老大识破了?
  二十年前,就在庆祝马沙老大六十大寿那个月,青野家族不但走私送来一批
印制伪钞的机器作为贺礼,还派了两名高手前来指导印刷和制版技术。
  这两名年轻貌美的女指导师,一名刚和家族成员定亲,一人已是青野家族的
媳妇。
  不过当两位指导师遇见马沙的徒弟王春和郭青龙和时,竟然双双红杏出墙,
伪钞印制技术还没学成,「做人」的技术倒是先学完了,两名指导师在台湾怀孕
的消息传回日本时,青野家族的会长暴跳如雷,几乎准备派杀手前来台湾歼灭马
沙的整个帮派势力。
  最后是马沙和夫人代子亲自走了一趟日本,登门谢罪;小孩出生后,也将两
人的女儿带回台湾。
  「当初从日本带回这两个可爱的女囝仔时,想到你们两个毛头小子独自带着
亲生女儿在江湖上行走,做的又是我们这一行隐密事途,要交个知心女人并非易
事,时日一久,难保你们这两个色心恶徒不会想要染指自己的亲生女儿。」
  马沙老大滔滔不绝讲了一堆。
  被讲中心事的四个人简直心里发毛,心想该不会要用帮规伺候吧,只有不住
的在心中祈祷老天保佑。
  「所以啦,当初要把婴囝仔交给你们时,我就做了一个决定,把我的宝贝徒
孙交换了一下,男人就是男人,竟然二十年来都不觉得女儿血型和自己不符很奇
怪吗?也不会想要去检查一下,成天只知道吃喝玩乐!」
  马沙说得兴起,顺便训起徒弟来了。
  他又从屉中拿出两份文件:「呐,这是你们女儿在日本出生时的正本文件,
手印、脚印都在上面,父母亲的名字也都登记在上面了,明天就拿去法院让两人
认祖归宗吧。」
  「也好让你们该娶的娶,该嫁的嫁。」
  马沙语意深长不再说话,看着眼前的徒子徒孙们。
  廖郭两对父女这时一阵惊愕,先看看自己女儿,再看看对方女儿,一阵亲情
温馨的感觉袭来,「你、你、你……」好半天四人都说不出话来。
  毕竟骨肉连心,父女相认,都忍不住抱头痛哭,待情绪回稳,四个人又忍不
住破涕为笑。
 王立新和郭杏茹围着和蔼可亲的马沙爷爷不住追问两人父亲当年的糗事;看
  着女儿们斓漫活泼的笑容,郭青龙和把王春拉到一旁,不动声色的低声说:
「好小子,我女儿还未成年,你就把她给奸了,这笔帐以后再算!」
  王春楞了一下,马上也皮笑肉不笑的说:「滥锅盖,那天你当着我的面把我
女儿开苞,好胆待会你也别走!」
  想起露营那晚四个人在帐棚里玩的疯狂游戏,现在又面对着马沙老大设策完
美的计划,两对父女只有面面相觑,报以会心的微笑。
  半年后,在喜气洋洋的喜宴上,两对新人,喔不,也是两对父女,喜孜孜的
向马沙老大行叩首大礼,在他们心中,洋溢着亲人团聚和新婚的喜悦。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