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雨妹妹—1
雨妹妹—1
 
字数:16131

  「妈妈去世了,我去找你……」雨妹在电话的那一端,带着半个哭腔,告诉了我这个让人难以置信的消息。雨妹,那个和我阔别八年的亲妹妹就要来投靠我了。

  我的少年时代并不快乐,因为我生活在一个并不幸福的家庭中。不知道从哪一天起,父亲和母亲开始吵架了。吵架的频率由一个月一次,渐渐变成一星期一次,又变成了每天一次。吵架的激烈程度,由最开始的母亲的喋喋不休,到父亲的大声吼叫,又到母亲的摔杯断盏,最后发展成两人拳脚相加,母亲负气出走,父亲夜不归宿。我和当时年幼的妹妹小雨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父母吵架了,小雨就一声不响的站在墙角,远远望着厮打成一团的父母。每当这时,我就走过去,紧紧的抱着我的妹妹。妹妹想努力维持淡然的表情,可黑框眼镜后面的大眼睛,却难以抑制滚滚而出的泪水,她的两只小手紧紧攥住连衣裙的裙角,身体瑟瑟发抖。我抚摸着妹妹的长发,用尽量平静的语气安慰她:「雨妹,别怕,别怕,很快就过去的了,过去了就好了。」妹妹缩在我的怀里,把头埋在我的胸前,似乎想在这将要倾覆的家庭中寻找一点点的安稳和慰藉。

  我们小兄妹俩,就这样互相支持着,度过了那段难熬的岁月。为了能让妹妹不害怕,我不止一次守在妹妹床边,陪她度过漫漫长夜。深夜里父母吵架时,我用双手捂住雨妹的耳朵。雨妹不想和父母吃饭时,我把做好的饭端到她房间里陪她吃。我的每一分零花钱,都用在了雨妹身上,陪她去游乐园,陪她去看电影,陪她去买衣服。我爱我的雨妹,我想看到她漂亮的脸蛋上绽放的单纯的笑容,我不想看到她的眼泪。

  父母离婚后,雨妹跟着母亲,去了国外。我在不久之后,也离开了父亲,独自来到了G城读大学。从那时起,我再也没见过雨妹,父亲也不知去向。

  八年过去了,我有了自己的单间小房子,也有了稳定的工作。雨妹,是这八年中唯一愿意联系我的亲人,她始终记得当年我对他的关心,始终把我当成最可靠的哥哥。

  「你过来吧,有我在,你可以安心的了。」我在电话里用坚定的语气对刚刚失去了母亲的雨妹说到:「你是我唯一的亲人,我们在一起,家就没有散。」
  那一晚,我看着手机里雨妹在几年前发给我的照片,久久难以入眠。照片中的她,还是那头乌黑的长发,还戴着黑框眼镜,傻傻的瞪着大眼睛,调皮的歪着小嘴。虽然上衣紧紧的,努力的想挤出点胸,身体也尽量前倾,可是看样子最多也就是A罩。这分明就和几年前小时候一个样子嘛……都说女大十八变,雨妹这几年的难道真的没变化吗?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子呢?我作为哥哥,对亲妹妹的了解是不是太少了,虽然分隔两地,但是我真的尽到当哥哥的责任了么?明天还是让雨妹发张最新的照片给我吧,还有这房子这么小,只有一间房,她会不会愿意和我住一起啊,多少都会有点不方便吧……我就这样想着,想着,握着手机,渐渐睡去了。

  一阵手机铃声把我从梦中惊醒,我迷迷糊糊的拿手机,里面传出了雨妹甜甜的声音:「哥……哥……是云哥吗?打你三个电话了,怎么不接啊?」

  是雨妹,我瞬间清醒过来:「啊,雨妹,这么早就来电话啊,你买好机票啦?」
  「早什么呀?这都中午了,我已经到了G城啦,现在在你家那条街上的八颗星咖啡屋里,你快来接我吧。嘻嘻嘻……」

  「什么???你到啦?怎么可能这么快,你会瞬移的么?」雨妹能这么早到,我着实吃了一惊。照这个速度,雨妹应该是在打电话告诉我之前,就已经定好机票准备要过来的了。

  电话的那一头,雨妹催促着:「总之你快来接我啊,昨天还说是唯一的亲人,今天我来了,你又不冷不热的。」

  我一边穿着衣服,一边肩膀夹着电话,忙三迭四的说着:「什么不冷不热啊,这么和阔别八年的哥哥说话么。我想你一晚上了,多睡会都不行啊……已经在穿衣服了,五分钟就过去见你。」

  挂上电话,我随便蹬了双鞋子,慌忙跑下公寓,冲向八颗星咖啡屋。我的雨妹,我的雨妹,我的雨妹来了!

  我气喘吁吁的冲进咖啡屋,正在吧台后擦杯子的老板抬头看着我:「Welcome,Sir…MayIhelpyou?(先生您好,有什么需要么?)」我捂着胸口,望了一眼空荡荡的咖啡屋,的确,这个时间不会有什么人来喝咖啡呢,我用尽量平稳的语气说道:「Someoneshouldbeherewaitingforme。(应该有人在这里等我吧)」。老板微微一笑,收起杯子,向屋角的双人桌摊了摊手。我顺着老板的指引望去,在屋角窗边,明亮的阳光下,秋千式的座椅上,坐着一个穿着淡蓝色连衣短裙的长发女孩,在女孩的身侧,竖着一只白色的小行李箱。

  是雨妹么?我向着那个不再熟悉的长发缓缓走去,她是雨妹么?明明已经听到我进门的声音了,为什么不回头看看我。继续往前走,继续往前走,她的背影渐渐清晰,来到她的身侧,看到了美丽的侧颜,小巧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
  「是雨妹么?」我站在她身侧,轻声问道。

  她转过头来,仰头看着我,平平的刘海散开到两侧,长发从裸露的肩头垂落,眼镜后那双美丽的大眼睛里,噙满了泪水:「云哥,你不认识你的亲妹子了么?」
  她就是我的雨妹。

  她,确实变了。

  虽然还是淡色的连衣裙,但她的身姿变得婀娜了。虽然还是黑框眼镜,但她的眼神变得知性了,眼眶中仍然噙满泪水,但泪水比以前更加楚楚可怜了。我一时激动,好想把她揽在怀里,如果我这样做了,我们俩肯定抱团哭在一处。
  我强忍了忍眼泪,坐在雨妹对面:「妈妈的事,都办好了么?」

  「嗯,简单的办了办,已经入土为安了。」雨妹摘下眼镜,掏出淡黄色的手帕,擦拭着自己的眼泪。一边哭一边笑:「嘻嘻嘻,哭出来了,真难看。」
  「不难看,雨妹是世界上最美的妹妹。」看着淡雅美丽的雨妹,我很自然的说道。

  雨妹努了努嘴:「最美的妹妹啊,这世界上你还有其她的妹妹么?」

  「哎??哪有啊,不就你一个?」

  雨妹低着头,擦着手中的眼镜:「就我一个,那当然是我最美,八年没见,你说起话来比小时候狡猾多了。」

  我仔细打量着雨妹,小嘴,鼻子,眼睛,头发,都和几年前照片上的一样,年轻、活泼、单纯。唯有胸前和照片不同,变得鼓鼓的,看样子没有C也有B,和以前的平胸是大不一样了。看着她婀娜的身段,我知道,雨妹已经不是几年前的小丫头了,她已经成长为一个成熟可爱的大姑娘了,我这样想着,继续看着她静静的擦眼镜。

  「不知雨妹有没有男朋友呢。」想着想着,我竟然不经意的说了出来。
  「哥!刚见面就问人家这种问题!!你是想怎样?!」雨妹重新戴上眼镜,双臂趴到桌子上。这个角度看过去,胸似乎更大了些。

  「没…没想怎样啊,问问你近况,难道不行么……」我支支吾吾的回答着。嗯,毕竟是妹妹,还是不要在男女关系这方面想太多才好。

  「喂,带我回家吧,我可不想和穿成这样的哥哥在一起喝咖啡。」雨妹撅着嘴,指着我的身上,笑着说。

  我往身上看了看,这才发现,原来慌忙之中我只穿了件运动短裤和一件破烂的旧T恤出来,脚上穿的是凉鞋,惨得不能再惨的搭配。

  「哎呀呀,第一次见妹妹,竟然穿成这样,没办法,太着急出门了嘛……都是你催的。」我辩解道。

  「什么第一次见妹妹啊,我们十几年前就见过面的好不?嘻嘻嘻……」妹妹调皮的说。

  又闲扯了几句,我带着雨妹回到了家中。

  推开房门,雨妹迫不及待的冲进房去。大声喊着:「喂喂喂……这么小的屋子呀。」

  我不好意思的说道:「这是我存了好久钱才买到的啊。我会再给你租个好些的房子的,等会就去找,你先住几天旅馆嘛。」

  雨妹蹦蹦跳跳的来到我面前,抬头看看我:「你说什么呢啊!来了不就是要和你一起住。又住旅馆又租房子的,你有那个钱么?」

  「没钱我会去赚的,不用你担心,说好了养你,就要养你,把你养得肥肥的,明年杀了吃肉。」我狠狠的瞪了雨妹一眼。

  没想到,雨妹脸上的笑容竟然消失了,走到我面前,抬头静静的看着我。正当我纳闷这丫头在想什么的时候,她突然靠在了我肩头,将我紧紧抱住。我当时手里还拎着她的旅行箱,一时不知所措。

  既然妹妹都抱上来了,我没什么推开的理由吧,这可是多年不见的亲人的重逢呀。想到这里,我扔下箱子。双臂环在她的背后,右手揽住了她的长发。
  雨妹矮我半头,脸埋在我肩头,淡淡的幽香传来,胸前软软的。我抚摸着她的长发,因为头发垂到后背上,实际上我抚摸的,就是雨妹的后背。我摸到了连衣裙后领口的拉链,隐隐感觉到了她背后的胸衣带扣。我将雨妹一侧的长发撩到耳后,露出了她稚嫩的脸蛋和粉红的脖颈,我忍不住抬手,掐住了那架着眼镜的娇小的耳朵。好可爱的女孩,这就是我的雨妹呀。

  我是要保护她的亲哥哥,可是我现在感觉我抱住的,却是一个年轻性感而单纯的女孩,我种种不经意的抚摸,她有没有感到异常呢?毕竟是八年没见了,我对妹妹的感情,难道已经变了么。

  我的气息开始急促起来,雨妹却仍然赖在我肩头,不肯放开,这是不拒绝我吗?

  我忍不住将抚摸长发的手,沿着长发,向下摸去。在长发末梢,我摸到了雨妹纤细的腰,我将她的腰紧紧揽住,她的下身隔着连衣裙紧紧的贴住了我,我的膝盖一侧,甚至可以摩挲到她短裙下露出的玉腿,光滑,柔软,富有弹性。我的脸贴着她的脸,我呼出的气息仿佛喷到了她的耳朵上。

  好诱人的女孩。虽然是妹妹,我也不想停下来呀,可是……这样真的可以吗?
  下体已经起了反应,男性的本能已经被激发了。我的手从雨妹的腰间继续下滑,在渐渐鼓起的臀部上方,我感觉到了紧绷的内裤松紧带。已经是妹妹的臀部了吗!想到这里,我一把抓了下去,手指隔着连衣裙薄薄的衣料,陷入雨妹松软的臀肉中,嘴唇顺势吻了雨妹的脸蛋一下,然后含住了她的耳垂。

  雨妹被突如其来的变化吓了一跳,慌忙推着我的胸,向后挣扎。我心里也是一惊,我这是在做什么啊,这可是我的妹妹啊,这样做下去,以后还怎么面对她。
  雨妹退后一步,愤怒的看着我:「哥!你这是要做什么?!」

  我悔恨不已,没想到自己自制力这么差啊,别说是妹妹,就算是普通女孩,刚进门就做这个,也是快了些吧。

  和分别八年后来投靠自己的亲妹妹搞成这样,气氛一时间无比尴尬。我支支吾吾,言不成句:「雨…雨妹,不是你想的这样……」

  「哦?我想的是什么样?」雨妹愤怒的表情又变得调皮戏谑。

  我此时已经是面红耳赤:「好妹妹,好妹妹,别戏弄我。」

  雨妹低下头,不让我看到她的脸,然后伸出右手扯着我的衣襟:「哥,我是不是长大了?你对我的感觉是不是变了?」

  「No!No!No!No!No!」我脱口而出,随后又改口:「……嗯,不是,你确实长大了。」

  雨妹快速的摇着头说:「哎呀呀呀,羞死个人,八年没见面,抱一下竟然还让你动心了。是你太色了,还是我太靓了。好歹也是你亲妹妹,你就不能忍忍……」

  「忍!我一定忍!」真是囧得我汗流满面啊。

  雨妹看着我狼狈的样子,噗嗤一声笑了,抬起头来说:「竟然还得让你忍,不知我是该高兴还是该哭。我知道你一个大男人难免会受些苦,可我是你亲妹妹,是来投靠你的啊,从型在一起了,你一直护着我,现在都这么大了,你别像欺负别的女孩子一样欺负我哦。」

  我虽然不是处男,但也知道这个「欺负」说的是什么意思,和别的女孩的翻云覆雨,当然不能用在亲妹妹的身上,这个我当然也清楚,我对妹妹的感情,应该有个界限。一时间,我无言以对。

  「好啦好啦!别郁闷了。」雨妹见我尴尬,抓住我的手臂,摇来摇去,安慰我道:「走啦走啦,带我出去玩玩啦,我还是第一次来G城呢。」

  「嗯,带你玩个痛快!」

  我和雨妹,像回到了八年前一样,又玩在了一起。经过了刚才的事,我多少对她有忌惮,不再敢随便动手动脚。雨妹见我很拘束,主动牵起了我的手,一路拉着我走,好像是她在给我带路一样。到了游乐场之后,她已经很自然的挽着我的胳膊了,那个不大不小的胸蹭着我的胳膊,在玩一些比较危险的游戏的时候,我还偶尔揽住她的腰,她也很自然的搂住我的脖子。在鬼屋里,她几乎全身都贴到了我身上。在过小河的时候,她淘气的让我背她,我双手扶着她短裙下的大腿,后背感受着她软软的压迫,脖颈感受着她香甜的呼吸。这一路,我心里都痒痒的。
  在衣装店,我买了圆边太阳帽和银色的耳环送给她。雨妹高兴的在街头转来转去,轻风吹来,少女的长发随风飘荡,太阳帽下,原本隐藏在长发下的银耳环褶褶发亮,黑框眼镜后,长长的睫毛下,水汪汪的眼中,折射出古典的美感。连衣短裙的裙摆微微飘动,素靴白袜上的一双玉腿自然而修长,显得格外诱人。
  是文学少女吗?不,雨妹比文学少女多了一些调皮和不羁。是时尚女郎吗?不,雨妹比时尚女郎多了一些淡雅和清纯。

 ~致却并不花枝招展,活泼却并不邪气放纵,静时让人爱得怜惜,动时让人爱得激荡。她的一颦一笑,已经牢牢的抓住了我的心,她,虽然还是雨妹,但在我心里,已经不再是几年前那个躲在墙角的小女孩了。她正在以自己的方式,面对着并不算很幸福的人生,在自己的舞台上绽放着独有的色彩,她用自己的热情和奔放,诠释着青春的含义。

  而这一切,她正在毫不吝惜的展示给我,因为和我的相见,她忘却了失去亲人的烦恼,因为我的存在,她开始拥有了对未来的美好期望。

  「哥!!……」在公园的喷泉前,她转过头来,微笑着向我招手,身后的泉水散在空中,形成了美丽的彩虹。

  仙子一般,好美和雨妹在一起玩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八年前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雨妹和我玩得非常开心,开心到天黑了还不想回家。要不是脚痛得走不动路了,她可能会挣扎着玩到天亮。我就这样半搂半抱的扶着着疲惫不堪的雨妹,回到了原来是我的,现在是我们的家中。

  「一身臭汗,你先洗澡吧。我先歇歇。」雨妹一边说着,一边懒瘫瘫的倒在沙发上,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哦!」我答应着,自己去洗澡了。洗澡时,我还顺便清洗了一下浴室,毕竟等下要给雨妹用的,搞太脏了,对不起这么高质量的妹妹呀。

  等我出来时,雨妹已经关了电视,抱着换洗衣物在沙发上等我了。

  「好久啊你……大象洗澡也没你这么长时间。」雨妹抱怨着,摘了眼镜,掏出口袋里的东西,准备进浴室。

  「我要顺便打扫一下嘛,免得你看了嫌脏!」我解释道。

  雨妹微微一笑:「ばがおにちゃん(傻哥哥)!让你先洗就是不怕你弄脏,以后这些清扫的事都我来搞定啦,不能让你白养啊。」

  「我靠!日文!出过国了不起是吧!欺负我不懂是吧!不用养肥了,干脆提前杀了你吃肉吧!」我嬉笑着追打雨妹,雨妹哈哈大笑,逃到了浴室中,仓惶的锁上了门。浴室里还传出了她放肆的喊声:「ばがおにちゃん!ばがおにちゃん!ばがおにちゃん!ばが!ばが!ばが!ばが!(傻哥!笨哥!呆哥!蠢蠢蠢蠢!!!……)」

  窸窸窣窣的脱衣声过后,哗哗的水声传来,雨妹应该在冲凉了。虽然是妹妹,不过美女入浴的声音还是惹得我浮想联翩。白天雨妹迷人的身姿在我的脑海中变得逐渐裸露,我心头不禁一阵燥热。我猛摇了摇头,中断了幻想。不能多想,那是亲妹妹,都被人家提醒一次了,不能再犯了。我一边不停的警告着自己,一边开始在地上铺床。沙发太窄,睡得不舒服,床又只有一张,肯定是留给雨妹睡了,我就在床边地下睡吧,正好可以在凉爽的地面避暑。

  等雨妹洗完出来时,我已经脱了上衣,躺在地上的床铺中了。雨妹穿着薄薄的淡蓝色丝质睡衣,下摆刚刚遮住内裤,一双大腿一览无遗。胸部微微隆起,一头长发疏散在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