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三部曲美妻瑶瑶—2
三部曲美妻瑶瑶—2
  李镇慢慢的对准阴道口,噗的一下插了进来:「啊……好舒服,好大啊。」

  李镇刚一插进来,就开始迅速的抽插,我只好双手把这徐龙的腰,嘴里喊着
他的鸡巴。承受着李镇年轻的力量撞击,每次他都一查到底,好像要体力挥霍光
一样。阴唇被干的被挤进去,又翻出来。他的鸡巴是向上翘的,每次刮的阴道壁
都舒服异常。

  徐龙看着李镇的在后面干着我的阴道,阴茎好像更加兴奋了,开始溢出白色
的液体,是我熟悉的精液的味道。可是一直没喷射出来。我故意快速的吞吐着徐
龙的阴茎,徐龙兴奋的加深了呼吸,徐龙的阴茎在我嘴里忽然涨的很大,我可以
感受到一股一股的精液从他的阴茎中涌动,然后喷射在我的口腔中。徐龙这时也
紧紧抓着我的头发,得喷了十多股出来,我觉得无法呼吸了。

  徐龙的阴茎射完也没拿出来,精液一部分进了我的胃里,一部分顺着嘴角流
了出来,我一脸娇媚的看着徐龙,徐龙一脸满足的看着我。一个丰满白皙的女人
的背后在有一根阴茎在抽插了。

  这时李镇双手握着我的奶子,腰部在不停的狠狠的撞击着我的阴道,我觉得
阴道被干的都有些火辣,第一次被老公以外的男人操,还是这么粗壮的阴茎。小
穴真有些消受不起啊。

  李镇由于很激动,捏我的奶子的双手很是用力,捏的我有些疼痛,忽然觉得
乳房有些汁液流出的感觉,涨涨的乳房,被他这么大力的捏着,乳汁突然一下喷
了出来。都喷到了徐龙的腿上,徐龙连忙蹲下身子,开始接着我乳房的乳汁。

  此时,李镇的阴茎忽然暴涨,大概抽插了几十下后,完全喷射了出来。喷射
的精液暖暖的直入我的阴道深处,舒服极了,这么大的量是老公很少能给我的。

  我舒服的身体在不断抖动。李镇射完后,肉棒还是继续在我的肉洞里呆着。

  「瑶瑶姐,想不到你这么开放,我们平时看你严肃的样子,真想不到你还有
这么淫荡的一面。」徐龙边摸着我满是乳汁的乳房说。

  是啊,瑶瑶姐,你的小穴可暖和了,放在里面不舍得拿出来都。

  我无地自容的看着他俩,自己这么淫荡的样子,屁股撅着,内衣裤都散到了
一旁,只有个白色的大褂在身上披着。两个赤裸健壮的男人在我的前后。

  我看着徐龙软掉的阴茎,幻想要是自己老公的就好了。

  李镇从我的小穴中拔出阴茎,精液和淫水顺着大腿就躺了下去。

  「你们两个小鬼满足了吗?可不能是出去啊。」

  徐龙摸了摸自己很舒服的鸡巴:「你放心吧,瑶瑶姐,你对我们这么好,我
们不能说出去,对谁都不好。」

  李镇也在一旁点头,徐龙说,可是俺也想进入瑶瑶姐的小穴一次。徐龙拨弄
的阴茎又站了起来,我很惊讶,这才十分多钟,又硬起来了,而老公最少要一个
小时。

  我满脸潮红的看着徐龙说,好吧,说着又撅起了屁股。可是徐龙却把我抱到
了洗手台上,然后大大的打开了我的双腿,让我的私处呈现在他俩眼前。

  徐龙摆了摆位置,就把大鸡巴塞进了我的阴道,这种充实感,好是舒服啊。
我眼看着鸡巴慢慢的深入自己的小穴,然后慢慢的抽插了起来,徐龙也在看着我
俩交合的地方,李镇在一旁也不闲着,双手玩弄着我的乳房,乳房又被他捏的溢
出乳汁来。

  徐龙越干越来劲,每次都像把阴茎全插到里面,而我虽然很兴奋,但每次一
插到底的时候都有钟异样的兴奋跟着的还有种疼痛感。

  可是徐龙的大手揽着我的腰肢,让我不能远离,只能硬挺挺的承受着他的巨
棒的撞击。我觉得自己都快要升天了,小穴又分泌出淫水来,徐龙的鸡巴被我的
淫水弄的亮亮的,徐龙生猛的抽插着,李镇还在旁边查数,五百六十七、五百六
十八、随着数字的增加,徐龙不但没减体力,好像更加生猛一般。

  「啊……舒服死了……你都插到……姐姐……最深的地方了,啊……恩……
舒服啊……爽啊……啊……」

  「干……太爽了……瑶瑶姐的小穴太爽了……包裹的好爽……还这么多的淫
水啊……」徐龙舒服的吼道。

  「一千五百六十七……一千六百五十八……两千零……」李镇还在查这着。

  这时徐龙的抽插速度异常加快,肉体之间的啪啪声几乎连在了一起,他撞的
我大腿内侧都红了起来。

  在暴风骤雨般得抽插之后,徐龙终于把一股股的精液喷撒在了我的小穴中,
那种温暖的液体,让我异常的舒服。

  这时李镇又凑了上来:「龙啊,你足足一口气干了瑶瑶姐三千多下啊。」

  我失神的看着徐龙满意的看着我的身体,李镇这时又把鸡巴凑了上来,我累
的躺在了洗手台上,一个只穿着白大褂,胸脯和大腿一览无余的美女躯体横陈在
这里。

  李镇则看我躺下,把鸡巴伸进我的嘴里,开始抽插着,我也顺从的张开嘴,
任由李镇强奸着我的小嘴。

  大概过了十多分钟,我的嘴都算了,李镇才射在了我的嘴里,精液还是那么
多,流出嘴角很多。

  他俩似乎玩够了,开始擦拭了我的身体,给我穿好衣服,我觉得自己的小穴
火辣辣的。可能已经被他俩干肿了一样。

  一看表,都已经凌晨四点多了,被他俩玩了又三个多钟头。

  李镇和徐龙笑着离开了,我感觉双腿无力,艰难的走到了值班室。由于又累
又困,我没多想什么,坚持到了下班,回到家里蒙头大睡。

  直到晚上下班老公回来,我还在睡觉。

  心里矛盾及了,老公在看电视,我进了卫生间,想想昨夜的淫乱,又看看自
己丰满白皙的身躯。顿时觉得很对不起老公。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呢?我是怎么了?

  我从卫生间出来,看到老公温馨的笑容,我能做的,就是多做些家务,让他
放松些……


(下)躯体的盛宴

  一直以为,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贤惠的妻子,一直认为,老公出轨了自己也
不会出轨。

  可是,我居然在一个不经意的夜晚和老公以外的男人疯狂的做爱,还是和两
个。

  这样懊恼的心情让我一段时间都没有任何欲望。离出行还有三天了,这一个
月,我为丈夫做了几次口交,几乎没什么高质量的性生活。身体的欲望又燃烧了
起来。

  张强一直在叮嘱我说,现在也是英国的夏天,多准备换洗衣服。他说他的妻
子都给准备好了。林娜和其他护士则是告诉我哪里哪里好玩。而院长则告诉我,
一定要学有所成的回来。

  临行还有两天,徐龙和李镇忽然找到我,说他俩转业时候的工作安排完了,
就快离开这个城市了。还想和我一起激情一次。

  我没说什么。徐龙把订好的宾馆告诉了我,下了夜班,我拖着疲惫的身躯,
就赶到了宾馆,他俩早已脱了溜光的等着我这个小羊的到来。两个人在我身上又
摸又啃的。

  小穴不一会就被弄湿了,矛盾的心情又被我丢到了脑后。只顾着和两个肉棒
缠绵在淫乐中。

  我兴奋的骑到徐龙身上,体会着肉棒在身体里的搅动。又给李镇做了深喉,
一不小心差点没把早饭给吐出来。徐龙又把我的奶子捏的乳汁四溅,让我好不快
活。

  折腾了一天,他俩每人都干了我四次,小穴又被干的红肿起来,两只大乳房
被捏的红红的。

  晚上回到了家,发现丈夫夜班,为了后天送我,他特意串了班。虽然刚被两
人操完,小穴还隐隐作痛。可是欲望驱使我又给李镇打电话,原来他俩在宾馆就
没走。

  我又回到了宾馆,和两只大肉棒睡在了一起,到底是年轻人,白天射了那么
多次,晚上依然把我干的很爽。最后是李镇的肉棒插在我的小穴中睡去的。

  我知道,自己变成了一个淫荡的女人,可是只是性爱,心底里,爱的还是自
己那外表坚强,内心却有几许脆弱的老公。

  机场,我好久没这样抱着老公失声痛哭,好多人都在看这个大奶少妇为什么
哭成这个样子,其实我哭的,更多是对老公的忏悔。

  飞机上,也许是哭累了,我睡着了,梦里是老公温暖的怀抱。到了伦敦,我
和张强到了下榻的酒店。我们每人一间单人房,还不在一个楼层。刚到那有点不
习惯,毕竟有八个小时的时差。

  到达后的第二天,我们开始去开会,前三天是一个有六十一岁得教授,全名
叫约翰·特托罗,他希望我们每人都叫他约翰。

  约翰教授讲的很详尽,也很幽默,给我们展现了一个很深的学科,人的泌尿
系统。让我们这些井底之蛙知道了什么是对学术的崇拜和痴狂。

  罗院长嘱咐在先,学习上我不敢有任何怠慢,经常请教约翰教授很多问题,
他有时候认为我问的很低级,就引导着我自己解开这些谜底。

  来到伦敦有十多天了,每天我都和老公通电话,诉说思念之情。也想罗院长
报告我们两人的学习进度。也表明自己想在这边的医院实习几天再回去。罗院长
答应了。

  张强也在抓紧学习着,并时不时的和我开开半荤不素的玩笑,我知道,这家
伙是发春了。

  可是我决不能失身于他,和两个保安的淫乱让我深深害怕失去家庭。

  不知不觉和约翰教授成了好朋友,他答应帮我和张强安排医院实习。一天,
约翰教授说要有个晚宴请我去参加。我欣然答应。

  来之前准备了一件黑色的小礼服,当我穿上时发现坏了,这时生孩子之前穿
过的。现在无论身材暴涨。很难把自己装里了。穿完之后,发现裙摆难以盖过雪
白的大腿,自己的胸部也有一部分暴露在空气中。无奈加了一个小披肩,就去参
加这个晚宴了。

  到了地方,发现约翰也是精心打扮的自己,晚宴中不乏美女和帅哥,也有和
我一样黑头发黄皮肤的中国女孩,我身高已经一米六九,可以站在高大的约翰身
边,根本显示不出我的身高来。

  约翰带着我和这里的朋友一一碰面。我和约翰坐在宴会边缘的地方,一个院
内的水池边谈着天。约翰问我:「你的老公能满足你的欲望吗?」

  我被问的差点没把饮料喷出去,脸刷的一下红了。

  「不好意思,你可以不回答这个问题……我来回答……从你的眼睛中和过人
的精力来看,一般男人含难满足你的欲望。」

  我的大眼睛看着约翰,很奇怪他什么这么说。

  约翰接着说:「一般男性阴茎如果长时间充血,会导致很多弊端,炎症的发
生。为什么很多婚后的男人容易出现各种各样的状况,也是生理特征决定的。」

  我跟着点了点头,大眼睛看着约翰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而你们中国以前是母系氏族,当一妻多夫的时候,就能解决这个生理问题
了,相对于正常人而言。一般很少有一个男人能完全解决掉一个正常女人的欲望
的情况。」

  「是啊,约翰教授,我虽然是医生,也没能解决自己老公的这个问题,甚至
出轨过。」

  约翰没因为我的回答而感觉到惊讶,而是说:「你要会保养他,就像喜欢车
得人保养车一样,否则,他再也满足不了你了。」

  我看着约翰可爱的说话表情,有时候老外也是满可爱的。

  「一会晚宴结束还有个舞会,我希望你能留下来,也许你可以放松一下你自
己。」

  我答应了约翰,其实自己内心也有个小期待,在这个陌生的国度有什么艳遇
出来。

  我们回到了大厅,舞会开始时已经走了很多人了。

  还有几十人在这里跳着舞。这时约翰来请我跳舞,我伸出手跟他进了舞池。

  约翰抱的我很近,时不时他的胸膛就能碰到我的乳房上。他的一只大手在我
身上恣意的游走了,抚摸着我身体的曲线。

  我也被他摸的很是舒服,其实在内心里,并不介意被这个老外侵犯。可能是
陌生的环境,自己心里那种道德感特别弱。

  约翰看我一直不拒绝,还一脸柔情的望着他,他的手更大胆了,开始拉开我
礼服侧面的拉链,一边吻着我,一边把我拥到舞池的角落里,我们还在抱着彼此
随着曲子摇晃。

  约翰已经把我的礼服上半身脱到看见了内衣,他熟练的解开我的内衣扣子,
我只有抱住他,不让自己的乳房走光。

  乳房解脱出内衣的一瞬间简直是弹出来的。由于生完宝宝,乳房简直暴增了
好几倍。

  约翰一只手搭在我的大胸上,一只手拦住我的腰肢,嘴还不时的亲吻着我,
当我们的舌头交织在一起的时候,才知道这个年已六十的约翰接吻的方法真是销
魂。

  我也无力在承受他的攻击,他在我耳边轻语着,我闭上眼睛,任由他脱下了
我的礼服,他把我扶到长沙发长,让我的玉体横陈,欣赏着我曼妙的身子。

  我忽然觉得这是公共场合,我们不应该这样,但是看其他人也都在拥吻着,
就没有介意太多。

  约翰完全摘下了我的乳罩,浑身上下只剩一个小内裤了,约翰趴在我的乳房
上,挑逗着,亲吻着,他不时用厚厚的嘴唇夹起我已经发硬的乳房,在口中研磨
着。两只大手又重重的揉捏着我的乳房。

  我心想,就这样吧,太舒服了……约翰开始进攻我的下身,他的胡子刮的我
的大腿好痒,他的舌头贴在了我的内裤上,口水浸过了内裤,让我的小穴完全暴
漏了出来,还好这个地方灯光很暗,也许他看不清我小穴的样子。

  他一边赞美着我的身体,一边摘下了我的内裤。他的舌尖舔到我阴蒂的一瞬
间,我高潮了,淫水感觉像憋不住的尿水一样涌出阴道。

  他和徐龙和李镇不一样,他俩凭着体力蛮干,而约翰更是先挑逗我的欲望,
还灵巧的勾引着我。

  约翰把大舌头一下贴在我的外阴上,感觉好温暖,好贴心的舒畅。他的舌头
时而舔弄,时而灵巧的钻进我的小穴,让我的淫水越来越多。

  我低声的呻吟着,生怕引起周围人的注意。「啊……恩……教授……好舒服
啊……从来没有的快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