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回归青色欲望—2 完
回归青色欲望—2 完
  徐影草草吃完了饭,以我的下身为轴,转过身来面对我坐在我腿上,我下身由于阴道的转动,包皮扭曲的有些痛。


「这下你满足了?」她略带娇媚的眼睛白了我一眼。

我楼主她的臀部,向上抬了一下,然后放下,让阴茎先抽出来,只将龟头留在阴道中,然后又插了进去,「嗯-」,这下舒服的出了口气。微微调整了一下位置,让我们之间的结合更紧密些。她皱了皱眉头「太深了,插到我肚子了,有些痛。」「没事,习惯就好了」我么有理会,将嘴印在了她略带油腻的薄唇上,开始探索。

她慵懒的承受着,双臂挂在我的肩上,轻闭着双眼,睫毛偶尔有些抖动,一脸的舒适惬意。

「饭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吻了一会后我顺着她的脸颊一路经过颈部来到耳垂部位。

「你要抽烟么?」她懒洋洋的回应。

「我是在说你,你下面不是在抽么?」我有些坏笑。

「那我不要了」她嘴上说着,臀部示意性的动了动。

「还是要吧,我很喜欢这种感觉。」我在她丰满的臀部上用力柔捏了两下。

「我喜欢你的鼻子。」她带着慵懒的声音说着,同时嘴唇凑了过来,吻了一下我的鼻子。

我看了看她,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她的嘴唇朝我的眼睛移了过来,我赶紧闭了起来。「我也喜欢你的眼睛。」「那你喜欢我的下面么?」我问她。

「嗯!还可以。」

「那你也吻吻它。」

「不是一直在吻着呢么,你还要怎样?」下面同时用力夹了两下。

我作为回应,向上挺了挺。

「哦,轻一点。」她皱了皱眉。

「我在你做毕业设计中期答辩的时候就见过你,也许你不记得了。」她望着我的眼神有些甜蜜。

「我不记得了,当时我很紧张,都不记得下面有谁了。我只知道我最后毕业答辩的时候你在,还提了一个问题。」我在努力回想当时的情景,除了记得台下够六七个老师,只对其中一个个子很小的男老师印象深刻外,其它都很模糊,毕竟隔了好几年了。

「你那个时候就喜欢我么?」我有些打趣的说,这句话连我自己也不会相信。

「不知道为什么,那次看到你就有点心动。」这个回答让我有些意外,我并不认为当时我有多帅,现在我也不认为自己属于传说中帅哥的那类人群。

「尤其是毕业答辩那次,我的心里就想有只小手在抓,幸亏你毕业了。」「没想到你又回来了,当我知道你回来心里很害怕,不过现在该发生的都发生了。」「你为什么要回来呢?你现在一个月就几百块钱,够用么?」「大学生活比较简单吧,这点钱将就着够用。」很多人问我同样的问题,我的回答也大致如此。

「我现在在做一个项目,你要不要过来帮忙?」「不了,你研究的太深奥了,我还想轻松轻松呢,就像现在。」说完我就堵住了她的嘴。

我双手托着她的臀部,将她抱起,她的双腿顺势夹着我的腰,双手勾在我的脖子上。就这样紧密的结合着,朝客厅走了两步。

感觉到她有点要下滑的趋势,赶快将两只手转到前边来,撩起她两条白嫩的大腿,双手环道她的腰部,这样她的大腿就贴在了她的腹部,身体的支点就落在了与我接触的部位,而且很深入。随着我的步伐,她的身体前后摆动着,我控制着她摆动的幅度,让进出变得更舒畅,就这样舒服地走到了客厅。

在客厅里以这个姿势绕了几圈,感觉有些累了就把她放到了单人沙发上,让她两条腿搭在沙发的把手上,将阴部完全暴露出来,这样抽插起来感觉淋漓尽致。

每次都能一插到底,抽出的时候都能由龟冠部分带出一些爱液出来。客厅里弥漫着「啪!」、「咕叽!」、「吱呀」、「嗯!」的声音,这几种声音相互呼应,节奏简单而明快。

就这样,我也不知道抽插了多少次,只知道她身体紧绷了几次,发出了几次「噢--啊!」的声音,在最后一次的时候我也爆发了。

当我把阴茎从她的阴道中抽出来的时候,她的两扇阴唇向外张开,里面的密肉暴露了出来,密肉呈现的不是粉色而是红色,能够看到密肉围绕的细小黑洞洞阴道,阴道周围一片狼籍,随着她的呼吸粘稠而乳白的精液从她的阴道一点点的涌出,顺着会阴流向她的花蕾。可能是感觉到精液的涌出,她赶快让我拿来纸巾擦拭干净。

她有意让我留下来过夜,但我拒绝了。

回到宿舍后躺在床上回味了一下今天的经历,慢慢地就睡着了。

我做了一个梦,梦到了徐影,梦到了徐影的家人,我抱着徐影的儿子和徐影在公园散步,商量着回家吃什么,然后她老公突然出现了,手里拿着棒球棒向我砸了过来,我挣扎的要躲开,结果怎么也躲不开,结果球棒打到了我和徐影儿子身上,旁边的徐影大声尖叫,我从惊慌中醒了过来。发现我的手机响了,而且全身都是汗水。

我拿起手机,结果是徐影打来的。

「喂!怎么了?」

「喂!没什么,看看你回去了没有。」

「我回宿舍了,回来后就睡了,现在几点了?」「哦,我也不知道几点了,没有看时间,我睡不着,就看看你回去没有。」「回来了。」「我也没有什么事情,你继续睡吧。晚安!」声音中有些失落。

「好,晚安!」

挂了电话后我坐在床上想着我刚才做的梦,整个过程感觉那样的真实,现在还心有余悸。

我擦了擦汗,将窗户打开,让屋内的空气流通些。

手机又响了起来,接听手机后徐影的声音传了过来:「你睡了么?」「没有,接了你的电话后就睡不着了。」她在电话里沉默了一会,然后说:「你认为我们这样好么?」「不好。」我给了她一个肯定的回答。

「那……没什么了,你睡吧!我也睡了!」

「好!」

这一夜睡的不是很好,第二天很早就起床了,早早地就到了学校。

一连几天都没有看到徐影,也没有相互联系。虽然有几次我想主动给她打电话或者去她的办公室看看,但是自己找了一些理由后就放弃了。每次我经过2号教学楼的时候都不经意的向楼门口看一眼。

由于快要开学了,食堂的人也多了起来,在打饭的时候遇到了徐影。当我看到她的时候心脏还是强烈的跳动了几下,然后才恢复平静,感觉她没有什么变化,可能是由于近来工作比较辛苦的原因吧,脸上显得有些疲倦。

在她走过来的时候我微笑着看着她,当她看到我的时候明显感觉手中的托盘晃了一下,然后也微笑着朝我走来。

「近来怎么样?」

「快开学了,有点事情做了。你那个项目怎么样了?显得有些憔悴呀,多注意身体。」「还好了,应该很快就有结果了。」

「恭喜!」

既然遇到了就坐下来一起吃饭,感觉还是有些别扭,但都没有表现出来。

吃完饭后她提议一起走走,然后就在校园里走了走,随便聊着天,都没有提那天在她家的事情,似乎那件事根本就不存在一样。

后来我觉得就这样在校园里走来走去也不太合适,而且她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就提议到南河边上的一个茶楼去喝茶。到了茶楼在二楼要了一个靠窗户的位置,点了两杯茶水和几份小点心。

这个茶楼我来过几次,建的古色古香,一楼是棋牌室,二楼要清雅一些,提供一些饮料和小吃。每个桌子都用小隔断隔开,而且一楼打牌的声音也传不上来,透过窗子能够看到南河以及沿南河而建的公园。天黑的时候由于灯光的映射,能够在南河上看到南河两边建筑物的倒影,以及公园内不同色彩灯光照耀下的树木、假山还有穿过公园的小溪。

「这个项目完了你就应该能评上教授了吧?」

「嗯,应该可以了吧!」

「如果很顺利的评上了你这些日

 

子的辛苦也值得了。」「这些日

 

子的确很痛苦。」她低头看着茶杯中的茶水若有所思的说。

「只要值得就好。」我看着她算是安慰的说。

「你这些日

 

子过得还好么?」她抬起头看着说。

「没什么好不好的。」看着她熟悉的目光,我微笑了一下。

「可是我过得很辛苦。」她眼中显得有些痛苦,我知道她什么意思。

我伸过手去要去抓住她的手,结果她轻轻的躲开了,我随即将手收了回来,心里感觉有些失落,微笑了一下,将目光注视到南河上。

「我这些日

 

子经常一闭上眼睛就是你,还有他。为了不去想,我天天都在实验室工作到很晚,让自己很累,这样会睡得安稳些。」我转过头看着她,然后又把手伸了过去,抓住了她的手。

「我们这样不好,我们只做朋友吧,是那种很好很好的那种,好不好?」她显得很伤心,眼神中充满期待,期待我答应她。

我张了张嘴,什么也没有说。

「我认识一个女孩,很好的,我介绍给你做女朋友吧!」她的手握紧了我。

我还是没有说话,心里有意丝淡淡的伤心。我不知道怎么会这样,我自认为我并不爱她,也没有多少喜欢吧,那为什么心理面还是不舒服呢。

「就是机电系的刘畅,不知道你认不认识,她以前是我的学生,人长得漂亮而且人很好,能力又强,很适合你!」「她可能看不上我。」我再次笑了一下,然后把手抽了回来。刘畅我还是认识的,条件的确还不错,可惜呀!可惜呀!

「没关系,我可以帮你,肯定没有问题的。」她先是楞了一下,然后说道。

「我们不聊这些了,聊些别的吧!待会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我不想再在这个事情上纠缠,就直接了当的说。

「什么地方?」可能是她想歪了,语气中有些紧张。

「就在学校里,准确的说应该是学校旁边。」我依旧保持着笑容。

「现在就去吧!」

「现在还早,你就那么不喜欢和我呆着么?」我语气中带着挖苦。

「没……没有,我只是想去你说的地方。」语气中带着紧张。伸过手来握住我的手。

在续了几回水后,我看时间差不多了,就对徐影说「我们走吧!」「嗯!好!」她一时没有回过神来,感觉有些突然,也不知道她刚在看着南河的夜景在想什么。

我叫来服务生,结果她抢着要结账,我也没有太坚持,谁让我们现在是好朋友关系呢。

一路上我们都没有什么交流,只是默默走着路,各自想着心事。

进了校门后她看了看我,我没有说什么,继续沿着路走,到了校医院旁边左拐右拐的穿了过去,这地方没有灯,她显得很紧张。

「跟我来吧!」我抓住了她的手,看了看她。

过了校医院后路就很不好走了,不仅没有灯而且地面很不平坦,有很多障碍物,一些杂草、荆棘、小树布满其中,看的出平时基本上没人经过,这也是我很多年前发现的,没想到现在还是这样。到了学校的围墙后,她显得更加紧张,紧紧的握住我的手,小心的跟着走。

希望今天不需此行,刘畅你一定不要辜负我对你的期望呀!心里边想着边沿着围墙走,走了一段路后来到围墙的缺口处,准确来说不应该是缺口,是两段墙壁对接,一段的墙体低矮,令一段要高出很多,由于地面突然高了起来,而显得围墙矮的那段像是一个缺口,不用太费力就能翻过去。

「我们要过去么?」她将头凑近我,小声的问道。

我点了一下头,率先上了墙,然后将她拉了上来,在墙上往回走了一段路后,看到墙外有一颗大树,粗大的树干搭在了墙体上。我先从树上下来,然后在下面接她,她基本上是被我抱下来的,这种久违的感觉很舒服,下来后她也没有离开我的怀抱,依旧依偎着我。低头看着她,想要吻上去,她将头埋在我的胸上,拒绝了我。我有些懊恼。

「不要这样好么?我怕我控制不住,我……」语气中充满恳请,最后哽咽了。

「我理解。」我的心一下子就软了下来,叹了口气,用力的抱紧了她,抚摸着她的头发说。

「想不想看些东西?」我小声对她说。

「什么东西?」

「跟着我,小心点。」我拉着她再次沿着墙根走,墙外面更不好走了,由于沿着河边,植物长得格外茂盛,要不是沿着墙走很难行走。

「别出声。」我回头嘱咐了一句,远处隐约可以听到有声音,我更加小心了。

看来今天还不错,现在心里有些兴奋。

我们又非常小心的沿墙根走了一段路,然后停了下来,在十来米外可以看到两个模糊的身影,她拉了拉我,示意我不要再向前了。我冲她笑了笑,要她继续跟着我,在离那两个人四五米的墙根停了下来,由于障碍物的遮挡我们无法再接近了,但可以透过障碍看到那两个人。

我心中暗笑,看来今天运气还真好,这两个人还真会选地方,对于我们来说不仅利于偷窥而且利于隐蔽。

她左手用力的掐了一下我,眼神里带着责怪,好像在说「你让我千辛万苦过来就是为了偷窥么?」我朝那两个人指了指,示意她继续看看。

当她看清那两个人的时候,我能感觉她的惊讶。因为有个人她应该认识,一个就是刚才还极力向我介绍的刘畅,而另一个应该就是机电系的那个研究生。前些日

 

子当我第一次发现他们的时候我特意去了解了一下这个学生,不得不说每个人都有好奇心的,我也不例外。

他们两个现在已经快要进入正式表演了,刘畅靠着一棵大树,他们相互吻着,那个男学生已经开始将手伸到了刘畅的裙子了,而且活动着,而刘畅也没有闲着,两条腿微微分开,让裙子内的手运动的更顺利,一只手搂着那个学生的背,另一只手抚摸学生的裆部。

过了一会那个男学生将手移到了刘畅的乳房,开始揉搓起来,进而慢慢掀起刘畅的T恤,把刘畅胸前的内衣也推了上去露出雪白而娇挺的乳房,然后埋下了头开始吸吮起来,而刘畅也发出了很舒服的呻吟声。看的我有些冒火,我偏过头看了看徐影,她正认真的看着,脸上还挂着惊讶的表情。我心里想:这有什么,都是成年人了,男未婚女未嫁,他们两个情投意合有什么惊讶的。倒是咱们两个……不想了,还是好好看表演吧。

当我转过头再看的时候,我呆住了,靠!怎么会这样!这样太让人惊喜了吧,你刘畅也太配合了吧,看来有机会我要感谢感谢你了。

只见刘畅已经背对着我们蹲了下去,裙子围在腰间,能够看到雪白的大腿和臀部,一条白色的布带嵌在两片臀肉之间,刘畅的头正在那个男学生裆部动着,雪白的臀部随着上身的运动而有节奏的摆动着,真想上去在白花花的臀肉上咬一口。

现在那个学生面对着我们,当我看到他的脸的时候我呆住了,不是那个研究生,怎么没两天又换了一个!

我还没有从惊讶中缓过来,徐影摇了摇我的手,入眼的是一个惊讶而有些恼怒的面孔。我赶快把张着的嘴闭上,然后用手擦了擦口水。怎么会这样,想来我也算是见过一些世面的,怎么现在这样不济,失态!太失态了!面对徐影我很不好意思,真实丢人呀。

我伸手想要去摸她的脸,想在她的脸上捏出个别的表情来,以缓解我的尴尬,结果她阻止了我的动作。

她用力的拉了一下我,示意我们回去,我无奈的看了一眼那边的情景,也只能顺着徐影的意思了。

我有一个冲动,想要顺手从地上捡个石子,不,应该是一块小石头丢到刘畅的雪白的屁股上,这个想法一闪而过,看来自己越来越幼稚了,无奈的摇了摇头。

而这个摇头的动作被徐影看到了,愤怒地甩开我的手,自己沿着墙小心翼翼的往回走。我赶快轻轻的扶了上去,跟着回去。

等距离那两个人很远了,徐影扭过头来抱紧了我小声说「你是不是还想继续看呀!」「没有!」我很坚决的回答,后面本来接着要说「以后有的是机会,就是不知道男主角会不会还是这个。」赶忙改成了「这个男孩和上会的不一样呀!」不过说了这句话后还是有点后悔了,暴露了我以前就偷窥过了,说实话,我还真没有偷窥过她,只是有几次晚上回去的晚了,路过的时候看到刘畅和那个研究生朝那个方向走过几次。所以这次要碰一下运气。

「以前不是这个?」她显得很惊讶。

「嗯,前两天路过的时候看到她和另外一个学生朝那边走来着,不确定他们是什么关系。」「怎么不确定?你都看到了!」

「我是回宿舍的路上看到她们朝这边走过来的,不是从这条路去看的。」我看她会意错了,解释道。

「对不起,我不知道她有男朋友的,那你觉得咱们系的张茜怎么样?」「你不会给我介绍她吧!」看来她还是不死心,非要给我介绍一个。

「我觉得她很好,人长得乖巧,又比较安静,嗯……」她继续说着。

看着她两片张动嘴唇,我吻了上去,阻止了她继续说下去,她激烈的回应着,突然逃脱了我的侵袭,喘着气腻声说:「别这样,乖乖的,好么?」然后将我搂的紧紧的,将身体紧紧贴在我的身上,头埋在我的肩上。

我的手用力的揉捏着她柔软臀部,肿胀的阴部隔着衣物顶着她的腹部,而她并没有阻止我的动作,很享受似地紧紧抱着我。

我揉捏了一会儿后多次想要采取进一步动作,结果都被阻止了,为了摆脱这种煎熬,我低下头对她说:「我们回去吧!」「好吧!」过了一会儿她才回答,然后松开了我。

我通过大树上了学校的围墙,朝里面望了望,结果在围墙的拐角处好像有什么东西,立即后背开始发凉,一直窜到头皮,让我想到十多年前的一个传闻。

这时徐影也过来了,感到了我的异样也朝我凝视的方向看过去,好像什么也没有看到是的,这个时候我更怕了,伸手抓住了她蹲在围墙上没有动。

注视了一会儿拐角的那团黑影虽然在晃动但是没有向别处移动,我的心慢慢平静了下来,应该不是那种东西吧。我示意徐影在这儿等着,我沿着墙头悄悄的蹲着移动过去,当距离近了一些后,感觉应该是两个人,我的心才彻底放了下来,这是谁呀在这里吓人。

「有什么?」徐影小声的问道。

「是两个人,跟刘畅她们差不多的情况!我没细看。」我也小声回答。

回到校内,我还是没有抑制住自己的好奇心,拉着徐影偷偷的朝围墙的拐角摸了过去,刚才在围墙上我就找到了一个比较利于隐蔽而且有可能看清楚他们的位置。也许他们太投入了,我和徐影来到我看好的位置后并被有让他们有一丝察觉。

我要看看这对狗男女是谁,吓的我不轻。女的由于双手扶着墙撅着屁股,看不清脸,而那个男的正在那个女的后面挺动,短裤已经退到了脚踝处。靠!这年头都不怕蚊子么?我现在手上脖子上被蚊子咬了好几胞了,他们难道不怕,太佩服了。

当看清那个带着眼镜的脸的时候,我呆住了,我不得不说今天太刺激了,这不是我们系的张书记(副的)么,我看了一眼徐影,徐影也表现的很吃惊,不,应该是说震惊,几乎是傻在那里了,我心里感觉有些好笑。

徐影傻了一会儿后反应了过来,靠在了我的身上,拉了拉我,示意我离开,而我现在越来越想要看看那个女人到底是谁了,搂紧了她,没有让她采取别的行动。

在感到我的意图后她就默默的依偎着我,等着这场表演的谢幕,揭开女主角的身份。不过这个过程现在对我也是对她来说算是一个煎熬,连续的刺激让我鸡巴肿胀的厉害,我想她的阴户应该已经是水汪汪的一片了吧。为了确认我的猜想,我悄悄的将手移到了她的胯下,摸了一把,哎!看来垫了护垫了,没法验证了。

她感觉到我的动作,在我手臂上狠狠的掐了一下,然后用那双带着火热的眼睛恨恨的瞟了我一眼。

也许是那个女人在张书记的不断刺激下来了感觉,开始发出「啊!啊!」的呻吟声。听着这声音怎么听着有些耳熟呢,徐影应该也觉得耳熟吧,那这个女人是系里的,心中正在盘算着是谁,那个女人终于说话了「啊!嗯,快撑不住了!」我与徐影互相望了一眼,心中有了答案。既然知道了谜底就赶快离开,万一被发现相互看见了会很尴尬的,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的出现,我决定和徐影赶快撤退。

快要到校医院的时候,她拉住了我,找了一个相对隐蔽的地方抱住了我,然后仰起头看着我,眼神中充满了痛爱、歉意竟然还有同情、可怜!,看着她的眼神似乎我头顶上飘着两顶绿油油的帽子一样。

「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那两个人可真的和我没有关系!」我受不了了,这帽子可不能乱戴,何况确实和我没有关系呀,那都是你的一厢情愿呀。

她双手抱着我的脖子,垫着脚很主动的吻上了我。

我激烈地回应着,两个人沉醉其中,我的手开始不老实地在她的身上游走,抚摸她丰满的臀部,爱抚她柔软的胸部,揭开她的裤子,将有些脏的手指挑逗她的阴道,然后插进了她的阴道,水汪汪滑腻腻的。很想像张书记一样和她深入交流一下,但理智和现实告诉我这样很危险,相当的危险,不能这样做。

我将内心的冲动转移到深入到阴道中的手指上,似乎它就是我某个坚挺肿胀的部位,用力的在阴道中搅拌,带出股股的淫水,我将沾满淫水的手指抽了出来,放到我和她的唇间,她一下子含住了我的手指,吸吮着上面的淫水,而我则从她的嘴里将淫水吸吮过来,咸丝丝滑腻腻的还带着一股微微的腥臊喂,以及她的体香,这就是她的味道,这就是爱的味道!这个时候我知道了为什么她喜欢吸吮我的汗水,因为那里有我的味道,有我为她辛苦的味道!

感觉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快速地整理好衣服回到了校园内。她由于孩子和父母都在家里,所以先回去了。我借口还有一点事情,没有跟她一起走,当然这时候一起走很不明智,别人要是看到我们的神情一定能够明显感觉的到我们的关系。

我回到系办,换了一件运动衣到操场上跑了几圈来发泄身上多余的精力,要不然今天不会睡好的。

运动过后感觉肚子有些饿了,随即到了食堂买了一点夜宵来吃。在食堂里遇到了几个熟人,其中就有张书记。

张书记看到了我主动跟我打招呼道:「小王呀,这么晚了还来吃饭,你刚才是去锻炼去了吧!年轻人就是精力好,有时间我也跟你去锻炼锻炼。」「张书记,您这么晚了才吃饭呀,您工作到这么晚太辛苦了!应该多注意身体,到时候嫂子该不高兴了。我只是随便跑跑步,其实在运动方面我应该多向您多学习学习,希望你们运动的时候能够加上我。」我很真诚的回答。

他是学校羽协主席也是市羽协理事,他当然听不出我话里的其它意思。要是在张茜身上运动运动不知道会是什么滋味,我摇了摇头要把这个念头甩掉。

「好说!好说!以后会有机会的,有时间我指导指导你!」张书记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说。

「那就先谢谢书记了!」我微笑着满怀谢意地说。

在之后的几天,我和徐影经常在食堂吃完晚饭后在校园里走走,有时候也会在天黑的时候穿过校医院翻过围墙亲热一下,但是终究没有突破底线,也许这就是她期待的好朋友的关系吧。

学校开学了,来了一批新生,我的工作忙了起来,就是周六日

 

也没有休息,在加上自己参加了一些课程,时间变得紧张起来,和徐影的接触也变得少了起来。

我吃完午饭从食堂出来,感觉今天天气很好,天气晴朗又有些微风,又是一个周六,打算在校园里走走。在散步的时候迎面走来的徐影和她老公,他们中间牵着一个小男孩,一家人很幸福的在校园里散着步,小家伙叽叽喳喳的和父母说着什么,偶尔还跳动两下,显得很兴奋。

走近了和她们打了一声招呼,然后就走了过去。一阵微风吹过,感觉有一丝丝凉意,一片青色的树叶随风飘落,落到了我的头上,我将她取下,轻轻松开手让她回归大地。

字节数:29767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