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生日礼物十九岁—2
生日礼物十九岁—2
  璐璐震惊了,她不知道别墅竟然有这样的秘密所在,不由得心中一紧。薇儿看她很紧张,就对他笑着说:「呵呵……没想到吧,我妈妈是个SM迷,我们借用一下她的拷问室来上这一堂表演课,才会有气氛么。」璐璐恍然大悟,对雪仪以前的行为都找到了一个合理的解释,她们所作的一切不过就是想把自己拉到这个SM游戏中来,她的心反而宽慰下来。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何况还很刺激。

洞口里黑乎乎的,隐约可以看到狭窄的爬梯。璐璐的双手反铐爬下去比较费劲,薇儿令她走在前面,放松链子让她可以低头看路,缓慢的爬了下去。一到了底下就勒紧了链子,让她只能踏着脚尖走路,看着黑洞洞的天花板。穿过一条幽暗的走廊,走进了一个房间。

看到房间里的景象,璐璐顿时很受刺激。环顾四周,只见这间房子被涂成了暗红色调,左边墙上悬挂的都是手铐、脚镣、项圈、连体束缚带、贞操裤、塞口球、皮鞭、手拍……等各种刑具,铺着大理石的地板上散落着有好几具木枷,还有数不清的棍棒、绳索,密密麻麻,在房间右侧的角落还有一个黑色的铁笼,一看就是囚禁奴隶用的。天花板上有四、五只铁环,有的铁环上还穿着绳索。墙上只有一盏幽暗的灯,在墙壁的映射下,也显现出了昏黄的颜色,更使这诡异的房间里蒙上了一层阴森。

雪仪早就来了,平时的优雅、娴静的淑女气质已荡然无存,此时已经换上了一套绝对狂野性感的装束,上身是红底黑花的蕾丝紧身马甲,下面穿一件小巧可爱红色T形裤。马甲蕾丝边上是黑色的吊袜带,下面是一双迷人的黑色渔网袜,手里握着一条末端带皮圈的马鞭。没有戴眼镜,长长的黑发束成高马尾从脑后一侧倾泻在雪白的酥肩之上,浑身上下散发着令人窒息的艳光。

「启禀女王,被俘虏的前朝公主徐璐带到。」薇儿故意用戏剧化的声音说。

雪仪也用戏剧化的口气说道:「欢迎来到我们的王国,璐璐公主。」璐璐心中暗想,表演开始了,该我进入角色了。于是她便做出一副惊恐不安的神色。

「感觉怎么样?」雪仪走到璐璐身边问。

「奴婢惶恐。」璐璐即兴发挥。低着头不敢迎接雪仪目光,说:「奴婢不胜惶恐,女王陛下。」「噢……这就对了,小家伙。」用手中的马鞭轻轻拂过璐璐一侧的乳头,说:

「奴隶就要学会享受惶恐和屈辱。」

雪仪坐到房间中心的一把椅子上。命令道:「来,把她押过来,跪到我跟前。」「是的,女王。」薇儿答应一声,一手捉着璐璐被固定在身后的双手,一手抓着她的肩引导她向前。走到雪仪跟前,扶着她的肩令她跪了下来。大理石地板冰凉的质感从膝盖传了上来。璐璐心想,她们正以为在演绎我的性幻想么?我向他们不会猜不出我喜欢把自己想象成男人性奴隶吧?不过这样也不坏。

「你的王国被消灭了,你的父王失踪了,你被我们擒获了。」雪仪停顿一下又说:「根据王国法律及你所犯的罪行,你应该被斩首,但念你年幼无知,而且又年轻貌美。本王宽恕你,罚你做王国的终身奴隶,你意下如何?」再次听到「奴隶」一词时,璐璐被唤起了。想到赤身裸体的自己被反铐双手,卑微的跪在别人脚下,一股强烈性感沿着脊柱传遍全身,她感到下面湿了。

「是的,女王陛下。」璐璐喜欢这种气氛,她努力保持着这种感觉。于是接着说:「我被薇儿公主擒获了,我无话可说,我谢谢您对我的宽容,我愿意成为王国的奴隶。」雪仪对事态的发展很满意,她居高临下审视着那个臣服在她脚下的的俘虏,就象一位艺术家正在品评她的作品。美艳如花的容貌、修长挺拔的身材、凹凸有致的曲线、再加上欺霜赛雪的肌肤,组成了一个如此完美的尤物,就算拿世间最苛刻的眼光来评价,也称的上是人间极品。雪仪手中把玩着马鞭,心中回味着把璐璐诱入圈套的全部过程,每一个步骤都做的严密无误,每一个细节都做的周到细致,从始至终都没有给她半点逃脱的机会。即将使如此美丽的一个胴体在自己和薇儿的摆布下不断的颤抖、挣扎、呻吟,这是何等的快意!

此时,璐璐正陷落在自己越来越强烈的性慾中。她低着头跪在雪仪面前俯首称臣,脖项上过着锁链,被牢牢的牵在薇儿手中,像一只温驯可爱的宠物。她可以感觉到雪仪和薇儿那火辣辣的目光和她体内那越来越高涨的慾火仿佛要把她融化,她已实实在在的感觉到下面已经湿得一塌糊涂……雪仪是个善解人意的主人,此时她正用马鞭上端的皮环轮流轻拂璐璐的两个乳珠,欣赏着她们坚硬挺翘的样子。然后,逐渐加快了速度,皮环一上一下有力的摩擦着粉红色的嫩芽,直到女孩沉重的喘息声变成了呻吟。

雪仪觉得是时候了,就对璐璐说:「我们欢迎你成为我们王国的奴隶,我们将和你签下契约。薇儿公主,你去把我们的契约拿来吧。」她手中的马鞭并没有停下动作,继续把女孩弄得慾仙慾死。

薇儿答应一声离开了,飞速的取回一个古色古香的卷轴,她把卷轴在璐璐身前一侧的地面上展开。心中不由得敬佩,妈妈太伟大了,这一切做得太完美了!

雪仪手中的马鞭和自己心中的慾火正在煎熬着璐璐,她强打精神用迷离的眼睛看着卷轴上面的字句。不由得发自内心的对雪仪和薇儿精心的策划所折服了。

卷轴装裱的十分精致,上面的字句都是用隶书抄写的,字体工整完美,挂到墙上就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

只见卷轴上写着:

奴隶契约

女奴徐璐庄严宣布:自愿将自己完全的交给关雪仪主人和关薇主人,脱离社会,告别人的生活。一天24小时,终身成为关雪仪主人和关薇主人之私有财产,即奴隶,对关雪仪主人和关薇主人的命令将无条件的完全服从,不再享有任何权利和快乐,以关雪仪主人和关薇主人的快乐为快乐,永远不得自由,关雪仪主人和关薇主人对女奴徐璐拥有完全的所有权,控制权和处置权,女奴徐璐(以下称之为奴隶)不但需要服侍关雪仪主人和关薇主人(以下称主人)的生活起居,还必须成为关雪仪主人和关薇主人的发泄工具,成为任何关雪仪主人和关薇主人想要女奴徐璐变成的物品,同时女奴徐璐必须遵守以下条款:

一、通用条款

1奴隶必须把自己当成是主人的玩物并服务于它的主人,遵循他的命令,取悦于他,崇拜主人的一切,不得有任何违背。奴隶对主人必须坦白,不得有任何的隐瞒。

2奴才必须按主人的规定穿着,带上狗项圈,铁链,以及其他主人规定佩带的饰物。

3奴隶必须严格执行主人的每一句话。不得欺骗隐瞒。

4主人可以按自己意愿要奴隶做任何事,甚至让奴隶做自己发泄的工具。主人可以任意的对待奴隶,按自己的意愿任意鞭打折磨奴隶,奴隶必须接受并向主人道谢。

5奴隶的身体归主人所以,主人可根据自己的喜好留下烙印穿刺等。主人可完全按自己的意愿对待奴隶,即使造成伤害,也是奴隶自己不好。

6主人可随意处理奴隶,包括出租或者卖掉,主人也可以让奴隶去伺候任何人,不管对方是男是女。奴隶必须像服从自己的主人一样服从他们。

7奴隶没有人格,没有一切,完全是属于主人的私有物品,等同于其他工具。

即使主人养的宠物,也比奴隶高贵。哪怕在公共场合,只要主人下命令,奴隶都必须服从。

8奴隶在任何场合,时间,未经主人允许。都不得有任何性的释放或者达到性高潮,必须永远放弃自主性高潮的权利。即使再难受,也必须忍受,除非主人允许。

二、专用条款

1.奴隶从真正意义上,法理意义上成为主人的奴隶。即奴隶之身份为真实的,切实存在的。而非虚拟游戏。

2、奴隶地位等同于主人所使用的任何物品。(无生命体)。低于主人所饲养之任何宠物。

3、奴隶本身并不具有任何法律所赋予的权利与尊严。奴隶之一切权利与尊严均归主人所有。主人可任意将之剥夺或赐予奴隶。

4、奴隶在整体上要把自己当成智能机器人,除非事先命令了要有哪些服务,其余时间只能像家具一样在墙角呆着,不得打扰主人的正常人方面的生活5、奴隶生活费用完全由主人决定。主人可视情况决定食物种类。

6、奴隶必须无条件接受主人制定的食谱,包括主人吃剩吐掉之食物残渣。

(食物残渣认定为已经不能为人类所实用之物,如:骨头,主人吐出之物等)。

7、奴隶饮水水源由主人决定。可是主人的洗脚水、洗澡水等。

8、奴隶必须按主人要求穿着,在主人无特殊命令下,奴隶需保持裸体。

9、奴隶工作时间为24小时/天,无休息时间。其休息时间均应视为主人所赏赐。主人有权利让奴隶连续伺候自己或者连续受罚而无休息。

10、奴隶属于真正意义上之奴隶,无论何时,何地,何人面前。奴隶的身份不会改变。始终是奴隶11、即使由于主人的原因,不需要奴隶在其朋友或者家人面前展示出自己的身份。奴隶也要对主人的朋友,家人予以尊重。奴隶心中也必须知道自己之卑贱与主人朋友或家人的高贵。不得有任何怠慢或亵渎。

12、如果主人愿意,可命令奴隶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任何人面前,保持奴隶的身份与态度。并要求奴隶按自己的命令去伺候任何人或者动物。奴隶必须服从。并且必须确保自己伺候主人所指定的人或者动物的时候同样的卑贱。对于主人的任何命令或主人所指定之人的任何命令,奴隶亦必须服从。

13、奴隶必须完成主人所交代的任何工作不得抗拒。

14、奴隶必须完成主人家中的一切家务15、奴隶必须接受主人任意的殴打,辱骂,羞辱,玩弄16、奴隶必须无条件接受使自己成为主人的厕所,痰盂,烟灰缸,脚凳,鞋擦等一切主人所命令之物品例:主人上厕所,奴隶必须跪在马桶前,等候主人差遣。主人上完厕所,奴隶必须作为卫生纸为主人舔干净下身。主人想吐痰,弹烟灰,奴隶必须跪正姿势,抬头张嘴,接下主人所吐之痰或所弹之烟灰并咽下。且叩谢主人赏赐等等。

17、奴隶同时亦为主人之性工具。为主人提供满足其性需要的服务。主人可任意使用奴隶身上的任何器官来满足自己的性需求。奴隶必须服从。

18、主人的任何命令,或者施加于奴隶的任何惩罚,奴隶都必须服从,而不得有任何反抗。

三、附则1、契约为奴隶按自己真实意愿所编撰,但主人拥有最终解释本契约的权利。

2、本契约可作为主人之免则条款所使用,主人对奴隶施加的任何惩罚以及造成的损害,均属于奴隶自愿。主人不承担任何刑事、民事责任3、主人可单方面任意修改或者添加本和约之内容,奴隶必须接受,不得有任何异议4、奴隶自从签署本合同之日

 

起即主人之完全奴隶,奴隶的一切包括生命均属于主人所有,其一生将生活于主人脚下。身份将终身卑贱的比狗都不如。并且脱离社会,告别人的生活。

5、奴隶一但签署本条约,永远不得反悔,为免奴隶将来反悔,主人可拍下奴隶各种照片若干以作凭证,若奴隶反悔主人可将照片公之于众。(奴隶本人要求,属奴隶真实意愿之反映,主人不承担任何刑事、民事责任)。

6、本条约自签字之日

 

起生效。

甲方(奴隶)徐璐签字:乙方(主人)关雪仪关薇签字:

签署日

 

期:2008年7月21日

 



璐璐将这份奴隶契约一字不漏的看完了,里面的字句引发了她的种种性幻想,新奇而有趣。她陶醉在这种梦幻般的感觉之中,完全臣服在自己的慾望里。

「乖乖。」雪仪说:「你考虑好了么?」

璐璐羞涩的点了点头,于是雪仪示意薇儿打开她的手铐,在契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雪仪和薇儿相视一笑,从今后璐璐便是她们正式的奴隶了。

(四)雪仪和薇儿的调教

晚餐开始了,雪仪和薇儿坐在餐桌的两边,而璐璐则跪在她们的中间,美丽的头颅刚好高出餐桌的桌面。

雪仪和薇儿显得很高兴,璐璐则显得不怎么高兴,双手被铐在背后眼巴巴的看着别人吃饭换了谁恐怕也高兴不起来。

雪仪摘下一颗葡萄,送到璐璐唇边,说:「吃颗葡萄吧。」璐璐还沉浸在她的幻想中,有些心不在焉。雪仪用葡萄轻触了一下她的嘴唇,说:「吃了它。」璐璐慢慢转过头来,缓缓张开两片性感的红唇,轻轻将葡萄衔住。雪仪手指轻轻用力,将甜蜜的汁液捏入那两片性感的红唇中。璐璐感到葡萄非常之甜,非常之美。雪仪又伸出手,说:「将葡萄核吐到这里。」璐璐低下头将葡萄核吐到雪仪手中,动作做的异常优雅。「来,再吃一颗」。雪仪满脸笑意地将一颗葡萄又送到璐璐唇边。璐璐用异常柔和浑厚的嗓音说了声「谢谢」,轻轻将那颗葡萄衔住吃完,又低头把核吐到雪仪手中,整个过程脸上都挂着迷人的微笑,显得异常轻松优雅。

对两个女人的甜情密意,薇儿有点嫉妒。看到桌上的蜂蜜银耳莲子羹,她计上心来,用汤勺舀起满满一勺羹送到璐璐嘴边说:「嗨……来喝点汤吧。」璐璐对她粲然一笑,张开嘴唇将汤汁一饮而尽,说道:「谢谢。」薇儿很满意,于是又舀了一勺汤送到了她的嘴边,璐璐照样来者不拒。然而薇儿早已被眼前的景象迷住了:在那个桌面上,只有一颗亮丽的人头,还有一双性感的红唇。

当银勺移来时,人头微微转动,迎向那个方向……晚餐后,雪仪收拾桌子,薇儿牵着璐璐上楼。在楼梯上璐璐问薇儿:「你兴奋么?」薇儿肯定地点点头,说:「嗯」。同时悄悄的趴到璐璐耳边,说:「我希望你也有同样感觉。」璐璐美目连旋,装作漫不经心的说:「当然和你感觉不同的啦。」薇儿的小嘴噘了起来,说:「我和妈妈花了这么大心血,把你塑造成奴隶,你竟然能这么说!」璐璐被这对母女的细心周到所感动了,她们努力营造了一个梦幻的世界,来实现雪仪、薇儿和他自己的幻想。虽然她已参与其中,但做的还远远不够,她决定更加投入自己的角色,试想着自己是一个真正的被奴役的公主。

她被领到了一个浴室里,浴室的布置奢华而又温馨,中心是一个十分宽敞的大浴缸,感觉可以容纳4、5个人同时洗澡。此时,浴缸里已放满了一池温水,雾气袅袅升腾,一层玫瑰花瓣在水中漂浮着。

「主人是要给小奴儿洗澡么?」璐璐问。

「是啊,把你弄干净了好服侍主人啊,呵呵。」薇儿一边笑着,同时将手伸向璐璐的私处,调笑她说:「这里这么臊,不洗洗怎么好呢?」把璐璐弄得脸色绯红。

由于璐璐被束缚着进入又光又滑的浴缸很不方便,薇儿便从身后抱住璐璐的纤腰,将她抱到浴缸中,让她的双脚站稳,然后用手托住她的肩膀,小心翼翼地放下,使她坐在温热的水中。璐璐心想,做奴隶并不是完全不好啊。

于是薇儿脱掉衣服,也走进浴缸,开始给璐璐洗澡,她先让璐璐跪伏在浴缸里,使长长的秀发完全浸没在池水里,拿出洗发水仔细的涂到她的头发上,然后分开五指为梳,由上到下细致地为她梳洗着长发。璐璐的秀发乌黑亮泽,摸上去如绸缎般光滑,长长的发丝随着手的动作在水波中摇弋,象一棵黑色的水草在池中荡漾。薇儿用手捧起一捧池水浇在这棵美丽的水草上,璐璐甩头,只见长长的秀发在空中划出一条优美的弧线,水珠抛珠掷玉般飞溅起来,飞旋一圈后又回落到粉颈一侧,柔顺的垂落下来。然后薇儿又开始为她搓洗脊背,璐璐的脊背洁白光滑,皮肤很紧,隐隐可以看见挺直的脊柱。薇儿用手在上面轻轻揉搓,感到滑滑得、腻腻得,令人爱不释手。

随后薇儿令璐璐在浴缸中仰坐,开始给她清洗胸前部位,发现她的乳峰紧紧聚拢在一起,乳头凸起如两粒成熟的樱桃,乳晕上面密布细小的颗粒。薇儿的手不知不觉地贴在璐璐那雪白丰满的乳房上,感到手掌下的部位柔软、滑腻,宛若凝脂。薇儿慢慢地抚摩着璐璐娇嫩滑腻的肌肤,每一次都带起她身体的颤动,滑不留手的肌肤没有一丝瑕疵,雪白粉腻中透露出一抹淡淡的红润,随着搓揉,璐璐乳头越来越涨,两片乳晕扩散开来,犹如两朵娇艳的菊花。

璐璐两条雪白大腿在若隐若现,热气腾腾的水雾中交织在一块,性感妖娆。

渐渐的,她的身体愈发火烫,两腮浮出一抹娇艳的红润,风情万种地她迷醉地闭着眼,性感的嘴唇轻轻呢喃颤动。薇儿将手插进了那凝脂般滑腻的大腿上轻轻地爱抚起来,水声习习,紧闭着双眼的璐璐面色如春,一阵阵电流般袭来的快感在侵蚀着她的慾念。薇儿顺着雪白滑腻的大腿抚摸,水色清透,映射出那毛茸茸的一片浮草,那里芳草茂盛,春色旖旎,薇儿青葱般的小指不知不觉地伸到了她下体那湿漉漉的地方……「薇儿,可将我们的奴隶公主伺候好了。」雪仪不知何时已站在浴缸边,她手里拿着个小盒子,里面不知装的什么东西。薇儿向她俏皮的一笑,说:「回女王陛下,正给我们的爱奴洗澡呢?看来她很喜欢这样呀,呵呵。」雪仪也笑了,对璐璐说:「爱奴,果真如此。」璐璐红着脸说:「启禀女王,小女喜欢……喜欢得很。」看到璐璐如此入戏雪仪高兴得很,于是说:「本王也要加入你们了。」说着便脱掉衣服走进浴缸。

雪仪依然保持着少女一般粉嫩的肌肤,丰乳肥臀,姿态优美。她对薇儿说:

「来,帮我把爱奴弄到浴缸边上。」于是她抱住璐璐的纤腰,薇儿抱住璐璐的美腿,连拉带拽把她弄到了浴缸边上。雪仪在身后抱着她坐在浴缸边上。璐璐坐在雪仪腿上,不只她们要做什么,只得任由她们摆布。

雪仪朝旁边的小盒子努努嘴,说:「薇儿,这个活交给你吧。」薇儿打开盒子,发现里面装着剃刀和剃须膏。璐璐立刻意识到她们要做什么,抗议道:「别这样……」话还没说完,屁股上就被打了一下。雪仪笑着说:「奴隶契约刚签完就忘了么?该打!」薇儿把她的下面仔细擦洗干净。喷上些泡沫之后,用剃刀把她的耻毛刮干净。薇儿刮得很仔细,因此时间有些长。其间璐璐从剧烈挣扎到慾哭无泪,从拼命反抗到呆呆地看着刀片从上到下滑动。当象征成熟女人的体毛被刮得一根不剩时,她居然越来越湿了。

浴室里云雾撩绕,橘黄色的浴缸里,三个肌肤赛雪的美人卧坐水里嬉戏,她们那凝脂白玉一般光滑细腻的肌肤上散发着一层淡淡的艳色。

腾腾热气中,璐璐美眸微闭,檀口轻启之间,雪白的牙齿轻轻地咬住那珠圆玉润的樱唇,娇羞可人,又似妩媚娇嗔。她的大腿欣长挺拨,圆润的肚脐眼,那是一轮柔和的满月。再往下面,那些黝黑的毛发经过水的漂浮轻佻地摇曳,极像水里的海澡随波飘零。她静静地躺在水里,身子像是失去了知觉,水托着她雪白的胴体,就这么浸泡着她,四肢半浮半沉地飘着,雪白而粉嫩的身体就像筋骨抽尽了,全身松垮松垮飘飘渺渺就要升腾飘舞。

雪仪依旧在她身后拥着她,用修长的手指伸到璐璐胸前轻轻搓揉着,她看到了璐璐的双峰在激荡的水里肉团团地摇晃,粉红色的乳头像汹涌的海面的浮标一样随波逐浪地涨挺了起来。指头轻捏那嫣红翘立,捏、搓、揉、拉、压,每一次触摸都会使得那粒嫣红的樱桃产生一阵电流般的刺激,使璐璐禁不住发出一声声低沉的娇吟。

薇儿则在她的两腿之间辛勤工作着,葱白小手在那粉腻雪白的大腿根侧轻轻擦拭,只见璐璐那黝黑地芳草地中绒草细密,被水地浮力衬托出来,媚意横生,春潮懵动……薇儿的手慢慢地滑进那早已春水泛滥的幽谷,试探性地将葱白嫩指在花瓣处一按一松,一抹一揉……然后捏住那让她浑身剧颤的花蕊。

挑逗。让璐璐情慾大动,火烫的身体在温水中愈发躁热,两腮浮出一抹娇艳的红润,深吸一口气,娇嫩的身躯轻颤。迷醉地闭着眼,性感的嘴唇轻轻呢喃颤动……只感觉到阵阵美妙旖旎的感觉奔涌而来。

雪仪和薇儿巧妙的掌控着节奏,每次把璐璐推倒高潮的边沿的时候,都会嘎然而止。停留片刻,然后再继续挑逗,直到再次把璐璐腿上慾望的巅峰。如此循环往复,就是不让她释放。直到听到璐璐向她们乞求:「不要……不要停……主人。」「我不高兴。」薇儿笑着说。

「求……你了,不要……停,我会做任何事情。」璐璐喘息着说,她被薇儿在花瓣中运动的手指快要折磨的崩溃了。

「什么?」薇儿问,「你是什么意思?」她又一次停下了在花瓣中运动的手指,但并没有把她们拔出来。

「噢……」璐璐喘息得更激烈了,「请……不要停。」「我有个问题要问你,然后再能给你高潮。」薇儿反而不紧不慢地把手指拔出来了,说:「你能真正做到刚才签订的奴隶契约规定么?」「我发誓……」璐璐说:「只要你给我高潮,我会永远做你的奴隶!」雪仪心里乐开了花,没有比这更完美的了,虽然刚才她签了契约,但是从她头脑里一直认为这是个游戏,但如今她真正承诺了,一切事情都好办了。她已经在这间浴室里安装了隐蔽摄像头,这里所发生的一切都会被摄录下来,哈哈,小妞你现在跑不出我的手心了。

于是雪仪爬到璐璐耳边悄悄地说:「宝贝,我接受你的请求,明天我将会让你成为薇儿的十九岁生日

 

礼物,今天晚上我们将会让你得到最美好的高潮。」然后,雪仪向薇儿点点头,两人又开始动作起来。璐璐感到小腹下面象潮水一样迅速涌起的热流,一阵一阵直涨上来,瞬间便淹没了一切意识。她听见了自己细嫩的声音所发出的无耻痴吟,而被约束的身子只能在浴缸里不停地蠕动,荡漾起一浪浪粉色的涟漪。忽然,「咿……呀……!」她面容一紧,那儿已经憋不住了,竟「噗」地从颤抖的花瓣间喷出来一股温热的液体。随后小美人儿再没了声音,但浑身仍止不住地一阵阵乱抖,喘着粗气的嘴巴大张着,随着又是一股热潮地冲击,轰得一下,大脑一片空白,只有小腹还在一阵阵的抽搐……在两个女人的手中,她竟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

璐璐感到自己软了,彻彻底底的软了,从身体到意识到灵魂都软绵绵的放松下来……雪仪和薇儿把她的身体擦干后将她放到了雪仪卧室大床上,看着她甜甜的睡去,直到次日

 

清晨也没醒来。雪仪和薇儿睡在她左右,每人都握着她的一个美丽高耸的乳房。

当璐璐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她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和雪仪和薇儿睡在一个床上,自己的双乳被她们攥在手里,双手也被铐在背后。她跳了起来,努力回忆起昨晚发生事情,羞的满脸通红。雪仪醒了,睁开懵惺的睡眼,对她说:「爱奴,起来了么?」「你才是奴隶呢?」璐璐尖叫着。「快把手铐打开,我要辞职了。」「冷静一下,爱奴。」雪仪对她说:「做奴隶是你的要求啊,我们只不过是满足你的幻想。」「放屁,你这个婊子,你强奸我!」璐璐已经暴跳如雷。

「什么,强奸?」雪仪耸耸肩说:「我承认,我们涉及性行为,但那不属于强奸,毕竟只有你自己得到性高潮,何况我们之间还有契约。」「契约?」使璐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