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采花
采花
 
武林之中千变万化,江湖之上更是诡异百出,尤其是新近出现的「采花教」。其神秘怪异之处更深深震撼了整个江湖。

「采花教」顾名思义是个专找女性麻烦的邪教,在最近的半年来。由於该教之中高手如云。已经打败无数的武林高手,更可恨的是只要是女流之辈,必定连人一起劫走。

黑风岭「风云山庄」的庄主追风剑客万花剑,是一位名满江湖的隐侠,今日在「风云山庄」聚集了不少人,有各门各派的高手,也有各地的江湖豪侠,群雄聚会,大家共同的目的,便是为了要商讨,如何对付那神秘的邪教「采花教」。

在大厅中,或坐或立着数十位江湖高手,庄主追风剑客万花剑当中而坐,手抚他的玄铁剑说∶「诸位应当明白,今日的聚会是为了无恶不作的「采花教」,请诸位商议应付之策」

「庄主,在下乃武当三才剑,敝派有两位师妹不久前落入采花教手中,在下提议九大派联合,一举出动精英围剿邪教,」三名武当派的年轻人,看似带头的青年忿忿而言:「对,集中力量,用围剿的方法。。。。」不少人附和着。

追风剑客万花剑连忙挥着手说道∶「我也有此意,只是邪教行踪神秘无比,至今仍无法查出他们的巢穴,更不知他们的首脑是谁,恐怕暂时无法围剿,唯有先追查出邪教的老窝所在,然后再围剿。」经万花剑一解说,群雄顿时默然哑口,追风剑客万花剑这才又说道∶「不过在下思考再三,到有一条可行之策」

「好极了,请庄主直言」

「在下这条对策其实只是「以毒攻毒」,我想在座的武林前辈都知道,在云南山区中,有一座与世隔绝的万花谷,里面有一个在江湖中销声匿迹多年的万花教,」

「啊,万花教,庄主是想。。。」

「大家都知道,万花谷无人敢入,尤其是男人,擅自进入必死无疑,不过在下和万花谷略有渊源,因此想请万花谷的美女相助,用她们做饵,引诱采花教的人出手,藉以察探他们的巢穴,再以九大派之力量,一举消灭这个邪教」

「办法是好,就怕万花谷群美隐居多年,不易邀得她们出面相助,」华山派掌门人九华剑皱着眉头说,追风剑客万花剑神秘的向他一笑,走近他说道∶「老弟,这件事不用担心保证可行,实不相瞒,在下的内人乃是万花谷的门下女弟子呢」

「哦,原来---」九华剑羡慕的说着,心中却想着∶「好小子,难怪他的夫人又美貌功夫又高,原来----」

这时早已入夜,群雄见商讨已经有了对策,遂一一向追风剑客万花剑告辞离去,夜已深,山庄中除了守夜的弟子以外皆已入睡,在山庄的后园中,突然见到了追风剑客万花剑的夫人张氏的身影,丰满的张氏匆匆的从他的香闺走到东面的一座书房门口,咚,咚,咚,她细细的敲着房门,兹呀,一声房门已开,房门口出现了一位英挺俊拔的青年,张氏急急一闪而入,房门「嘎」的一声又关了起来。

书房中,只见张氏一屁股就坐在那青年腿上,青年却一脸苦笑的半抱着张氏,低声说道∶「乾娘,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万一被义父知道了,那~~」原来这青年是追风剑客万花剑三年前收的义子---万俊虎,「去去去,你别提他了,你那个「没用」的义父,说到他我就恨」「自从嫁给他之后,不到半年,也不知他练什么功夫,练的那「东西」愈来愈小,到现在一点用也没有了,哼,」张氏愤愤的说「哎,乖儿子别在提他了,今夜,是最后一夜了,你义父决定派你去万花谷,你这一去也不知多久才回来,而且万花谷中多的是年轻妖媚的美人,回来后恐怕也不会再要我了,不过今晚你是我的」

「你别再说了,快点解解为娘的馋吧,」说罢,张氏一把推倒俊虎在床上,双手立刻去褪下俊虎的衣物,裤子一落下,俊虎的阳具顶天而立,张氏早已解下内裤,又黑又肥的阴户早已渗出丝丝的淫水,沾的旁边的阴毛湿搭搭的,张氏身手敏捷的跳上床铺,一把拉着俊虎的大肉枪,对准了肥穴,跨坐下去,滋,的一声,贪婪的肉穴一下把俊虎的长枪齐根吃入---

随之而来的,是张氏熟练又迅速的套动,不愧是练过功夫的女人,套动的速度的确是一流的水准,而且动作的准确度更是没话讲,每次退出时都刚刚好只到龟头边缘,一来不会因为掉出来而停顿,二来俊虎的快感也不会间断,俊虎乐的轻松舒服,只是偶尔挺一下长枪,配合张氏的动作,这一对畸恋男女,便在这书房中掀起了充满灵欲的风雨。

然而,真正的暴风雨,正从山庄外悄悄的飘进山庄,黑暗的山庄,突然有十几个黑影越过了围墙,守夜的弟子还没来的及发出警讯,已经一一被收拾了,最后这群黑衣人集中到大厅门口,追风剑客万花剑正坐在大厅中沉思,一名高大的黑衣人,拿出一朵白花,猛然射向厅门。

轰然一声,那白花竟惊人的撞破厅门,射入万花剑所坐的椅子,万花剑跳了起来闪过白花,射向厅门,大喊道∶「何方狂徒,胆敢侵入本庄!」出了门外,只听见带头的黑衣人,一阵阴笑说道∶「久仰风云山庄,追风剑客万大侠的大名,在下「采花教」门人,特来领教,」「啊,「采花教」,」万花剑失声惊叫,万花剑感到情况不妙了,回头向刚刚奔来的女儿急叫道∶「小玲,快带你母亲和庄中所有女人离开,快,」「哈哈哈---,逃不掉的,万大侠可曾听过,有哪个「采花教」要抓的女人,能逃得掉的,哈哈哈---」

黑衣人怪笑着,万花剑气极骂道∶「恶徒,」回头又催女儿快逃,「哈哈,雌儿统统给我拿下,男的全杀了」

黑衣人一声令下,十几名黑衣人如老鹰捉小鸡般飞扑而上,现场一阵混乱,到处是兵器交接声,混着女人哭叫奔逃之声,想不到这次「采花教」会先下手为强,令风云山庄遭此劫难,在后院享受淫欢的一对,完全不知道前面已经天翻地覆了,只见俊虎正用他的巨兽以「饿虎扑羊」的姿势猛插,张氏已是高潮阵阵,心飞九霄了,就在俊虎将要忍不住,要与张氏共登极境欢乐时,耳边传来了小玲的惊叫声,「娘,你在哪里呀,」「庄主夫人,快逃呀」

张氏心神一惊,急忙穿好衣裤,奔出房来,「玲儿,娘在这儿,」人影一闪,只见衣衫不整,秀发凌乱的小玲,哭哭啼啼的投入张氏怀中,「娘,我--我们完了,是---是「采花教」的人来了,」「爹和庄内的高手正在和他们周旋,情况危急,爹要我们先逃,否则--」张氏略微一想,拉着女儿便往山庄后门逃去,而俊虎也已整装好,抽出长剑,冲向前厅。

俊虎只走到一半,便见两名黑衣人,分别抓着两名婢女,脱光了衣服,按在墙上,由后面将阳具插入阴穴中,发出「滋,滋,」声的强暴着,「妈呀,」婢女惨叫着,两女婢不过十五,六岁,人瘦小而肉穴窄浅,又未经人事,哪受得了两个黑衣人的巨枪,惨叫几声后,两婢女便痛昏过去,而两名黑衣人却更痛快的顶着嫩穴,两婢女的初血散布在黑衣人的巨棒上,更沿着两腿缓缓流下,俊虎看得急怒攻心,一跃而上,一剑砍倒一名黑衣人,另一名黑衣人,急忙摔开直滴血的婢女,闪身避开俊虎的剑,「哪里来的臭小子,胆敢背后偷袭,」俊虎不再理会他,冲往前厅,一进厅门,心,便暗叫一声苦,原来他义父万花剑已倒在地上,其他高手也都挂了彩,相继倒下,俊虎急奔到躺在地上的义父身边,只听万花剑说道∶「俊虎--速奔万花谷--想不到~~唉~~取我的太阿--剑,还有~~这一份~~喔-喔-」万花剑无力的伸出右手,咽下最后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