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后宫天国美味—3 完
后宫天国美味—3 完
 终于这种大幅度撞击5……6下之后,她终于开始叫声连连,跟的上我抽插的节奏,于是我加快速度,因为缓慢的淫声已经开始让我厌倦。

  我的龟头次次顶到她的深处,她的叫声也跟着渐渐悦耳「阿……阿……阿……阿……阿……好深……顶到里面了……阿……阿」我开始扑在她身上,亲吻着她的嘴唇,配合着大幅度且高速的抽插,我问着她「怎样,不会痛了吧?是不是很舒服呢?」「这……这种……阿……感觉……我……我说不出来……阿……阿」「那种感觉,就叫爽!好了,是到结束的时候了!」我看时机成熟,我的阴茎也承受不下去了,于是抽插的幅度,到达比刚刚加速更快的急速。

  一阵一阵的攻势,她咬紧牙关,淫声不断,显然也承受不了了「阿……阿……咿……咿……咿……阿……阿……阿……阿……阿……」我的龟头感到一阵热源,似乎是她高潮的淫水,于是礼尚往来,我用力将老二直往他里面顶。将我滚烫的精液送了出去「咻……」5秒过后,我将老二拔出,欣赏着从她淫穴里流出的精液,精液上还连着几条血丝,更让我有一份成就感。

  她躺在衣服堆上,下半身有些抽动,双眼无神着望着天花板,不时说着「好热……里面好热……」「你不帮我量腰围了吗?那我自己量罗?」我看她还在神游太虚,于是拿了软尺,量了腰围,找了条刚好的裤子,便穿上离去。

  站在这店门口,想想虽然很爽,但是那女的到一半就开始爽了,好像不太有强暴的感觉,直叫可惜,我又突然赏了自己一巴掌,直骂自己变态,这种交杂的感觉还真是有些奇怪,或许这就是神仙那老家伙叫我日

 

行一善的作用,想到日

 

行一善,看看太阳已经到了头顶,肯定是正午,于是我吆喝一声!接着再街上大喊「我要日

 

行一善!!」在街上走了大约10分钟,搞什么嘛!根本就不知道要怎么日

 

行一善,帮老太太过马路算不算?干!这里哪来的大马路,帮客栈的厨师洗米呢?忽然想想,日

 

行一善的范围实在很广,可是又不知道怎么问,真想直接问问神仙,他又不在这,我又不会心电感应,哎呀!真是麻烦!

  正当我走出店面,一个戴着古代书生瓜皮帽,身穿长袍的一位男子站在我面前,男子面貌清秀,长的有女生的可爱,披及腰际的麻花辩,一个标准古装剧里的书生造型。

  「嗯……有事吗?」我问道。

  「小弟李三,叩见大哥!」男子行了个手礼,向我拜道。

  「我?大哥?你是在叫我吗?」莫名其妙有来跑来叫我大哥??真是==「小弟昨天在后方小巷看到您跟个女的那个那个!刚刚看您进去买衣服又花了半个时辰,想必又是这个这个!小弟想当您的徒弟,在您身边多学点这样的技巧,还有把妹绝活!」「痾……哈哈哈哈,嘿嘿嘿嘿!」我尴尬的笑了,他大概不知道和老子打炮的女生都不是自愿的。

  「所……所以呢??」这家伙一定是男性贺尔蒙太少,声音怎么这么秀气,闭着眼睛听大讲话,搞不好都觉得他是女的咧!

  「所以请以后让小的随行,有什么事就尽管吩咐我!」「喔……那……好!那我就收了你这小弟了!」天上飞来一个跑腿的,太棒了,反正我打炮,他在旁边看,也没什坏处,也好也好!

  「对了,李三!我肚子有点饿,我说……这附近有没有什么面摊什么的,可以点点肚子。」「叫我小三就可以了,要面摊,当然有,请跟小的走!」跟着小三到了一个面摊,叫了两碗阳春面,就在那吃了起来,很快的,我发现他很好聊天,要交这个朋友似乎不难。」「大哥看您的服装,您是外地来的?」「嗯!外地来的!那你呢?」阿不然要说哪里来的?跟他说地球喔?

  「唉,说来惭愧,小弟寒窗3年,每年进京,没有一次中举,于是写起小文章,刚好路过此地,借机取材,直到看到你上次在破庙里面那一阵翻云覆雨后,立即开窍,于是想跟着您,可以借机取材,激发灵感,顺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看他的脸,我就懂了!男人之间的语言,还真是好沟通!「原来如此,那你跟对人了!只要跟着我,天天都有新鲜事!」「嗯!对了,那大哥你又是从何而来?」唉!说来惭愧,我某天心情不好,就踢小便筒出气,结果惨死……呸呸呸,这是什么屁「老子我,三岁便懂事,五岁偷看澡堂众多美女洗澡后,便找到我人生重大意义,于是苦练我的宝贝,终于在十岁那年,硬上了我的邻居,从此踏上了猎艳之旅。」我还真会掰勒……「十……十岁,真羡目大哥您,请务必让小的跟随您!」说着说着又跪了下来。

  「好好好,我答应你就是了,快起来!!」

  「多谢大哥,多谢大哥!」

  「啊!对了小三,你知不知道怎么样日

 

行一善阿?」小三愣了一下「您这个问题……好抽象阿!!怎么说呢??范围很广!」果然跟我想的一样,唉。

  「不过,我知道在大城镇,常常有人会在公布栏,发表委托,委托的问题有大有小,小的从遗失物品,大至驱除妖魔鬼怪等等都有,帮了他们,算不算善事呢?」「真的假的!那太棒了!这样我每天帮一个忙,就可以在城镇……对了,那城镇美女多不多?」「多喔!满街都是,而且最近的城镇,还是四大国,洪都国的首都,据说那里的美女如云,国王的女儿更是传闻中,有名的美女,但是据说个性刁蛮、任性、顽皮、鬼点子多,听说她到目前为止,已经试过比武、文试、邦交国王子等等方法替她找另一半,不过最后都因被公主的刁蛮任性吓跑,而宣布告吹。」刁蛮、任性的大小姐是吗?插起来一定很爽!嘿嘿嘿嘿!我又有新的目标啦!

  「那事不宜迟,我们赶快到那你说的什么洪都国去吧!」「大哥您说的事不宜迟,是指日

 

行一善呢?还是指那些美女?」「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小三看我嘿嘿,也跟我嘿嘿起来了,看来我们的语言,还真是淫荡不用翻译!

  走过村庄的栅栏,终于要和留下两度春宵的小村落说再见,想想我竟然是在这种地方转成大人,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头一回,不看过去,朝着新的路迈进,才是我的生存之道。

  在小三的带路下,我们经过了一片树林,走在树林的小路,小三还不时跟我聊着她读书时的事情,在这淫路上有个伴,或许真的不错!

  忽然我的耳朵一尖,听到一个刺耳的声音,在右边的林中传出,我对小三比了一个「嘘」的手号,慢慢往右边匍伏,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眼前有两个穿着黑衣的黑衣人,和5个穿着平民服的平民,5个平民全都双手在后,被麻绳紧紧绑住,两个黑衣人,则一前一后,把守着平民进入树林中的一个小地道,其中两个平民,还不时苦苦哀求。

  「求求您放了我们吧,我们只是一般的升斗小民,您抓了我们,究竟有什么用呢?」市民说道「闭嘴,再说一个字,我打烂你的牙!」其中一个黑衣人说道这么狠!要是女的,我一定干死你的!!唉唷!被挟持的还有一个是女的耶,虽然没什么身材,但是长的也不算差。

  这个时候小三在我耳边说道「那是黑道盟!他们坏事做尽,最近更是明目张胆,跟本不怕洪都国的皇军,是洪都国国境内,有名的坏人组织!」靠!这个星球也有黑道……真无言,唔!!!黑道?坏蛋?这是一个日

 

行一善的好机会!救了他们,不但行善,说不定刚刚那个民女还会为了感谢我,嘿嘿嘿嘿,我又露出淫荡的笑容,于是问道小三「他们组织人多不多啊?喂?喂?我在问你问题耶!小三!小三!」我往左边撮了一下小三,嗯?他竟然睡着了?嗯?奇怪?我好么突然好困,嗯??????

  我倒在地上,模糊的意识里,我听到两道声音。

  「怎么办,这两个人要怎么处置?」第一个人说道。

  「可能是敌人,管他的,一样带回地窖里。」另一人说道。

  地窖……我……我睡……

  ***********************************  补充说明关于无敌神赋予的只有物理攻击与魔法攻击无效所以毒素诅咒等等 的张世杰还是无法防御至于无尽的体力到目前看来只有精液……体力也有但是他好像还是需要睡眠至于法力不明……看他下一章或下下一章大战大批敌人就知道了……还有人记得这部作品么……我回来了***********************************第三章密室之战我渐渐恢复意识,睁开双眼,我茫茫然的看着周围的景象,问着自己,我怎么会在这?奇怪,对了,我好像被人暗放毒气,这里是?

  眼前我身处一个大牢房,牢房里有着之前被压到这来的5个平民,还有大约10来个也是平民的人,躺卧在简陋的草蓆上,睡的睡,哭的哭,也有打牢墙的,都有事做。

  我将身体坐正,摇摇头,头有点晕,躺在旁边的小三还在睡,于是我用脚把他踹醒,小三一醒,看看周围的景象,慌张的道「哇!!天阿!我们被黑道盟抓走啦!完啦!我们死定啦!」(歇斯底里……没完没了)我轻轻拍一巴掌给小三,要他冷静「放心!你大哥我武功高强!」小三愣了一下,似乎没啥反应,继续闹道「哇!妈妈!救命阿!谁来救救我啊!我还不想死阿!」就在这个时候,牢房外面的一扇门打了开来,进来了三个黑衣人,其中两个都是男的,不显眼,但是走在他们前面的,竟然是个女的?

  那个女的留着一头批皮腰间的长发,成熟美丽的脸庞给人一种坏坏的感觉,年龄推断为23,清澈的眼神,还有那微厚的红唇,非常符合黑道女老大的形象,跟前面两个女的又是不同的美。

  身材不只胸部大,而且也屁股非常翘,走路没有不刻意,双臀却摇的乱七八糟,直叫我心养,于是我并没有马上发威,只是静观其变。

  性感女性拉了一张椅子坐下后,翘起二郎腿直对着另外两位黑衣人骂道:「怎么才抓到这么些人?是不是在混阿?你们是不是不想活命啦?」两位黑衣人显的非常惧怕,且立刻下跪的直对着性感女性求饶道:「老大对不起……老大对不起,因为村外附近的村民只有这几个,要是在靠近城门,那就有守卫了阿。」「就算有城门守卫又怎么样?作掉不就得了?」性感女性边骂道,她的二郎腿底下的小裤裤就是一阵若隐若现,让我浪费了不少口水。

  「实在是对不住,我们无能,我们无能,请老大谢罪!」两名黑衣人还是懦弱的求饶道。

  「算了……那另外在墙角的那两位是怎么回事?看起来不太像是本地人阿!」女性疑惑的问道。

  「禀告老大,这两位是路上中途抓的,因为他们两个在偷看我们,所以就顺势抓起来了!」黑衣人诉说道。

  「喔……我想起来了,两个鬼鬼祟祟的人,也不是知道要干什么?还有阿,别叫我老大,叫我杜虹!不然叫我杜姐也可以啦!每天老大老大的,怪不舒服的!」杜虹指责道。

  「是的!虹姐!」两名黑衣人对着杜虹说道。

  「唉!算了,随便你们吧!」边说边走到我跟小三面前,似乎在打量什么,毕竟我穿的衣服与这个世界并不太符,外加我们又是因偷看而被抓的,当然引起她的注意了。

  她在栅栏外左走右走,看着我跟小三,皱着眉头,疑惑的问道:「喂!你们两个!为什么跟踪我们?实话实说,我还会考虑放过你一命。」小三听到有活命的机会,立刻回道:「我们只是路过……路过,没什么可疑的!真的真的!」问我为什么,当然是要干你啦!嘿嘿!我把小三挤开后,面对着杜虹说道:「因为我想和你在床上翻云覆雨,想让你欲仙欲死才来这的!怎么样?要不要就在这边开始啊?还是你怕这边人多?那我可以带你去后面的门后,咱两人来爽个一炮!」杜虹一听羞红了脸,二话不说直朝我脸上呼上一巴掌,边叫道:「你!无耻!」小三一听都快哭出来了,直对着杜虹求饶道:「虹姐对不起阿,他有点疯疯癫癫的,他的话您可别当真阿!」「哼!」杜虹一个生气的声音后,转身坐回刚才的椅子上。

  我也将这口气忍下来了,只是我现在想以日

 

行一善为主,先将这些村民救出为主,等会再来教训这个臭娘们!

  我退回墙角,有点不爽的问道小三:「你怎么这么没志气,你有老大我,还怕她做什么?」小三摇摇头,对我说道:「这你不知道阿,她可是这附近很有名的一个暗杀组织的头头,她可是无人之下,万人之上阿!我求求你就别再刺激她了,她真的不好惹阿!」我一听,差点爆笑出来,对着小三说道:「管他什么几人之下几人之下的,只要是女人,通通得在我的屌下!」这一句话我说的非常大声,几乎在场所有人都听见了,杜虹直接站起来,将背后的鞭子一抽,直朝我走来,说道:「你这狗嘴吐不象牙的小子,有种到外面去,我打滥你所有的牙!」「唉唷!原来你喜欢打野战阿!虽然很刺激,不过我奉陪!嘿嘿!」杜虹气到发狂,鞭子一把从监牢的栅栏缝抽来,我既然无敌,拥有超强的实力,当然不怕他抽,这一鞭抽到我脸上,是一点疤痕都没有,我脸头都没有动,只是对着她笑了一笑!

  杜虹看到此状,不太信邪,想要在抽一次时,却被另外两个黑衣人劝住,并且对杜虹说道:「虹姐!您别动气,这两个人就交给我们了!」小三一听,猛摇头的对着两位黑衣人道:「什么两个人?我不算阿,我不算阿!」杜虹则是「哼」的一声,转身甩门而出,而另外两位黑衣人,则是将栅栏打开,将背后的剑抽出,直朝我跟小三而来。

  正当两名黑衣人正准备一刀劈下时,附近村民的转身不敢看,而小三则是紧闭双眼,口中念念有词,而我则是不急不徐,深呼一口气「喝」的一声,将两名黑衣人震飞,撞上墙壁后,便双双昏倒了。

  我用力的将绑我双手的绳子扯开,接着帮小三还有附近被抓的村民弄开绳子,并且对着大家说道:「现在开始,我将带领大家离开这里,想活命的,就跟紧我!

  听到没?」

  我带引了人群,通往杜虹刚刚离开的门后,门后是一条长长的道路,我带着15名村民与小三一直走了约10分钟后,前放是一面双面大门,我交代小三把这些人照顾好,不要乱跑后,直接将门推开。

  眼前是一整片的黑衣人群,在远方有坐讲台,杜虹站在上面演讲,似乎在开会,而一瞬间,全部的人都被我这个动作所惊动,纷纷用凶恶的眼神看着我。

  我将大门关起,直往讲台走去,边走边道:「小杜虹,一会没见了,有没有想哥哥我阿?」杜虹大怒,一声令下「抓住他!」后,几乎上百位的黑衣人纷纷站起,拔出背上的配刀配剑,全部向我杀来。

  我暗自窃笑,区区一百个废物算什么,我没有私心,一个人上来,我就把他的武器断了,再送他一掌当礼物,一瞬间,浩大的人群,一个个的从人群中飞出,一个、两个、三个……杜虹看的是目瞪口呆,百位的手下,竟然在不到三分钟的时间,通通倒下,只看到一名少年双手叉腰,还面带微笑的看着自己,一时慌了,立刻命令自己的左右护法上阵:「左渠、右寺上!」杜虹身旁的两位蒙面黑衣人,在空中翻了两个圈后,落在我的左右,他两人不动,我也懒的动,你要玩以静制动我就陪你们玩。

  瞬间,左渠右寺快刀乱麻,一眨眼功夫,两人的刀已经架在我的颈口,但是他们万万也想不到,自己的刀竟然会停在我的颈口上,连一动也没办法动。

  我笑笑的一左一右的看着他们两位,慢慢用双手抓住他们的刀身,一用力下完全将刀给捏碎。

  不过两人并没有太大反应,只是同时倒退数步,又再度冲向我,在我身上就是一阵乱掌,我闭上双眼,因为感觉还蛮舒服的,但是久了还是会厌烦,于是右手往左边一拳。「噗」的一声,右寺的鲜血满口狂喷,倒地不起,我朝左边看了看左渠,他没什么反应,只是整个人将我抱住,不知道发什么神经。

  正当我想运气将他轰开时,才发现右寺早已站起,在我前方不远处,摆了一个奇怪的架式,右手掌面对我。从他掌中可以隐约看见淡淡的黄色光雾,缠绕在他的掌心附近。

  由此判断大概是气功,这种只有在电视上才看的到的东西,如今就在我眼前,不被轰轰看岂不是太可惜了。

  于是我全身放松,尽管左渠架着我有点不舒服,我还是静静的看着右寺,等待他的出招。

  瞬间,右寺吆喝一声,右手一震,从他右手中发出了一道黄色雾状的光芒,光芒非常迅速,我什么都没看到,就已经轰到我的脸上了。

  这种感觉,酥酥麻麻,不过不会痛,好舒服阿,我直对右寺说道:「好舒服阿!还有没有阿?」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