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风月豪宅
风月豪宅
 
汉《图宅术》有云:“商家门不宜南向。”又云:“商金,南方火也。”火克金为凶,而北方为水,金生水相生相吉,所以大门朝向应为北。贺家大宅坐南向北,完全符合中国著名风水家的观点。

贺家世代经商,从不问政,这是祖上千百年来传下的规矩,一直到了贺若弼的父亲贺绍基当了民国初年政府文化部长襄理,才算破了这家族禁忌。但或许是因为贺绍基的趋炎附势热衷功名,此时的贺家已是家道中落,青黄不接,夕阳西下了。

时当盛夏,西下的夕阳仍旧是喷薄如火,贺家的管家贺象升叹息了一声,关上了那道沉重的朱漆大门,仍然是高墙深院,可惜的是红漆早已剥落,石缝间长着细细的小草,青苔沥沥,透着江南小镇特有的潮湿气味。

岁月如流,贺绍基因为在处理一批古代书画和玉器时被怀疑私藏,被清扫出京,赋闲在家,当起了安乐王。许是善于保养的缘故,已届中年的贺绍基满头黑发,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犹然风度翩翩,气势非凡。

贺象升巡视了大宅四周,心想好几天不见少东家的人影了,就来到了贺若弼住的西边庭院。

突然,一声声长长而热烈的呻吟从大少爷贺若弼的房间透了出来,贺象升向着那扇关着的窗户走去,声音正是从这扇窗户里发出来的,透过窗缝,房间里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清。

女人狂热的呻吟和浪叫仍是不绝于耳,贺象升感到万分的惊异,因为贺若弼在去年就已因为吸毒成瘾变成一个植物人了。他抬眼一看,却看见了长长的弄堂角落处,贺家大少爷若弼孤零零地坐在那张特制的木轮椅上,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呆板僵硬,显然是被什么人推到了这里,撂在这里没人管他。

贺象升心中一痛,万分难过,他是他儿时的伙伴,名为主仆,情若兄弟。而今却像个活死人般苟延残喘,如幽灵似的由人推着,时不时的出现在大宅的每个角落里。

贺象升沉重地向贺若弼走去。斜晖照在若弼的脸上,贺象升凝视着他,轻轻地喊了一声:“大哥。”若弼干枯的眼角边,滚下了一连串的泪珠。

贺象升大吃一惊,过去他一直都以为少东家是没有知觉的,现在却突然发现显然不是这么一回事。他还有知觉!贺象升上前捧住了他的头,十分心酸地连声叫着:“大哥,大哥。”倾刻间,贺象升泪如雨下,仿佛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哭诉的对象似的,他一头扑在了贺若弼的怀里,痛苦不堪地低声抽泣。

抽泣了一阵,贺象升抬起头来,对着表情依然木讷呆板的贺若弼仔细端详。贺象升泪光闪闪的眼睛里闪烁着异样的光芒。他咬牙切齿地说道:“大哥,你心里全明白,我知道,你全明白。”泪珠子在贺若弼的眼角里打转,此刻,他的呆板的表情突然显现出一种蕴藏在深处的力量。

贺象升自顾自地喃喃说着:“我知道你是中了毒,有人在你抽的大烟里下了药。大哥,我知道你心里有话要跟我说,可是说不出来,是不是?大哥,你心里都明白!”此时在那个房间里,淫声大作,覆盖了他的喃喃自语,而贺若弼的干枯的眼角边,又滚下了一连串的泪珠。淡薄的斜阳下,贺象升忠厚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了恶毒。

************

“啊……真好,小淮……姐要死了……”秦汶媚眼如丝,娇啼不已,浑身轻飘飘的,云间雾里,洁白的阴牝里犹然插着秦淮那根漆黑乌亮的硕大阳物,感觉着那种瞬间挺立顶在阴壁的强烈快感。

“你要射进去么?我全身都要酥麻了……”

秦淮轻揉慢搓着她浑圆的乳房,而雄壮的腰肢却是不断的发力,交合处“噗哧噗哧”的异响,就像是江南水乡的橹声欸乃,他喜欢这种进进出出戳力穿刺的游戏,总是能叫他心魂俱散,飘飘欲仙。

身下的秦汶如花似玉,是典型的江南美人,皮肤又细又白,就如故宫展览的明代瓷器一般,每逢做爱,她那双桃花也似的眼睛就眯着,时不时的漾出清光潋滟。秦淮低下身子,噙住了那张樱桃小嘴,啜吸那股琼浆玉液,她的双颊泛红,那种淫縻的玫瑰红。

秦汶嘤咛着,雪白的屁股上抬着,被湮没的阳物穿插其间的感觉是曼妙无穷的,那种巨大的力量直是要将她顶死了,而这种美丽浪漫的死亡正是她期盼已久的。她再次地叫喊出来,纤手紧紧的抓住他强壮的手臂,小腹顶着,迎接阳物的滚烫和热烈,少妇风致在倾刻间一览无遗。

“姐,我要你……”秦淮死命的抵住那紧窄的阴壁,阴牝处强烈的抽搐和蠕动迫使他放弃有意的坚持,他想释放!释放所有的激情!

“姐什么都给你……小淮,姐也要你……啊,姐不行了……”她的阴唇瓣开就如菡萏怒放,秦淮那低沉缠绵的声音挑逗着她的性感神经,肉体与肉体的交缠配合着她发出的混浊的喉音。

“对了……再进去一些,啊……顶到了……”秦汶显然已经沉浸于极度的兴奋之中,她痛苦地呻吟着,光洁的脸上抽搐着,歪着上半身,耳旁尽是秦淮吐出的年轻人的青春气息,“嗯哼,真舒服呀……”

而秦淮的全身已经处于一种超然的状态,他的中枢神经全然麻痹,身体里面好像有万千虫蚁叮咬一般,却又是舒畅之极。“啊,姐,真美……”一波接一波的快感与畅美接踵而至,他的头摇晃着,已经到达了快乐的巅峰,秦汶的阴牝里错综复杂,紧紧的咬住了那根杀气腾腾的阳器,却又忽然放松,直叫他是欲罢不能。

突然间,秦淮的阳器在秦汶的阴牝内跳动了数下,节奏快如闪电,一下接一下的如重锤打击,沉沉地敲在了那光洁美丽的牝户上。秦汶随着那猛烈的冲刺和抽插,颤动着,身体上拱,阴道内壁也是紧密的收缩着,迎接着那股神秘而满富激情的浊物。“啊,嗯哼……小冤家,真好……”

贺若弼的房间里的灯亮了,秦汶将整张脸贴在秦淮宽阔而温暖的胸脯,年轻男人有力的心跳声和她的轻缓的呼吸声交合着,隔着衣衫她仍然可以感觉到他肌肉的坚实感,这个男人挑动她的不仅仅是情欲,更多的是那种禁忌的快感和来自他灵魂最深处的温柔力量,能令她坦然的面对一切艰难困苦。

只有在他的面前,她能卸下坚实的盔甲。不幸的婚姻使得秦汶已然烧尽了所有的热情,原本追求完美的天性消蚀于枯萎的心灵。

“小淮,你非得现在走?”秦淮一边摸着她漂亮精致的阴牝,风雨过后的她更是显得风情万种,媚眼迷离。“再呆一会儿行不?多陪陪姐。”

秦淮站起来,对着梳妆台的镜子,系着领带,突然问道:“琳小姐那边怎么样?不是说没问题,包在你身上么?”

秦汶嗔道:“没良心的东西,这当口竟然还念着她!”醋意四溢,娇嗔神色在昏红的灯光下份外诱人。

秦淮在她丰满别致的乳房上捏了一下,轻薄道:“这你还吃什么醋,不是说好的嘛,你介绍我们互相认识,好让我从中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