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客栈人肉—1
客栈人肉—1
 
(1)

这晚上新月如眉,淡淡月光之下果然又有五匹骏马来到客栈门口停下了来,五条矫健的身影从马背上一跃而下,走在前面是四名一色黑衣劲装、身段窈窕轻盈的如花少女,她们各自佩剑,看上去似只有个十六、七岁年纪。后面一个身着白衣的女子,年纪稍长,约二十一、二岁,肌肤白晢如雪,吹弹可破,柳腰纤细,玉手如葱,生的极为柔美,所谓沉鱼落雁,不外如是,再加上一袭束身白杉包裹着那付修长的身材,更显得典雅出尘,宛若天上的仙女一般。

那四位佩剑的俊俏少女拥着白衣女子走进店来,像一簇鲜花,光彩照人,顿时令客栈四壁生香,那店小二不知这几位丽人是什么人,一时都惊讶愕然了。可那散客显得一副毫不意外的样子。因为如他所料,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灵儿的师姐、被认为未来极有可能出任峨嵋派继承人的少年女侠柳青青和她的四位师妹。
这柳青青出生在进士家庭,小时候便模样俊俏,而且很聪明,十二年前峨嵋派掌门逸清师太游历苏杭,遇上了青青,发现她乃是练武的奇才,因此将她带上峨眉学艺,十二年后的今天,青青已经成了峨嵋百年来最出色的嫡传女弟子。武林新人排名第四,绝色榜排名第一,峨眉仙子的雅号名不虚传。再加上师妹灵儿,同时峨嵋派弟子,却出了两个百年一遇的弟子,不能不说逸清师太教法有方。
进到客栈,已经易容成店掌柜的木皮散客当面迎来,口中招呼着:「几位姑娘,住店吧,要不要先吃点什么?」青青答道:「那就有劳了,还有,你有没有见到一个十八九岁模样穿黄衫的姑娘来过?」掌柜回答说:「最近几天过往的都是男客,女客倒未得见,再早么,要不我找店小二问问?」

青青想了一想,这些乡下人也没什么好问的,就挥一挥手说:「算了,没什么,你先下去吧。」说完,便朝客房走去。

客栈有正房一间,东西配房各一间。青青的地位最高,自然是住正房;其余四位师妹分住东西厢房。

晚餐前,青青要求掌柜准备了热水,让她的师妹们先洗浴,换上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净的新衣,嘱咐早点休息后就没有过问她们任何事情。晚餐之后,夜色已深,青青吩咐了店小二再去准备点热水,灵儿的失踪已经让她担心了一整天,现在她只想入浴后好好休息一夜,睡个好觉,恢复精神好去迎接明日的恶战。

突闻店小二在外叫道:「姑娘,我来给您送热水了。」

青青正当烦躁,挥了挥手说:「水我自已会倒,这里不用你了。」只听那小二的嘴里犹自咕哝着,也听不清说些什么,便提了桶沉重的热水进来放置地上,回头将门带上,便自走了出去。青青将浴桶内注满热水,袅袅的热气在室内慢慢地弥漫开来,白雾笼罩了整个浴室。

那店小二刚走出屋门便去到东西厢房,看到里面烛光熄灭,便自怀中缓缓地拿出一根长约两吋,色呈黄褐的小管,缓缓地凑到窗上的小洞上。接着很慢、很轻、很小心地一点一点把管中的粉末吹入两个厢房房中,随着一缕粉红色的烟雾飘入房中后,店小二满意地回到了大堂关上了店门。

青青静静地站立,检查了浴室的门,看了看拉拢的窗帘,然后走到浴盆前,开始宽衣解带……

白色的长衫终于缓缓脱下,放在椅子背上,现出了她那完美得几无疵瑕的肌体。她身上的皮肤雪白细腻如凝脂,表面柔和光滑得好像丝缎那般,体型不壮亦不瘦。背后看去,腰肢纤细,臀部浑圆挺翘,挺直的大腿修长而饱满。婀娜的娇躯经灯光的勾勒,整个身体焕发出一圈年轻朦胧的,笼罩着圣洁和神秘的光晕。
她抓起椅旁洁白的毛巾,甩在肩上。然后坐在盆沿,轻抿下唇,迅速滑入水中。水立刻淹没她的身子,在周围轻轻荡漾起阵阵细小的涟漪,刺激着皮肤的每个毛孔,她感到脊背触到了光滑的盆底。

青春细腻的肌体碰贴着盆底,感受既光滑又粗糙。热水包容着她的胴体显得很舒服,很惬意,血液也似在皮肤内慢慢充满盈胀,揉摩身体的手指停下,她换了一个姿式,静静地坐着,精神上开始轻柔地释放自已。半个月来奔波所造成的劳累似乎一下子全都涌了出来。

自从半个月前收到师傅之命自己便与灵儿挑了四名容貌娇好身段苗条的女弟子马不停蹄地从峨眉山赶往江南。这半个月来真的可以说是千里迢迢、拔山涉水,即使是铁铸的大汉恐怕都已经受不了了,更何况她只是一名才二十出头的少女。
而这一切只为了一个人,一个淫贼,这两个月来,已经有十多个女子受害,可怕的是此淫贼还爱挑习武少女下手,而且竟然都是被此淫贼吸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了精血后,再被杀死,受害者大都死状恐怖,有的甚至连尸首都找不到。因为几乎没人能描述出这家伙的长相,也没人知道他的姓名,因此也不能像官府一样张榜追缉,所以她们只能在发案的地点暗中查询,就是让自己和灵儿以及四位师妹分别在案发地点招摇引那淫贼上钩,周围暗暗设下埋伏。可是她们没有成功,只好暂时撤退。
原本打算在镇子里集合后就回峨眉的,灵儿却突然失踪了。就在众人到处寻找没有结果的那时候,有人送给她们一纸书信,纸上草草写着:「暂留袁女侠小住,如欲寻人,明日午时,城北五里处,山神庙中一见,过时不候,后果自负。」其上具名「木皮散客」,青青知道她们与木皮散客的过节,见到书信,虽然心中大惊,但由于目前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不得不走上一回,青青暗想:「只要大家小心提防,我不信他能弄出什么花样来。」看看时间尚早,青青心想还是早些时候到达,也许可以撞破这奸贼的诡计,当下毫不迟疑,立即带着师妹们朝村外疾奔而去。心中却不禁为落入敌手的灵儿担忧起来,想到自己受师父所托,如今竟不慎将人失落,亏得自己行走江湖多年,竟然连连失算,不禁暗暗责怪自己太过疏忽。

水汽在整个室内升腾,青青好像被浓雾包围着。气氛很静,除了偶而发出的一两声水响,可以听到窗外的虫鸣,世界显得如此静谧。

可是怪事来了,还没躺多久,她忽然感到下身某处有些轻微发痒,似乎是被蚊子叮了一口,不由自主的伸手抓了两下。谁知不抓还好,一抓之下,虽然略微止痒了,但手刚一离开,就又痒得更厉害了,而且面积还有所扩大。

这之后就陷入了恶性循环,越抓越痒,越痒越抓,痒的面积也越来越大,最后还延伸到了下体羞处,她用手反复清洗那里。但是情况诡异至极,越洗羞处越瘙痒得难受,而且还多了种莫名的空虚感,她甚至能清晰的感觉到下体里面嫩肉在痉挛,仿佛在渴望着被外来物填满的充实感。并且全身还燥热了起来,脸颊红得像涂满了胭脂。青青不由自主的娇喘了一声,心脏剧烈地跳动着,酥胸急剧的上下起伏。

为什么会突然这么亢奋起来?这里面一定有问题……难道说,是自己被下了药?

这念头令她不寒而栗。她知道西域的密宗邪术曾经有一种专门对付武艺高强女子的毒药,任凭实力再强,都能令其神魂颠倒,沦为情欲的奴隶,对于那些黄花闺女而言,其妙处的感觉更足以致命。可是自己一直十分警觉的,今晚并未吃下什么可疑的东西啊,春药是如何进入体内的呢?

在青青的身上,当然是被下了这种春药,只不过既不是通过呼吸,也不是口服的方式,而是木皮散客改成了「外敷」用的药粉,混入了热水里,这样当青青将身体泡在热水中时,药效就不知不觉的透过毛孔渗入了皮肤里,进而传遍全身。
和呼吸、口服比起来,外敷的方式虽然不易被察觉,但却会使药效打折扣,这就是青青虽然感到欲望勃发,但仍能勉强克制自己的缘故。

正当青青经过那阵儿惊疑不定时,眼角瞥见有把只手从身后缓缓伸出,正在挑起椅上自已的衣裳。

她的全身血液顿时向心脏倒流,心慌得几欲晕眩。挺身而起,左手瞬间抓起浴巾捂住自已胸膛,猛转过头,右手向外弹去,就要夺回衣服遮住自己的身体。
就看见那店掌柜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站在了自己的身后,一对贼溜溜的眼睛紧盯着青青赤裸的下体并且还慢条斯理的说:「看你长得一副白白净净不食烟火的仙姝模样,真想不到你下面的那簇黑毛居然是这么茂盛啊!」青青如同大梦初醒地尖叫一声:「不!」另一只手更是赶紧收回遮住自己的下体。但青青仍不失冷静,眼看形势恶劣,转瞬翻身跃出澡盆,直向窗外飞去,准备拔腿就逃。但那老头如影随形般已至她身后一把抓住了她的长发,顺手点了她的几处大穴。青青软倒在地,毕竟她已中淫毒加上身上又只裹了条浴巾行动不便,再加上散客刚才又吸尽了灵儿的内力,功力大进,换成平时她的轻功本在对方之上的。

那散客上前蹲下身子一把掀掉了青青身上仅剩的浴巾,一个粉雕玉琢的胴体立刻的显现出来,直叫散客的肉棒暴涨,差点连鼻血都流出来,只见青青一身莹白如玉还挂着水珠的肌肤正宛如玉美人般闪闪发光,胸前两座高耸坚实的乳峰,虽是躺着,仍如覆碗般高高挺起,胸前那两颗淡红色的蓓蕾,只有红豆般大小,尤其是周边的一圈如葡萄大小的乳晕,呈现出淡淡的粉红色,不细看还看不出来,看了更是叫人垂涎欲滴,再加上那只堪一握的纤细柳腰,和宛如春笋般嫩白的修长美腿,两腿交界处羞涩的搭配着一丛乌黑浓密的茸毛,真是浑身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叫人目眩神迷。

这散客强奸过的女人不计其数,但眼前的青青却给予他以前所没有的刺激,情不自禁的抓住那两颗坚实的玉峰,肆意的玩弄起来,只觉触感滑润,滴溜溜的弹性十足,心中不禁暗赞真是十足的尤物,真恨不得立刻提枪上马,快意驰骋一番,手中的力道不自禁的又加重了几分。而青青苦于身中淫毒穴道被点,不仅无法运功,浑身更是软得像个面团一样,宝贵的处女身子一丝不挂地被这个老头亵玩却无可奈何。

「你这无耻的老畜生,偷袭暗算算什么英雄,把衣服还给我,跟我公平一战。」
那散客不紧不慢的答道:「青青姑娘也不是第一天闯江湖的雏儿,你既然已经被我制住了我又岂会再给你机会公平一战,一年前我就已经在这儿等你了,我算准了你来的时间,也算准你今天必然会落在我的手中,因为你每次大战之前必然会沐浴洗澡,这就是你警惕性最低的时刻了。你也算的上当今武林女侠中顶尖高手之一,我花了这么多的功夫算计你,现在总算是物有所值了。」

「你到底是谁?放过我,你到底想要什么?你要钱?还是要武功秘笈?你说啊!」青青厉声喝道,她希望隔壁的师妹们能听到前来救援。

「死心吧,她们听不见你的声音了,中了我的迷香没十几个时辰是醒不过来的,小贱人,让你也死个明白,其实在下就是你要寻找的木皮散客,哈哈哈哈!」
说完散客就从脸上撕下易容装束,露出那张枯树般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瘦的面孔。

柳青青看着那张皱巴巴的面孔只感心中一凉,对方显然是早有预谋,但她始终不明白对方是如何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这间房间的。

「好啦,也别浪费这一桶热水了,我们先来个鸳鸯戏水如何,哈哈!」散客将自己的衣服也全部脱光,露出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瘦焦黄的身子,「不要!我不要!」青青开始挣扎,可是被点了穴道后无法运功,所能做的挣扎非常有限,除了叫骂以外,只能任他凌辱。

散客抱起青青,坐进浴桶里,将她的两腿分开跨坐在自已腿上,拦腰搂向她的纤腰,青青未有半点招架,登时被搂个结实,嘤咛一声,白羊般的香躯拥入散客怀中。登时,两只妙乳,一片香腹被贴个结结实实,酥胸更被碾压成两只鼓涨的肉盘。紧紧堆顶在散客的胸前。肉香扑鼻,丰盈的胴体甚至带有一丝颤动。散客搂住的手掌紧紧摩住青青纤柔的腰肢,上下搓动,另一手绕过青青的背臀,一把摸到了她的两腿之间的阴阜,轻轻一捏,散客只感到她的阴阜高耸,是性欲颇强的类型。他颇为得意,粗糙的手掌便迫不及待的自青青敞开的双腿之间插入,就摸在了柔软的阴唇上,青青的两片阴唇此时微微敞开着,散客手掌分开肉沟,中指按在娇嫩的阴蒂上便是一阵快慢的抠挖,右手抓住胸前尖尖高耸的乳峰,嘴巴更凑到青青的右乳蓓蕾上,同时口上手下,一阵轻咬慢舔,毫不停歇的肆意轻薄,直到青青的秘处开始润滑……

此时,那散客已游遍了青青全身的魔手又转变了方式,火热的掌心就熨贴在青青光滑平坦的小腹上,掌心的热度似正烘烤着青青丹田处炽烈的欲焰,把春药药力又进一步被挑了起来,身体内一浪高过一浪的热潮烧得她心襟怦动。青青素来洁身自好,迄今仍是处子之身,再加上自小生长在书香门第,后来又在峨眉拜师学艺,一直以来管教甚严,别说被男人爱抚了,就是连异性男子也不曾认识几个。她原本想闭眼强忍对方的凌辱,但是她还是慢慢的睁开眼睛一看,只看见两人一丝不挂的坐在水桶中,虽然觉得羞愧万分,可是还是被那股燥热酥麻的感觉刺激得鼻息咻咻,平时的矜持嗔严,不知何时已经软化了,俏美的脸颊红晕笼罩,洁白的贝齿轻轻撕咬着饱满红润的嘴唇,明眸灵犀中蒙起一层水雾,若有若无的低睨着。这时,另一些女子的呻吟声不断地从大厅传进屋内,中间还夹杂着嘿嘿的淫笑声,得意而淫邪。「完了,师妹们也都遭殃了……」青青绝望地想。
散客也听到了那声音,淫笑着道:「我那手下正侍候你那些丫头们舒服着呢,还有你那俏师妹灵儿也已先你一步,尝到这番美妙奇趣,从女孩变成了女人,只要你乖乖听话,我现在就让你比她们更欲仙欲死,如登仙境!」

青青作梦也没想到,当年她和灵儿只为了伸手管了件闲事,今天竟会双双落到如此下场,还连累了四位无辜的小师妹,想到这里,再也止不住眼眶中的泪水,一颗颗晶莹的泪珠有如珠串般滚了下来。

而散客话一说完,就急不可耐的将手指的指肚径自卧在滑嫩的肉槽中,顺着那道香沟就是一阵急抹。「哦……」青青的下体立刻如遭电击一般,在他的淫荡抹擦中颤抖起来,浑圆挺翘的玉臀下意识的向后翘起,懵懂的想从侵犯中逃脱出来,散客哪里肯让,一手揽住青青晶莹如缎般的脊背,将那粉雕玉砌的身子紧紧搂在怀里,另一只手全部塞进她叉开的双腿之间,拇指扣在青青隆起的阴丘与腿根间的凹褶里,其余四支手指并成一排,在那湿嫩如琼脂般的肉瓣中,贪婪而淫靡的扣搓着。

「噢……不要啊……」

青青不着寸缕的身子全部偎进散客的怀中。在他淫乱的侵犯下,无法控制的阵阵颤抖着,俊俏的脸庞无力的靠上他的肩膀。散客的手指极其熟悉女性下体的结构,在女侠的下体驾轻就熟的游走,在黏液的润滑下,在滑腻的肉缝间开垦潜行,将两瓣玉唇弄得左右翻起,然后顶住水蜜桃缝的汇合处,三指连拨,把那尽头娇嫩的阴核撩拨的扑扑楞楞的挺翘出来。携带着那女人至紧至要的秘处,自层叠包裹中毫无遮拦的翻卷开来,张翕蠕动。青青的私处芳草茂密,散客的指尖不轻不重,在蜜穴边缘的丝丛中挠弄划圆,强烈的快感让青青几次痉挛着俯下腰去。
「嘿嘿…」散客兴奋得眼胀起了血丝,「峨眉仙子」这是一个曾经多么高不可攀,飘渺如月的名号,而现在,她的秘处就在自己的肆意猥亵下,身体诚实的反映出一个女人的最原始欲望。

「哼!什么峨嵋仙子,武林第一美人。还不是让我奸得丑态百出。」

散客眼睛里的泛起了兽性的复仇光色,脸逼近怀中的青青,紧紧盯住她已经霞蒸艳旎的脸庞,「臭婊子,我看你也是个千人骑,万人日的烂货!」青青的眸子已经迷离,茫然面对着散客近在眼前的辱骂,已经完全瘫痪在下体穿来麻痹魂魄的快感中。「嘿嘿,臭婊子,瞧你现在这个骚逼样儿,居然还敢叫什么仙子,呵……呸……」散客攒了满口的痰液狠狠的啐到青青的俏脸上,青青细弯如月的眉头和翘翘的睫毛上登时挂上了粘稠粘液,蜿蜒着顺着她光洁红润的脸颊流下。女侠猛的遭受迎面狠唾,本能的缩回颈子,闭紧了眼睛,待再睁开,一双剪水瞳人无辜而茫然的望着散客的脸。

「嘿嘿,水真多啊……臭婊子!……看你还怎么装清高?」散客的手指已经使青青的下体完全泛滥在一片水泽中,玉蚌般层叠的肉瓣近乎无耻般的张开着,那深处绵软湿热的腔道口,吸裹着他的指尖儿,琼脂一样坚腻而饱满的内壁,不时和指肚儿淫糜的摩擦。

「侧脸!呸……」随着青青驯服的按照散客的命令侧过另一边脸颊,散客的浓痰立刻又一次狠狠的在她的香腮上绽开,几乎全部笼罩了她的半边脸,额边耳际的几缕青丝都被散乱的黏结在脸上。溅开的粘液一部分被她笔直的琼鼻挡住,顺着高高的鼻梁一侧流下,蜿蜒绕过浑圆轻巧的鼻翅儿,慢慢淤积在鼻洼里,一小部分下探到青青饱满分明的上唇线上,垂挂出一条短短的黏线,随着她难以抑制的喘涌微微颤动着。

散客的手指开始如同风车般在女侠的下体轮拨抽插着,水桶里发出「嘭嘭嘭」
的巨响,弄得水花四溅。娇嫩的肉唇被体液和热水润泽着,发出咕唧咕唧的响声,由于是在水里,插起来十分肉紧,并且加速了女人淫水的分泌。不一会儿青青下身已成为名副其实的「水路」。一丝丝淫水从青青的肉穴口吐了出来,是淡淡的白色。淫水越来越多,好象把桶里的水都染得有些混浊了。「啊……呜……,不,不行了,不要呀……」青青的头向后几乎仰到了极限,洁白如象牙般的粉脖颈绷紧出摄人魂魄的弧线,两排晶莹的贝齿张开着,一缕缕纤细透明的唾线随着她无法抑制的喘息颤动着。随着热水的波动,她被散客一次又一次推上高峰,终于,强大的快感和春药的效力沦肌乏骨的侵蚀融贯在一起,如同拍天怒浪一般,将她的矜持和自制完全涤荡一空。青青的喉咙中,传出了肆无忌惮的呻吟和哀叫。修长的胴体,宛如变成了一件人肉乐器,被散客随心所欲的控制着发出的每一段旋律。

「舒不舒服啊?」散客紧紧搂住女侠一丝不挂的身子,脸斜贴在她滑嫩的颈子上,感受着青青喉咙中传来的阵阵荡漾。「嗯……」青青迷离而含糊的答应着,但身子已经无法克制地痉挛起来。阴阜一下一下的弹挺着,本能的配合着散客的插动。

散客一看,心想若再这么下去,这丫头要是先泄了,待会儿玩起来岂不无趣。
便在青青的耳边轻声的说:「小骚货,这不是很舒服吗,等一下我还会让你更舒服的,乖乖听话,来……」说完便放慢动作,又凑上青青的樱唇,就是一阵吮吻,狂乱中的青青,那经得起散客如此的挑逗,再加上散客在耳边的软语,脑中一片迷茫,下意识的张开檀口,便和散客入侵的舌头纠缠了起来,鼻中更传出令人销魂蚀骨的哼叫声。

散客的舌头在青青的口中肆无忌惮的翻搅了一会儿,对青青的反应十分满意,同时胯下的肉棒也暴涨欲裂,于是将另一只手也伸向青青的圆臀,双手托着她的翘屁股,就这样抱起青青柔嫩的娇躯,此时的青青已经被散客的挑逗刺激得全身酥麻酸软,忽然觉得身体一阵摇晃,不自觉的把手勾在散客的颈上,本能的搂抱住散客的身子,一颗嫀首无力的靠在散客的肩膀。

散客在她香坠般的耳垂上一阵轻轻啜咬,说:「小美人,春宵一刻值千金,别再浪费时间了,我们来个大战三百回合吧!」说着举步迈出水桶向屋外走去,停留在秘洞口的手指更是毫不停歇的翻搅抠挖,顿时将青青杀得频临崩溃,尤其是双脚死命的夹缠着散客的腰部,彷佛溺水的人抱住浮木般无力的紧抱着散客的身体,认命的接受散客的狎弄奸淫,口中轻喘着说着:「不……不要……求求你……放了我吧……」好一副香艳迷人的绮丽风光。

走出屋外,眼前的情景使她更觉得惨不忍睹。客栈那小小的厅堂简直变成了一个肉铺,她的四个小师妹全部赤裸裸地躺在中间的大餐桌上,横七竖八都是白晃晃的少女肉体。平日里大家最宠爱的小师妹还给赤条条的倒吊在横梁下,彷佛肉铺里倒吊在铁钩上的待宰的白羊。那店小二光着身子挺着难看的阳具,站在梁下,将肉棒插进她的嘴里抽动,一边还拔开她的屁股,玩弄她的阴户。看到同样赤裸的青青竟叉开四肢被一枯瘦老头抱着屁股托在怀里的样子,她们的眼神变得更加绝望。更使她难堪的是那小二惊异和色情的眼神,放肆地盯着她赤裸的身躯。
而这一切散客看都不看,直接抱着青青步入自己屋内,把她向那大床上就是一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