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难圆的好梦—1
难圆的好梦—1
 字数:9470
前文链接:
(四)野性在呼唤
 
  对我来说,能解开她身上每一颗钮扣,将她的身服一件一件脱下来,
连最贴身的,把最后一件遮羞的东西都亲自用自己的手从她身上剥下来,
比做爱本身,一样动人心魄.
  关于脱女人衣服这件事,我本来不讲究,脱过上百次女人的衣服之后,
都是一样,只要脱光就行了,从那里开始脱,怎样脱,再不会撩起我的欲
火。
  我说的是脱别的女人的衣服。脱妈妈的衣服,心情是永远的复杂和兴
奋,不能掉以轻心,手指加倍地灵敏。
  脱掉她身上最贴身的衣物,从那一件下手会容易些?直觉上,我设想
是乳罩,让她先亮出乳房,习惯了我的目光和爱抚。这是女人的第一个心
理关口。然后才是丝袜和内裤,最后,只剩下内裤遮盖着最后的私处,那
里叫做私处,应该是女人最神秘,最美丽动人的地方。给揭露了私处的身
体,叫做裸体。
  这个逻辑推理,形成我们以后做爱前的一个仪式,像社交礼节一样。
有时,我想考验一下,现在我们已经做过很多次爱之后,我们是开门见山
的一对情人,她会不会抵受不住欲火攻火,急不及待的宽衣解带,像很多
其他情人幽会的场面一样?
  她不会,不会就是不会,我最明白她。而这一份爱的邮包,把它拆开,
完全拥有它的喜悦,我不会放过。全部的过程,包括脱去她的衣服,占有
她的身体和与她共享的性的欢悦,每一个步骤,都是重要的。因为,礼物
的本身是她。
  但我可以搞搞新意思,先脱掉她的小内裤的念头一闪而过.把乳罩留
在最后,看看她穿着乳罩,光着屁股的样子。她会不会用手捂着下体?像
我先解开乳罩时,她一对无处安放的膀臂,会交叠在胸前,遮掩那已无处
隐藏的乳峰。又或者,我只需要拉下她的内裤,就可以做爱,也是一种做
爱的方式,试一试又如何?
  其实,一个女人如果肯和你做爱,那里会介意你想从那里开始把她脱
光,正如她不会介意让你脱光她一样,甚至你的妈妈做了你的女人,也是
如此。
  无他,我只是想,慢慢的让她的的裸体,一寸一寸的暴露出来。因为,
我不 常有这个机会,和她到外面,从容不迫的做个爱。我本没有权利享用
她的身体,所以更会珍惜每一个细节, 都成为我的记忆。
  外面,暮色四合,雪愈下愈大,给壁炉的柴火擞一擞,火星四射,炉
火旺盛。松香薰得满室爱的香气,我们是为了这松香的气味,来到这高山
的杉木带上,和佩云做爱联想起来的香气。
  性交可以不一样,不平凡,好像我们一样,心无旁慕,轰天动地的做
爱,义无反顾地做爱,爱到天荒地老,海枯石澜。我们做每一个爱,都好
像是世界末日前最后的一场爱,爱在壁炉边地毯上,爱在看到湖景的窗台
前,爱在交臂的酒 杯间,爱在一张king size 特大号双人床里。
  
  爱妈妈,是要求倾全力,耗尽全身最后一分精力去爱她的。从来和她
做爱,不许有冷场,不让她失望,我也心满意足。从她体内那十分温柔,
十分美艳的意识退出来,变得柔嫩而疲弱,伏身趴在她身上。她挪移身体,
摆脱我的体重,坐起来,用双手拢一拢头发,乳房微微颤动。做过爱后的
妈妈,挂着一丝满足的微笑,给我唇上轻轻一吻,红红的乳尖扫过我的脸,
仍是坚硬的。
  她起床,两条长腿摆动,向着望湖的窗走去,我们曾在这湖畔漫步,
夏天在湖上泛舟垂钓。冬天时溜冰,赏雪。她,倚在窗前,呈现做爱之后
的美态,那种美,和做爱之前的美,有不同的看头。畅快,轻松,自在,
自信,毫无顾忌。一双无瑕疵的美臀向着我,颈弯肩头有我的吻痕,临窗
外望飘下来的雪花,在路灯映照中,狂乱地飞舞。蓦然,向我回眸,眼里
闪亮着一个主意,说:
  「下雪了,快出去看看,是龟蛋就不要跟我来!」
   她全然的赤裸着,打开门,向我呼叫着,飞奔出去。
  外面,雪花飘下,妈妈没有郤步。我犹疑了一阵,也赶忙爬起来,穿
上拖鞋,随手披着毯子,追着出去。只见到妈妈的尖尖的一对乳房,随着
她身体的一举手一投足而颤摆。在那苍茫蒙胧的灯色里,白色的雪花,落
在她的乌黑的头发上, 和色如白玉如乳脂的赤身上。她向着飘雪挺着两乳,
挥着两臂,整个肉体,毫无保留地向我献呈。我对她笑,她也对我笑,向
我招手。欢跃地,赤着脚,呼哧呼哧的打哆嗦。她在雪地上跳着细碎的舞
步,踢起雪花。快正追上她时,她弯下身来,两手把地上的新雪撮起来,
上尖下流的掬起,抟成雪球,向我抛掷过来。我回敬她,揉成更大的雪球
还击。
  冒着雪球的袭击,我快步趋前,擒住她,搂紧她赤裸裸,快要冻僵的
身体。她叫了一声,将自己整个身体投进我的膀臂。我便把她包裹在被单
里,如痴如狂的拥抱着她,爱抚着她,亲吻着她,将她红艳的舌引出来,
以唇舌交锋,代替雪球大战。她冰冷的,郤柔软的肉体,在肌肤交接里,
瞬息擦得火热起来。
   我已抵受不住马上要把我们结成冰柱的寒意,正欲把她带回屋里,
她发了一个天真的痴笑,说:
  「记得吗?屋后好像有个温泉。我想到那里去让我们泡一泡。」
  「风雪那幺大,不怕冷吗?」
  「温泉嘛,不怕冷。」她说。
  
   我就横抱起她,在铺着厚厚的积雪上觅路前行。柺了个弯,雾气腾起
处,找到了那个天然的温泉石池。
  石池只不过有普通的浴缸大,温泉的水从地底涌上来,咕嘟咕嘟的往
外冒,水深及胸。四面八方是白茫茫的雪,剌骨的寒风卷起千堆雪,涌过
来,扑过来,到池边就给温泉的温暖融成雨点,打下来。
  妈妈泡在水里,双乳露在水面,在朦胧的雪光和雾气中,浮沉着。在
苍茫的大地里,只有我,和妈妈两个人,赤裸相对,浸浴在爱河之中。我
们彷佛回到我们天性最原始的地方,在彼此的眼神里,发现了我们本相,
原来是如此的。我没有什幺需要向妈妈隐藏的,我是她骨中的骨,她也不
该保留什幺不给我,她是我肉中的肉。在爱里面,没有惧怕,没有歉疚。
除了她以外,有那一位,能与我共享我们之间最彻底的赤裸,亲密。
  深沉而悲凉的雪地上,有一个注定的约会,在某一个特定的机缘,母
与子,必须结成一体,与天地交融,解开了一个咒语。妈妈变回她自己。
撩人的肉体,蜕变成为一只小雌鹿,春情发动的那样,在颤抖着,发出求
爱的气味,期待着那一只公鹿,不管是不是她的儿子,或是兄弟,只要精
壮,也是和她一样的发淫,骑到她的身上,成就生生不息的自然规律。她
需要野兽狂暴的发淫,在森林和兄原野上那种简单直接了当的野性的交合。
  我以赤裸裸的两臂,环抱着她也是赤裸的,柔软的腰身。胸贴背,唇
贴脸,腿相缠,心相印,两掌覆盖着她的双乳,轻轻的揉,替她濯去风尘。
她小巧的手,游到她的臀儿和我的大腿的交接处,找到了她需要的东西。
妈妈的一双手,熟悉地轻揉着,撩拨我的阴囊,会阴部即时就接收到信息,
听从她的召唤,向着她翘起的臀儿再一次挺拔起来,从后挺进深剌。冰雪
铺天盖地飘下来,我和妈妈猛烈地,迅速地交合着,就好像野兽一样原始
和无耻。
  「干我,快来占有我,完全占有我!」她大声的呼喊。
  她抓着我的手掌,放在齿间咬着,在欢愉中忍受着猛烈撞击的疼痛。
  「呜...噢...」
  她发出了野狼般的长鸣哮叫,在寂静的无边的湖面的对岸处,传来回
声,震动我的心弦。这是她久被压抑的性欲,一下子爆发出来的呼喊,她
的野性不能受到约束,释放出来。一个得到性解放的女人,在她身上,什
幺事情也都可能发生。
  妈妈和我在决心在一起,那怕什幺礼教,道德,已不能阻止我们相爱。
而我们两个,居然做成了情侣,作过不少的欢爱,到了此刻,那从未遇见
过的母亲才给我遇上。那没有惧怕的爱,相信的爱,终于将她的野性呼唤
出来。
  
  那是在性爱高潮中,宣告她已得到解放的的呼喊!
  这就是爱了!是在爱里彻底的献呈。我从来没有试过如此受感动。她
本来比我更多执着,现在,她比我更自由奔放地去追逐她的爱情和快乐。
我握紧她的双乳,肉体与她相连着,翘首望天。皇天在上,愿为此情见证,
祭拜。
  
  她随着我,拉着我的手,从石泉上攀上来。从雾气和水中冒出来的发
亮的女体,好像是别一个人,从未见过她。
  我们像两个嬉玩的小孩,手牵着手,飞奔回到屋子里。在外面再多一
会儿,我们就会冻僵成冰柱。挑旺了炉火,我们面对着,气还未喘定。我
看着她,这个新发现的身体,我会更依恋她,永远离不开她。
  
  我要她站着,拿了一条大浴巾,替她从上而下擦身。她站着动也不动,
让我替她抹身。她好像是个小女孩般娇嫩,妩媚,她现在向我表露她天真,
狂野的一面。她息气由粗渐细,乳房一高一低的起伏着,满面绯红,全身
光亮,两腿微微分开,双臀浑而翘,像是个男孩子的。湿透了的阴毛贴着
耻丘,滴着水,比平常看起来稀疏...
  
  给我看得有点腼腆,走到镜前,仔细的看看自己的裸体,再转身背着
大镜,扭头,凝视自己的脊背和双臀,大惑不解的说:
  「为什幺这样看我?没看过吗?有什幺好看?」她一面问,一面继续
在她的身体前前后后找寻。
  世间上只有我能有这权利,喜欢怎样看她身体的什幺地方就看,穿衣
的,和不不穿衣的,都由得我。她身材的缺点都看在我眼里。不过,情人
眼里出西施,不完美的都看为完美,而在情人眼里看为美丽的就是美丽。
如果她愿意为我而美丽,可以令她穿戴些什幺,来迎合我的品味,突显她
身材的某些方面......让我得其所哉就太美妙!其实,儿子的口味,何尝
不 是就由一个对他最有影响力的人物,自少培养出来的,那人就是妈妈。
  「你固然好看,不过,刚才从一个角度,捕捉到你一个美妙绝伦的身
段。」
  「快告诉我那是什幺?」
  「我正要把那个角度找出来。」
  我把持着她的双臂,要她抬起来,撑在脑后,这样,她的双乳高挺外
露,腹肌收起,腋毛和阴毛三点构成一个三相呼应的三角形。
  她不耐烦了,或是双手发沉了,要把手垂下来。我用手示意,要她保
持着姿势。
  「你干什幺?肚子饿了,你不饿吗?想吃点东西了。」
  「慢着。就这样,不许动,你这样很美我。我要送你一个小玩意。」
  「什幺小玩意?」她问。
  「不要问,一会儿就晓得。」
  我把她的丝巾拿过来,摺了几折,蒙住她的眼睛。
  「你干什幺?」
  「听我说,不用问,闭上眼睛,不许看,要给你一个惊喜。」
  她让拢紧了丝巾,蒙住她的眼。要她站着,她的两臂,交摺在胸前,
轻轻的承托着双乳,等待着什幺事情发生。。
 
  我预备了一份情人的礼物,那是一对镶了宝石的珍贵小扇贝做的乳头
罩,中间由一条细细的小链子相连。相衬的是一条G弦。我不知道它可以
不可以叫做内裤,因为我想像它应该是饰物,是穿戴在外面的。即是说,
它的设计意念是作为唯一遮蔽下体的饰物。穿在内裤之内,就失去作用了。
它是用两条小链子串连着的一个珍贵小扇贝,它的大小肯定盖不住她的耻
丘,和任何女人的耻丘。小贝縠吊着了一串相衬的宝石,与乳头罩构成的
三角地带的下端垂直配搭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