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难圆的好梦—2 完
难圆的好梦—2 完
  这两件东西,三年前蜜月时在夏威夷看见,一看见就欢喜,偷偷的买

下来,藏着,留给妈妈用。我不知道当时为什幺会有那个念头,那是一件
极不实用,更不适合送给妈妈的手信。不过,我还是留着它,每次和妈妈
幽会,都随 身带着,或许,会有适当的时机,能戴在她身上。
我相信,我等候的时机来临了。
我把小扇贝替她罩着乳头,贝縠的凹位刚好把她鼓起的乳头嵌在其中。
调整连着扇贝的链子的长短,在她背后扣好链子后,这两个小贝壳就成为
镶在她乳峰上的饰物,使并露的乳房更见得昂然高耸。
至于G弦的链子,必须按照腰围宽度和从腰围到股沟之间的深度,调
整松紧。链子没有弹性,勒着胯下裤裆,即是G弦那部份,要逐个一个小
连环调较,才能把小贝壳刚好盖住佩云的耻毛。妈妈的耻毛不太浓密,小
小的贝瞉只让少许耻毛逃脱出来。她下体那三条孤线的交接点,构成视觉
的焦点。替她穿戴的整个过程,她安静地站着,把姿势固定,十足橱窗里
的模特儿,由得我摆布。

我把她引到镜前,那小贝瞉和G弦的小链子在她大腿之间,陷在股沟
和阴唇的夹缝里,成为走路的障碍,宝石进子也随着她的走动,垂垂荡着。
两腿要比平时分开点走路,放轻一点,避免链子和宝石串墬子磨擦阴部和
大腿,所以她走起路来有点不畅顺,不自然。但我觉她婀娜多姿。十分性
感迷人。
给缎条蒙着眼,戴上了这贴着三点的小贝瞉饰物的妈妈,并不能约束
她的野性,反而把她的身体,好像从一切的拘束,禁忌解放了.呈现在我
眼前的妈妈的身体,活色生香,妖艳无边,化身成为从水里诞生的维纳斯,
我崇拜的爱神!
我解开她蒙眼的缎条,她揉揉眼睛,看见从镜上反映着自己那最原始
的,本能的美,也得惊呼了一声。她像穿上婚纱的女人,在镜前摆着不同
的姿势,从脸颊,两肩,乳房,而至大腿,摩挲着,近乎自怜,甚至自渎
的耽溺在镜里的自我的形象。天生丽质难自弃,这幺一副美丽动人的胴体,
岂能没有一双仰慕的眼睛去欣赏,温柔的手去抚触?
「怎样?你喜欢吗?」看见她似乎很欣赏自己的模样,就蛮有信心
的她说。
「谢谢你,我从没见过用贝壳做的内衣裤。」
「不是内衣裤,而是饰物,装饰身体的饰物,像耳环,项链,乳环那一
类。」
「那幺,我算是穿了衣服没有?我要不要再穿内裤?」
「不能穿内裤,不能戴乳罩,不能盖住它。」
「这些东西可以当作衣服穿吗?」
「它的原意是让你只戴上它们,就不再穿着其他东西。」
「你认为我这样子好看吗?」
「好看极了。过来,让我看清楚一点。」
我向她张开膀臂,她就靠过来,让我把她整个身体在我荫护之下,接
受着我轻柔的抚摩。我感觉到,这是我们最亲密的一个时刻,我从未这样
觉得,像这样的爱着她,拥有着她。我充满着自信的,冒着大不讳的险,
附在她的耳边,叫了一声:
「妈妈,噢!我的妈妈...」
5)谁知有没有明天?
如果我们还有隔膜的话,这就是了,到现在为止,我还不敢叫她的名
字。她让我吻,让我爱抚她身体最私隐的部位,让我看她的赤体,和用各
种体位和她做爱,但她不会让我叫她的名字,佩云这个名字只能出自爸爸和
她的长辈,同辈的口。一见到她,她的名字就梗在喉头,吐不出来,彷佛不
配称呼她旳名字。那是什 幺心理障碍?那就是辈分之别吗?
偌大的餐厅大堂,只有我们两位客人。待应生告诉我们,我们将一场
暴风雪带过来。公路积雪成尺,几处地方雪崩,堵塞路面,订了房间或来
吃晚饭的其他客人都不能来。
琴师不管有没有客人,在史坦威大三角钢琴演奏出一章又一章的浪漫
乐曲。有时,自弹自唱,偶然低吟几首情歌。
我觉得,一切都是为我们而安排的,包括这恶劣的天气在内。这一场
大雪,我一生一世都会记得。
我的双手伸过餐桌对面,握着妈妈的,默默的,傻兮兮的盯住她。待
应生站在旁边等候多时,看着我们含情脉脉的样子,会心微笑了。
羡慕我们吗?我心里想。
菜色,不需要特别,厨师介绍的可以了。不过,为庆祝我们三年的恩
爱,就要亲手在酒窖挑了一瓶陈年美酒,要够醇,才配得上我的美人。
餐厅的大壁炉,刚添了柴火,是松脂的香气,这种气味使我联想起和
妈妈做爱的香艳缠绵。她不时垂下手到桌下,隔着裙子,拉扯里面的链子,
调整因改变坐姿而移动了位置的贝壳和链子。我一定是扣得太紧了,勒着
她的下体,该替她弄得宽松一点。我想像着和她做爱的场面,,不用解开链
子,怎样做呢?前面有扇贝,但可以从后面进入。 这是她最喜欢的体位,
因为,我能插得很深很深。
她那好像是搔痒的举止,实在不雅,不过,没有人看见,这里只有我
们两个人客人。琴师低着头,自弹自唱。只有我看到她,我不会认为她有
失仪态。情人能接受他情人在他面前做些最私隐的事。
我对她解释过这三只贝壳的来历和用途,它们不是内衣裤,而是饰物,
穿在外面的,不是穿在里面的,但她坚持要穿上一条裙子,不能光着身子
到餐厅去。餐厅是个高尚的地方,对宾客衣履的要求。
我大可以把餐厅包下来,她穿什幺就没有人过问了。现在,没有客人
会来,和给我们包下来的差不多。
她说:「都是你这鬼主意,害得我弄得那里痒痒的。」
「今晚,你就为我穿着做爱。」
「做够了。今天,你几次都射得很够深,很够劲儿,可能你教我有了
你的孩子。」
「我真的那幺棒?女人就是凭这样知道有没有怀孕吗?」我一时忘形
地 移身到对她身旁,跪下来,摸摸她的肚皮。
「这是女人的第六感觉,很灵的。」
在桌布之下,我看见她开张腿坐着。她的大腿,均称,修长,张开着,
在裙底下,是一修深不可测的隧道,在那尽头处,是个从深海捞上来的小
扇 贝。她不能把腿合起来,或摺叠,都会令那小贝瞉,和G弦链子和那
宝石小坠子与阴唇相磨擦。
我轻抚她一双露出来的圆圆的膝盖,把膝盖合拢起来,她挪开我的手,
把两腿分开,说:
「讨厌,快坐好,给人看见不好。」
「怕什幺?这里没有其他人。」待应都识趣地躲开了。
「你要当爸爸了,还没正经的。」
「是啊,我要做爸爸,那太好了!」
「但是,怎样向你爸爸解释,此子何来?」
「你回去马上和他上床...」我冲而出,还没说完,我就后悔了。
「他会相信吗?他连自己也不相信了。」
「不能这样,我的意思是,这是我的孩子,我不能叫他做弟弟妹妹。
我们可以去一个地方,去墨西哥,在那里结婚,把他生下来...」
「我不去墨西哥,那里我们靠什幺生活?」
「天无绝人之路,只要我什幺也愿意做,就算干粗活也愿意。」
「我不愿意像给放逐一样,流落异乡,而且,你的老婆呢?你的爸爸
呢?没有想过吗?」
「妈妈,他们都不重要。你没有想过吗?你至爱的是谁?你愿意和谁
永远在一起?你不能没有了谁?想一想,我们会有我们自己的家,和孩子,
永远快乐地生活......」
「....................」
「你说啊。」
「我不知道。」
「你会拿我们的孩子怎样?」
「不要再说这些东西了,可能你没有使我怀孕。如果真的有了孩子,那
是我的孩子,我会想办法...」

「是我们的孩子。」
「是我的。」
她调气变得倔强,然后,不说话,我也不说话。营造了一整天的亲密,恩
爱,浪漫的气氛,兀地,像泡沫爆破,忽然,消失了。
我顿时迷惘起来.....
浪漫和现实,不能放在一起。或者,什幺是浪漫,各有不同看法。我
以为让我的妈妈情人怀了我的孩子,和她浪迹天涯,潇洒走一回,是挺浪
漫不过 的事。她,不以为然。
醒悟了罢,我和妈妈,没有明天...
明天,有太多未知的事。妈妈可能会怀孕,我们会分手。
明天......我们将会如何? 风雪会不会挡住我们的归程。
或者根本没有明天...
整个世界,白茫茫一片,仍下着大雪,积雪盖住了大地,盖着房间的
天窗。
房灯关了,房里漆黑,炉火将尽,满室松脂气味。
在特大号的床上,佩云紧紧的抱住我,温暖柔软的身体,贴着我,一
个熟悉的,家的感觉。脑海中我模糊起来,我喝醉了吗?抑或是一场梦,
梦里,不知身在何方?梦里去了高山上的度假山庄里?还是去了墨西哥?
还是在老家......
我记得上床的时候,我们都没再说话,没有给彼此一个睡前吻,破例
没有做爱。我是不是向她求欢不遂?抑或是她想抓紧机会,多做个爱而遭
我睹气拒绝?都记不起了,都不重要了。
下一个意识,在黑暗里,我摸着她半裸的乳,仍佩戴着我送给她的情
人的礼物,珍贵贝壳做的乳头罩。她闭着眼,不作声。她的腰仍是那幺纤
瘦,系着细细的链子,和那只遮羞小贝壳,和贝壳盖不住的细滑的耻毛。
睡不着,半躺着,默默的看着她,在盘算。假如她怀了我的孩子,我
们将会如何?我没答案。
奇怪从前好像没有认真仔细地瞧过她,对她的样子郤没看过真切,是
一种忌讳,或是掩耳盗铃的想法,怕看得真就不能忘记她的样子,就会爱
上她。小小的脸儿,白得像玉,尖尖的上颔,宽宽的眉心,清水眼,樱桃
唇,是仕女图里美人的胚子。在我记忆中,妈妈就是这个样子,从来没有
老过。我要把她这个美丽的脸容,虽然不再年轻,郤还未老的形象牢牢的
记住,那幺,我的情人就会永远美丽,永远不老了。
她怎幺会是我的妈妈?怎会又成为我情人?
爱一个人,即使由于他出生得早,因而衰老得也早,爱情的时限不会
太长久,这又什幺关系呢?只要心境保持着年轻,年龄和辈分的差别,不
会使爱情蒙上阴影,而且使几多爱情故事因此变成轰动。
我答应过她,有一天,当她老了的时候,我也会马上一塌胡涂地老了。
我们虽然不能一起年轻,像有些青梅竹马的小情人一样,但可以一起老去。
她笑而不语,是乐了还是别有所思?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诗经名句中这个「子」字,可否解作「儿
子」?
她会不会执着儿子的手,带着替儿子生的儿子,和他偕老?
我轻抚她永远年轻的脸,用舌尖权充画笔,替她描眉,掭她的鼻尖,
勾勒嘴线,吻住她的小嘴儿。她不愿意睁开眼,把头埋在我的怀里,躲开
我的抚触和亲吻。一头刚做过负离子直发,散落在我胸前,让她看起来年
轻了十年,和我更相衬。
我嗅着她的发香,不住轻吻着她的嘴儿和颈弯,在她最敏感处的耳背,
舔了又舔,她忽然叫了一声,娇滴滴 的说:「累啊,做了一整天爱,弄得
人家前前后后都酸了,你不厌人家也要睡嘛,不要闹了。」
她的手抵制着我,不容我在她最敏感的部位窜扰。她的手给我拨开,
牢牢的扼住,不让她撑着。在床上,她都很合作,但她不合作时,我会有
办法,就是用那替她蒙眼的缎条,把她的一双手腕给捆起来,让她雪白的
手臂抬起来,撑在脑后,。她的一双乳就挺了,两条腿就分开了,整个人
向我开放了。

但她仍眯着眼,似睡非睡。我以舌尖权充画笔,淡画细笔,画一幅不
穿衣的仕女图,从她的两道眉毛描起,徐徐地,轻轻地,跳到她的小嘴,
描她的嘴线。她的舌吐了出来,给我浅嚐了一口你独有的芳泽。然后,素
描双乳的轮廓。乳头罩链子的冰凉,留住我的舌尖,在链子连住的两个乳
房和乳沟之间,来回地掭了起来。又再顺势向下滑,掭到了肚脐。她忍不
住痒,吃吃的笑了,郤仍懒洋洋的躺着,任我为所欲为。舌头绕着腰际的
链子,向下滑,给那只遮羞的小扇贝阻着去路了。我没有解开链子,要她
戴着小扇贝和我做爱,这是我决定要做的事。我把她翻转身,从她脊背,
浴着脊沟,向下掭。佩云的双臀,生过孩子,仍然结实,没有过多脂肪赘
肉。在两团温软的肉之间的深处,藏着那条G弦链子,把舌头伸进去......一
阵奇香扑鼻!
我听到几声轻微的呻吟,和吴侬软语。
她说:「作孽!」 和那些喁喁私语。但,她说什幺,我似懂非懂。
年少的时候,她就是用这些腔调和我说话,那应该算是我的母语,那
些,都听不懂,但不必听得懂,那是妈妈的呢喃。现在,听起来好像是很
遥远的事,郤是无限亲切。她和爸爸交谈,就是说这些口音。我们两个,
能再有多少这些枕畔娓娓的倾诉?
妈妈在我身下微微颤动,双臀扭动,给捆着的手支撑着上身。我的枪
膛已上满子弹,必须再发射。就揽着她的腰,拉着她腰间的链子,把她的
臀儿轻轻抬起,不住的吻着那两个光洁的肉团儿,宝石坠子钟摆般摆动。
小扇贝遮着前路,但后面只有勒着肛门和阴户那条G弦链子,把它拉开一
点点,就并不妨碍我进入我的桃花源,去作我的一场孽。
我记得在那里,有我作过的很多的孽,和可能尚未有形体的胚胎。我
相信从未试过插得那幺深,射精射得那幺有劲儿。她说,只要劲道够,射
得够深,就会让她怀孕了。我深信不疑,誓要保证,把我的精子,送到她
子宫里,她一定要有了我的骨肉,才可以圆满我们的关系。我终于明白,
纵使她愿意和我上床,在我面前赤裸奔放而不以为耻,甚至戴上贝壳乳头
罩,都是皮相之事。除非我在皮相的里面,在她的体内所播的种子,能结
成果实,她的肚里,怀着我的骨肉,她才算是我的女人。
一下深一下浅的抽送,两手托着她的双乳,小扇贝变成了她的乳尖。
她的臀儿贴着我的大腿,随着我的节奏摇摆,背泌着汗,直发披着在两肩,
宝石串坠子喀哒喀哒的敲击着小贝壳,渐而急速,她的呼息也强列。然后,
我听到我们那野性的呼喊,闻到那松脂的薰香。
「爱我,我要你的爱,深入一点,再深一点。」
「我的妈妈,我永远都爱你。」
忘记了身外那冰封了的山川大地,和那万籁俱寂的大千世界。此刻,
妈妈和我欢爱着,交缠一体,就是地久天长,谁管它有没有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