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兄妹情射雕—2
兄妹情射雕—2
 就在这霎那之间,耶律燕小穴里彷佛原有的电流又加了压,那粗大的肉棒猛然一刺,一下子穿透了她的五脏六腑。并发出一种强大的电波,像无数只钢针射向她生一种高度兴奋的魔力,刺激着她整个的身心。她的一双玉手不断地在耶律齐的前胸后背,乱抓乱挠,一双丰满的白腿不停地蹬踢。

最后,又像藤蔓一样紧紧的缠住耶律齐的下身,这时耶律齐用力上抽,连肉棒带肉蛋一下拔了出来,紧接着又是一阵直出直入,急抽猛插,这才减低速度缓慢的移动着。耶律燕仍然摇着屁股,断断续续地呻吟着,耶律燕全身一震,她的穴壁猛一收缩,又波浪般旋转地蠕动起来。

这时,耶律齐也进入了高潮的阶段。俏耶律燕穴壁的蠕动,立刻给耶律齐带来了全新的感觉,是他企盼多年的一刻。他那大肉棒死命的拧磨,耶律燕花瓣疯狂地起伏滚动。

这时,耶律齐又停止搅动,猛然抽出,又狠劲顶进。这样直拉直入,一连二十多下,只觉得一股浓热的阴精,从子宫里直冲而出,把龟头泡得全身大爽,耶律齐终点到了快感来临。他全身颤抖一下,一股精液直冲花心,肉棒也停止了抽送。

耶律燕被阳精冲进了花心,那股又烫又热的激流,使耶律燕全身发抖,双脚一瞪,快活得昏了过去。耶律齐隔着衣服捏着耶律燕软绵结实之玉奶,觉捏着一团棉花,上有小小花蕾一颗,却又坚挺,一抚,兀自跳个不停,耶律齐忍不住又摸了一下,甚觉好玩。

不禁心里暗想:「看这般动情,耶律燕小美穴里肯定骚水四溢,少时行云施雨,岂不快哉。」

心下一想,手上不觉加快了抚弄,二人亲嘴,耶律燕已不胜娇羞,仰卧在床,见耶律齐轻手解去郭芙后衫绿裙,剩一个鲜红肚兜,藏住了那妙缝和趐乳,耶律齐又轻解肚兜丝带。耶律燕躺见母亲在身旁不由有些害羞,按住耶律齐之手,冠耶律齐并未强行,而是嘴衔着耶律燕嘴,一面亲嘴,一面开导她:「燕儿,你娇美如花,玉体举国无双,何不让哥再次一睹仙姿,一亲芳泽,也喜渡年华。」
娇美的耶律燕耳根被耶律齐呼出之气搅得痒痒,况一经耶律齐抚弄,心里已是欲潮澎湃。

遂移开玉手,任耶律齐剥去肚兜,玉人一如削了皮之水灵灵鲜活活之萝卜,煞是可爱,再说耶律齐遽将身上衫解掉,可恨有一扣不掉,耶律齐不由拔掉了它,自个也是精精光光,两个人赤条条滚在一起,暂不理会耶律燕,房中自有暖炉生温,也不觉冷。

耶律燕此时半睁凤眼,见耶律齐蜂腰健臀,通体玉白,下体绿草萋萋,顶着一根硕大无比阳物,亦觉惊诧,且觉欣喜。耶律齐欲火高炽,见胯下那物,正昂首挺胸,不时点点头,耶律燕伸手过来,握住阳物,并翻开肉皮,见一颗红鲜鲜,紫艳艳之大肉头缮跳将出来,宛如鸡蛋大小。

耶律齐见耶律燕玉体横陈,趐胸全露,玉乳上两颗红宝石般水晶葡萄,再看小腹之下,里面阴毛油光水滑,中间挂着一条肉缝如白馒头上开了道红口子。欧阳克已是难耐,遂伸出手指,一指按在肉核上,兀自捏拿不住,原来骚水已湿却肉核,滑腻腻的。

另一指插入肉缝深处,觉得四周如虫叮着手指,湿漉漉,粘乎乎,热烘烘,甚是有趣。耶律燕因耶律齐手指按在肉核上,腹内不禁一股快意由下而上直至全身,至耶律齐将一手指插入户内,更觉户口有些痛,但更觉舒服,随着手指之深入,耶律齐觉得手指头愈来愈滑,里面更是热如火炉,胯下阳物早已铁硬。
耶律燕见耶律齐手指进入越深,越觉得舒服,不由收紧肌肉,夹住手指,不由嫩肉直颤,骚水四溢。耶律燕几经耶律齐拔弄,两腿各自在床边架上自然分开,中间的鲜嫩肉缝如孩童张开小嘴咀嚼,兀自一闪一动,而且缝不时流出些滑液来,露出红红嫩肉,一颤一颤,中间那个肉芽正自闪个不停,犹如药包袋里花生米子一样。

耶律燕用两根手指分开自己两片肥厚嫩肉,一颗珍珠兀自动个不停,又用另一只手握住耶律齐阳物,那阳物经耶律燕玉手抚弄,已比先前粗大一倍,玉茎燥热,未消红光四射,犹如铁杵。耶律燕不由一惊,欲火焚身。

耶律齐阳物经耶律燕指引,已贴近骚穴,耶律齐用心戏弄一阵,把个阳物放在洞口,却就是不过去,在四周边缘这插插那弄弄,把耶律燕差些急死。

耶律燕已是欲火难耐,急欲耶律齐之粗大阳物插入:「哥,快把那物放了进去,让襄儿爽爽,心肝,襄儿的小穴……痒得紧哩!」

耶律齐听了妹妹耶律燕淫语,亦兴奋起来,却只插入一半,并慢慢研磨抽送起来,少女耶律燕淫兴勃发,骚狂有加,一任颠迎。点几个回合,耶律燕顿感周身舒服。口里直叫:「杨大哥,你弄死襄儿了。」

耶律燕身子狠命耸动,娇声娇气,叫个不停,耶律齐觉着火侯既至,遂全根插入,直抵花心,耶律齐狠命地插,耶律燕狠命地纳,户内淫水汩汩外流,四肢舒服。心想:「比那手指尖,粗大阳具真爽多了。」

几经大抽大送,约八百多个回合,俏耶律燕已丢了几次阴精,而耶律齐之红盔大将军仍是一如既往,高高耸起。耶律燕翻身上马,让耶律齐平躺床上,把自个阴户口对准巨大阳物,大力推射,一挺腰,听得卜一声,阳物却进入了俏耶律燕后庭。俏耶律燕觉得疼痛难忍,几欲用手将阳物拔出,重插入口。

怎奈耶律齐一手擒住,不让她动手,一面抽插,几个回合,后庭渐有肥水流出,俏耶律燕但觉痛楚不如以前,也就慢慢迎送,自个手指,则不停挖弄阴户,淫水如泛滥春潮,一涌而出,从红鲜鲜之嫩肉缝中射了出来,涂得耶律齐满手皆是。

这时,液粘滑腻,玉穴直如小之口不住地咀嚼那般,煞是妙趣,耶律齐更是一往无前,所向披靡,直插得俏耶律燕娇呼不已,一双玉臂顾向上凑,真个美哉,二人均兴奋至极,跌入那飘飘欲仙之妙境。

自从那一夜兄妹俩共度云雨以来,他们从中获得了极大的愉悦和享乐,兄妹俩偷偷的过起了甜蜜恩爱的夫妻生活。在耶律燕的芙蓉帐里,兄妹俩翻云覆雨,颠鸾倒凤,当耶律齐的大肉棒在她湿淋淋的小嫩穴中大力抽插,滚烫的精液冲击着自己甜美的花心时,耶律燕总感到自己美上天了。

在哥哥耶律齐大量精液的滋润下,耶律燕美丽修长的玉体显得越来越成熟娇艳了,俏丽的脸上带着娇羞的红晕。神秘花园中黑亮的阴毛越长越密,在花园的中央是一块美艳洁净的空地,突起两片红嫩滑润的饱满蜜唇,像熟透了水蜜桃,轻轻地闭合着,形成一条无比诱人的粉嫩肉缝。兄妹俩来到温暖的海滩,仰躺在松软的沙滩上。

耶律齐凝视着年轻美貌的妹妹耶律燕,只见薄薄的上衣包裹着她那呼之欲出的丰腴胴体,娇餍如花,满脸媚艳。耶律齐呼吸有些急促,虽然凝视着妹妹的脸,但眼角的余光却注视着她饱满的胸部。看着哥哥充满欲望的俊目,耶律燕的娇躯开始发软。耶律齐望着耶律燕,只见妹妹幽妍清倩,依稀似越国西施,婉转轻盈,绝胜那违赵家合德,行动娇花,依依不语。春山脉脉,鬓发如云,腰肢似柳,容兴真真夺魄,艳冶诚然销魂,丹青虽有千般巧,难描耶律燕一枝花。耶律燕桃腮称银面,朱唇配玉牙,纵非月宫嫦娥容,宛同当年张丽华。

见她樱桃小口,糯米银牙,口吐丁香,珠圆玉润,轻嗔浅笑,香喷喷,甜蜜蜜,眼横秋水,眉插黛山。正如瑶台织女,便似月殿嫦娥。秋水盈盈两眼,春山淡淡双娥。玉足小巧袜凌波,嫩脸风弹待被。耶律燕唇似樱桃红锭,乌丝巧挽云螺。皆疑月殿坠嫦娥,只少天香玉兔。耶律齐哪里还忍得住,耶律齐把玉人平放于床上,解却耶律燕的红腰带,耶律燕外裙尽掉,耶律齐又退去了她的内衣,令耶律燕娇羞不已。耶律燕玉臂娇软,被耶律齐满怀相贴。在光天化日下与耶律齐满怀相贴令耶律燕羞涩难忍,耶律齐趁机去解耶律燕内衬,耶律燕忸怩挣扎不已,耶律齐从容解开耶律燕内衬纽扣露出耶律燕肚兜。耶律燕第一次见到妹妹只穿肚兜,耶律齐明显感到妹妹肚兜下的玉乳风光无限。

耶律齐乘耶律燕不备,耶律齐趁机解了耶律燕贴身小衣的系带,耶律燕贴身肚兜渐渐滑去,一个吹之欲破,活嫩玉色之体尽露出来。耶律燕难拒哥哥令她无比销魂的床上功夫,她扭动着自己性感的胴体,闭上了美目,任耶律齐行事,耶律齐会意,笑着把妹妹的贴身内裤给卸了。

耶律齐急拿掉妹妹耶律燕身上松垮的肚兜,令她丰腴修长的玉体横陈,露出那葱白蒜色胶白嫩臂,似出泥脱皮之嫩藕节一般光,胸前嫩呵呵光油油的两个秀乳如丘陵般,秀丽可人,坚挺硕美。又如那倒转玉杯,两点乳头似秋日山顶上之一株红枫令人见色心动。耶律燕那娇小玉脐于平实腹部倒嵌入内,如一细碎玉坠。肚脐之下一团小肉丘突现,高耸直抖,黑毫覆盖,较开始时毛发更甚,那毛又柔又亮,颤肉垒起,中间一道缝心,宛似幽密小径,且有一丝光亮乍现。又如婴孩吸奶一般,一双嫩粉唇随呼吸而自动,咻咻直颤。

耶律燕下意识的将双臂环抱在胸前,娇羞地掩护着自己的娇躯。可是那一对丰满高耸的乳房,却无法被完全的遮挡住,反而因为受到挤压,而使雪白的乳峰从臂间的缝隙里迸出,形成了一个无比诱惑的形状。

耶律齐低下头,把她小巧的耳珠衔进了嘴里,轻轻的含着。耶律燕低吟一声,脸上浮现出了淡淡的嫣红,眉梢眼角间尽是春意。那略带娇嗔又略带销魂的神态,直接的唤起了男人最原始的征服欲望。于是,耶律齐温柔的、却是坚决的掰开了耶律燕的手。她的小山丘似的双峰抖动着弹了出来。峰顶那一圈明显扩大了的乳晕中,粉红色的乳头微微蠕动着,就像含苞欲放的蓓蕾一样娇艳鲜嫩,令人欲咬之而后快。

耶律齐忘情的在妹妹的双乳上把玩着、吸吮着。耶律燕的妙目星眸半开半合,湿润的双唇充满诱惑的厥起,仿佛在诉说内心深处的饥渴与盼望。耶律燕极力扭动着玉体,耶律齐笑道:「燕儿,我们是多年的床上伴侣,还忸怩什么,你看,你的身子也在说要了。」

耶律燕低头一看,绯红的双颊登时像火一样燃烧起来,只见自己乌黑的长发散乱的披在胸前,遮挡在两个饱满的乳峰上。嫣红的乳头在发丝丛中若隐若现,增添了几分撩人的诱惑。那一对娇艳欲滴的乳头,已经在哥哥口水的滋润下明显肿大了许多,正又挺又硬的高高凸起,仿佛两粒珍珠般的葡萄,在无比诱惑的召唤着美食家去尽情品尝、尽情玩味。

「燕儿,哥很快就会让你真正的快乐!」耶律齐边说边握住了耶律燕的那双小巧柔美的纤足,缓缓的向两边分开。

可是耶律燕的双腿紧紧的绞在一起,竟使耶律齐一时之间无法得手。耶律齐把手挤进了耶律燕的大腿内侧,上下抚摩搓动,耐心的等待妹妹耶律燕迷醉于她的挑逗。片刻后,耶律燕的俏脸上渗出了细细的一层香汗,呼吸声已是清晰可闻,夹紧的双腿也渐渐松开了,不过仍阻碍着耶律齐手指的进一步攀升。

这时耶律齐灵机一动,出其不意的在她的腋下一搔。耶律燕「啊」档的一声轻呼,身子像触电般一抖。这一刹那耶律齐两只手一起用力,成功的分开了她的双腿。在她的呻吟声中,用膝盖把她的腿呈「大」字形的牢牢顶在了两边。
「希望等会你也用这大的劲来夹我!」耶律齐眼光早已落在了妹妹神秘的私处上。

只见在凝脂一样光滑柔软的大腿根部,一片漆黑的阴毛均匀的覆盖在腿间的隆起处。和耶律燕相比,耶律燕的阴毛显得较为蜷曲细长,而且十分的浓密,有的甚至还蔓延到了雪白的股沟里,阴毛的中央露出爱液横流的桃源玉洞,耶律齐的伸手掂起了一撮阴毛,用指尖轻轻把玩拉扯着……

「哥,你讨厌,轻一点……啊呦……」耶律燕娇声的叫了出来,秀目中蕴含着羞艳的神色。「好燕儿,你配合哥,咱们两都会非常开心愉快的!」耶律齐边说边用手指拨开了那片茂盛的草丛,灵巧的翻开了娇嫩的花唇,触到了一个小小的相思豆上。

耶律燕的娇躯一下子绷紧了,两条健美匀称的长腿高高的竖了起来,嘴里犹自喃喃的道:「哥……啊……燕儿……那里好舒服……嗯……」耶律齐手口并用,在妹妹身上最动人的几个地方大肆轻薄。

耶律燕的胴体像蛇一样扭动着,贝齿咬住下唇,呻吟道:「啊不,啊……好……啊……燕儿受不了啦……啊……真美……啊……好哥哥……你轻一点……啊……」

此时,耶律燕那小巧玲珑的乳蒂已经充血膨胀,完全的凸了出来,乳晕也扩大了好几倍,变成了充满情欲的暗红色。她的俏脸如花,晕红的双颊和略略张开的小嘴,却明白无误的表明了耶律燕内心世界,耶律燕已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的生理反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