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三部曲美妻瑶瑶—3 完
三部曲美妻瑶瑶—3 完
   约翰舔弄我的小穴,弄的我屁股底下都是自己的淫水了。约翰脱下自己的衣

服,露出了坚实的肌肉,还有,那个大的不行的肉棒。

  我看着这根肉棒,就像和老公在黄色电影上看到的那样,巨大无比。二十厘
米,不,可能都要二十多厘米。

  约翰看着我妩媚的娇躯,我的身体因为他的挑逗而发热发红。

  我坐起来一点,试图用嘴含住约翰的肉棒。好大的龟头,自己的嘴都很难含
住,怎么可能要侵入到我的阴道里呢。

  约翰示意我张开双腿,我有些迟疑和羞涩。约翰扒开我的双腿,然后两只手
把我的双腿打开快成一字型了。他把巨大的肉棒开始向我的小穴挺进。我一身紧
张的看着他。

  「别紧张,宝贝,你会很舒服的,前所未有的。」

  噗的一下,龟头就干进了我的小穴,我激动的扭动着腰:「太涨了,教授,
好大啊……」我都快哭了出来。

  约翰慢慢的研磨着:「说女人阴道的弹性是200% ,只是没被利用好,
快感也是倍增的。」

  约翰温柔的一点点挺进,终于插进了一半,我就感觉已经插到底了,平时,
老公也就插到这个地方吧。

  约翰开始了抽动,每次抽动都前进了一点,他握着我的双脚腕,让我无法太
多扭动,我只能扭动的腰肢,来表达自己此时的兴奋。小穴涨涨的,前所未有的
快感涌上大脑。让我不知所措了。

  约翰的肉棒被我的小穴紧紧的夹着,感觉一点空隙都没有。

  约翰忽然使劲顶了一下,我觉得自己都要失禁了,约翰一插到底的时候,我
也不知道是淫水,还是尿水,一鼓脑的喷了出来。

  「啊……啊……啊……」

  我的声音越来越大,已经控制不住了。

  「哦……小天使……你太敏感了……」约翰边干着我边说。

  我的大奶子随着约翰的抽插一动动的,这时约翰放开了我的双腿,两只大手
像揉面一样来回揉搓着我的乳房。并时不时的偶尔紧握一下,让我又疼又兴奋。

  我兴奋的呻吟起来,已经不顾场合了。周围的人在互相调情的同时,也在看
着这个活春宫,一个外国强壮的男人干一个亚裔的大奶美女。

  约翰每次的插入都特别有力,感觉自己都要被他干穿了一样。难以形容的兴
奋感和丝丝痛楚。毕竟第一次被这么大的肉棒干进去。

  肉棒的血管刮着我的阴道壁,让我一直处于兴奋之中。也许是紧张,自己呻
吟的都有些口渴了。

  约翰的大肉棒在不停的干着我的,而两只大手忽然持续特别用力的捏着我的
乳房,乳汁是喷出来的。这时旁边有人出现奇怪的唏嘘声。

  这时有人过来看我们性交。约翰像是在显示自己的体力一样。让我背朝着他
从后面插入我,我此时的姿势是跪在沙发上,而约翰是站着从斜上方把鸡巴撞进
握的肉穴。小穴经过他这样狂风暴雨的抽插,都有些木了。

  一股股的快感悉上我的心头。我的上身被约翰抱起,我挺起上身,两个奶子
随着约翰的冲击而来回跳动,约翰原本把这我双臂的大手,一起又抓住了我的奶
子,揉捏成各种形状给来围观的人看,我羞涩的低下头。

  周围大概聚集了七八个男男女女。看着约翰在插一个亚裔女子。约翰的大手
还时不时的刺激着我的奶头,不一会又流出些许乳汁来。我完全沉浸在大肉棒的
抽插下。无暇顾及周围人的眼光了。

  「啊……教授……干的……好舒服……啊……恩……好大……小穴要爆……
了……啊……爆了啊……啊……」

  这时旁边有男人故意把手身在我的口中,我像舔阴茎一样舔弄那男人的手,
汗毛很多。要不是被约翰干成失神的样子,平时打死我也不会做出来这么淫贱的
动作的。

  约翰的阴茎依然快速的出入在我的小穴中,每次约翰抽出,我都觉得他的大
肉棒都像要带出我的阴道内壁的一样。力量感特别强。

  约翰干了我二十多分钟都没休息,他忽然加快了速度,每下都一插到底又拔
出,又插到我的小穴中。让我的兴奋点又提高到了一层。

  「啊……顶的……小穴……好舒服啊……啊……干……操死了……啊……舒
服……死了……啊……要受不了了……啊……啊……恩……啊……」

  突然约翰死死顶住了我的小穴看,我觉得他的肉棒都要伸进我的子宫里了,
感觉很疼,但一股股的热浪涌进阴道,让我舒服及了,自己也舒服的流出水来,
约翰射的太多了,我趴在沙发上,约翰足足射了半分钟,让我兴奋的不能自己。

  约翰拔出阴茎时,阴道里的精液和淫水像尿尿一样流了出来。

  我无力的趴在沙发上,任由小穴的精液流出。这时约翰把阴茎放到了我的嘴
中,让我舔弄着,我只能吞进一个龟头,约翰的鸡巴慢慢软下后,我才能吞一半
在嘴里。在我含的过程中,约翰的鸡巴有些许精液流进了我的嘴里,很是浓稠。

  我趴在沙发上,任由自己的屁股撅在那里,好像浑身没有力气再动弹了,这
时有一个年轻人让我上身扶到沙发背上。我的下正好放在沙发的靠背上,他把阴
茎使劲的碓进了我的嘴里,阴茎没有约翰的大,我勉强的含一多半在嘴里。他一
边干着我的小嘴,欣赏着我俏丽的脸庞。

  忽然后面我觉得一个巨大的肉棒插进了我的小穴,我无法回头看,但一定知
道不是约翰了,这个肉棒的形状不一样,头很大。然后以点爱抚都没有的开始吧
唧吧唧的干着我的小穴。我又开始了忘情的兴奋。

  从后面干我的男人,还不停的用手拍打着我丰满的屁股,我能感觉到自己的
屁股肉在随着后面的人插我的小穴的冲击力在抖动着。好像还有别人在拍打着我
的屁股,啪……啪……的很是清脆……虽然疼,但不知道为什么很兴奋。

  这时干我嘴的男人开始了快速的抽插,一股脑的把精液射在了我的口中,然
后用我的嘴清理着自己的阴茎。

  我的嘴都被干麻了,当我低下头准备专心被后面的阴茎干时,一个男人的手
抓起我的头发,让我抬起头来,把肉棒又伸进了我的嘴中,每次都插的很深,并
且在不断的说,用嘴呼吸。我有点不知所措。

  他一边干着我的小嘴,一边用大手掌拍着我的脸颊。啪啪的很清脆,要不是
有阴茎在嘴里,他不能使那么力气,否则我的脸蛋非得让他给打肿了不可。

  我的屁股被抽的火辣辣的感觉,而且一只有人在打着我的屁股取乐,啪啪清
脆的抽打声一直没断。而我的脸蛋,也被人轻轻的抽着。

  这时从后面干我的男人开始快速的抽插,我知道他要射了,又是全部射在了
我的小穴里。烫的我很是舒坦。觉得精液又从阴道中缓缓的流出,而正在干我嘴
的男人也在我嘴中口爆了。

  我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是精液的味道了。

  这时约翰走了过来,看着我一侧脸颊有些微红,屁股更是红通通得。抱着一
丝不挂的我走到了洗手间。约翰拿喷头给我清理了身上的精液。

  我几乎没什么力气了,任由着约翰的摆弄。

  「小美女,你没问题吧。」

  我微笑的点点头:「就是没力气了,刚才被你们干的有些疼,但很舒服。你
看,这里肿了。」我给约翰看了自己被干肿的小穴。

  约翰用手拨弄了我由于被干很长时间还没合上的小穴,肿的像个小馒头,约
翰把一根手指插了进去。

  「还这么多淫水啊。」

  我羞赧的微笑着没有回应。

  我和约翰到了外面发现几对躲在角落里做爱的情侣们。

  结果厕所门外等了有五六个男子,他们眼巴巴的看着我,看看约翰。

  约翰看了看我,然后就把我推向这些人群。

  这时一个男人把我按到地毯上,让我跪在地方,屁股股高高的撅起来,一下
就插了进来。

  「哦……啊……好大……」我呻吟着。

  这人抓起握的双臂,让我上半身挺了起来,每下都很卖力的干着我的小穴。

  这时一个男人蹲在我面前,使劲的揉着我的乳房。并且使劲的捏着我的乳头
向外扯,扯的我好疼,但好兴奋。

  这时这个人像拍打我屁股那样狠狠的打了一下我的乳房,啪的一声。我的乳
房随着他的手掌摇晃着。我疼的差点没流出眼泪来。

  「啊……好疼啊……」

  那人可能觉得打重了,接着没有使那么大的力气,左右手一边一下的扇着我
的奶子。啪啪……啪啪的很是清脆,让我很是疼。

  约翰在一旁只顾看着。

  每抽打一下我都惨叫一声,让众人都很兴奋,我的乳房没几分钟就被打的红
肿起来,那人还在继续,但每次打起来,虽然疼,但有一丝的兴奋感在里面。

  不一会,乳汁又被拍打了出来。这回,那人更来劲了。一打就就几滴乳汁飞
溅出去。

  他快速的打起来,打的奶子乱颤,乳汁四溅的。这时我真疼的忍不住了,哭
了出来。阴道里的肉棒忽然又加快了速度,射了出来。让我又疼又兴奋。

  随着我的哭声,那人不打了,开始抱着我的头,把阴茎干进我的嘴里,快速
并且很深的抽插了几分钟就射了出来。

  我躺在地毯上,嘴里和阴道里都是精液,乳房被打的红肿起来,比刚才还大
了。

  这时一个男人扶我坐到他的阴茎上,我只得伏在他的身上,他自下而上的干
着我。

  不到几分钟,他也射在了我的阴道里。另外一个青年又开始干我的小嘴,我
的嘴已经麻木了,只眼瞅着阴茎干进自己的嘴里,呼吸困难,然后被射的一口精
液。

  这六七个人分别在我的小穴和嘴里射了精。这时约翰走了过来。用大手抚摸
着我的乳房。乳房由于被打的红肿,一摸又疼又兴奋的。

  我含情脉脉的看着约翰,自己被干的真是过瘾及了,小穴都合不上了。

  这时约翰抱着我的腰肢,亲吻着我被打肿的乳房,然后忽然一巴掌掴在了我
的脸上,我被打的几乎都看见星星了,然后众人又是一顿唏嘘。我知道,这是他
们做爱的方式。

  如果你们很开心,就打吧。我低声说。

  这时约翰轻轻的拍着我的脸颊,啪的又是一巴掌。

  我的觉得自己的脸被打的火辣辣的,但内心有种自虐感,都被人轮奸成这样
了,还能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对约翰是兴奋,对我自己是惩罚吧。

  我的头发散乱了下来,这时一个人又耗着我的头发,把阴茎塞入我的嘴里,
但他一分多钟没有抽插,一直顶住我的喉咙,让我恶心的难受,当他松开我的时
候,我吐了出来,把刚才吃进去的精液都吐了出来。

  紧接着,他啪的掴了我一巴掌。

  我倒在地上,这时约翰架起来雪白的双腿,又开始干起我的小穴来。

  「啊……恩……啊……啊……」我兴奋的哼唧出来。

  「都被干成这样了还这么兴奋……你老公真是满足不了你了……」

  约翰干了我十多分钟就射在了我的小穴中。后来他送我回了宾馆。都快凌晨
了。

  我睡到中午才起来,之后学习了几天,那天的晚宴,让我觉得像梦一样,若
不是生疼的阴道提醒我,真就想把它当成一个梦。

  约翰告诉我,那里的人每一个人都在发泄着真实的欲望,其实他自己也不知
道人的欲望什么是扭曲,什么是常理之中的。

  在临行前,我单独被约翰又干了一次,就在他所在的医院的办公室里。也许
再也不会遇见这种大肉棒了。

  被约翰干的高潮连连,回到宾馆,腿都快站不住了,张强问我是不感冒了,
我说没事,收拾回去的行李累的。

  来伦敦二十多天了,临上飞机的时候我特别想念沈磊。想念这个好丈夫,在
心里自责着自己,想着回去一定要对他更好。

  到了机场,沈磊拿着鲜花来接我,我开心的扑向他。觉得是希望的开始。

  当天晚上,我给丈夫无微不至的关怀,仔细的舔弄着他的肉棒,用自己的乳
房夹着他的肉棒,还舔弄他的蛋蛋,让他深深的插入在我的口腔里,只要老公喜
欢,我干什么都行。

  回到医院,向院长做了汇报,调整了科室的结构,希望会给我们医院带来好
的效益。

  李镇和徐龙早已离开了,他们曾给我发了信息,告诉我有空到黑龙江玩。

  又一次夜班在卫生间里手淫,我抚摸着自己的阴蒂,心里在想,罗副院长是
否也和约翰教授一样呢?这时,卫生间的门,又开了,我惊奇的看去,是你!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