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故事发生在森林公园—1
故事发生在森林公园—1
 


(1)

  夏天,昨晚刚下了一场小雨,已经上午九点多了,还能感到凉爽,某南方省
国家森林公园的一个小路上,有三个漂亮年轻的女人在边走边说笑,中间那个稍
显大些的叫徐莉,今年二十九岁了,是某机关的公务员,左边挽着徐莉的胳膊正
同说笑着的叫姚湘,看她俩的亲热劲就知道她俩很熟,她们是好朋友,姚湘是个
警察,今年二十三岁,男友也是警察。旁边那位一看就知道是个学生,是徐莉找
来的导游,可这一路上她好象是听客了,光听徐莉和姚湘两个吱吱喳喳的说笑了。
也难怪,酷夏难得这么好的天气,正好利用补休的时间出来玩玩,心情当然好了。
因为并不是法定的休息日,森林公园人并不多,她们又远离了正常的游览区域,
所以看不到一个游人,这正是她们希望的,在城市里每天眼睛里都是人,早烦了,
来到这大自然里,不想再见到什么人。

  她们沿着小路边走边说笑,来到了公路边,说是公路,实际就是国家森林公
园为维护方便而修的简易公路,很窄,只能通过一辆车。

  这时,身后传来汽车驶来的声音,大家站住脚,都扭头来看,见不远处一辆
吉普车驶来,她们向路边靠去,但车来到近前,却停了下来,从车上下来两个人,
姚湘眼尖,惊呼起来:“吴刚,你怎么来了?”

  原来下来的人正是姚湘的男友,刑警,身材高挑,虽显的瘦削,但能看出来
身体十分的结实,他把手指放到嘴边,没有答话,又指了指另一个身材矮胖,年
纪四十开外的男人,意思是我跟他来的,问他吧。这时,那个矮胖子走向了徐莉,
冲着一脸疑惑的徐莉说到:“你叫徐莉?”

  " 是啊。你们找我吗?“。

  “你被怀疑同一桩贩毒案有关,我奉命带你回局里接受调查,请你配合一下。”
那男人说着,掏出了手铐。

  “不会吧,我什么也没干啊。”徐莉一脸冤枉地说,并把眼睛朝姚湘看来。

  姚湘上前一步,拦住说道:“肯定是搞错了,徐姐怎么可能是罪犯呢?”

  吴刚伸手把姚湘拉到一边,“你别激动,我也不相信,老刘是二组的,专门
负责缉毒,带她回去肯定不是没有原因的。”

  “那你来干什么,你又不是他们组的。”

  “我听说你们在一起,我不是担心你嘛,如果她真是坏人,我担心你的安全,
才主动要求和老刘一起来的。”

  姚湘撇撇嘴,“你在我才不安全呢?”说着,抬眼挑衅似的看着吴刚。

  这时,徐莉已经被老刘铐上了手铐。姚湘走过来,关心地问,“徐姐,没事
吧,铐得这么紧。”

  “没关系,但如果不是这个矮胖子而是让你老公来铐我就好了。”

  姚湘瞪起了眼,恨恨地说:“都什么时候了还不忘胡闹。”

  嫌疑人被控制住了,老刘和吴刚这才注意到旁边不知所措,怔怔地站在那里
看着这一幕的女学生,“喂,你是什么人?”老刘凶吧吧地问道。

  “她是导游。”徐莉在旁边替她回答了。

  吴刚走了过去,温柔地说:“姑娘,别害怕,你是导游吗?”他说话很轻,
好象意思也是让姑娘也轻声告诉他。

  “我不是导游。”姑娘说的也很轻,但足以吓了吴刚一跳。

  他一楞,把姑娘又往旁边拉去。“那你可得跟我说清楚,否则,你也要被我
们带走的。”

  “也用手铐铐我?”

  “那……当然,对怀疑是坏人的都要采取点限制措施,不是吗?”

  “那……我不是导游,把我也铐上吧。”姑娘犹豫了一下,故意学他拖着长
音说,并伸出了并拢的双手。

  吴刚咧嘴笑了一下,“当真?”

  姑娘也笑了一下,“嗯。”

  吴刚回头向几米开外的姚湘问道:“她是导游吗?”

  “是吧,是徐姐找来的。”

  “她一路上都向你们介绍了些什么?”

  “没介绍什么,基本都是徐1 在讲。”姚湘说。

  “你有麻烦了。”吴刚对姑娘说。

  “老刘,来一下。”

  矮胖子过来了。他们商量了一下。老刘对姑娘说,“你叫什么?”

  “方依依。”

  “也得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

  可手铐只有一副,老刘便解开了徐莉的一只手,把徐莉和方依依铐在了一起,
就象手牵着手。

  “上车。”老刘一挥手,上了驾驶位置,姚湘按老刘的安排坐到了副驾驶的
位置,两个嫌疑人和吴刚坐到后座上,吴刚坐中间,她们两人坐两边,因她们被
铐在一起,上车时费了不少劲,吴刚得又低头又锅腰。

  “都是你,没事瞎凑什么热闹。”他边低头上车边冲着方依依说。

  “我的确是有些事说不清嘛。”已经坐到车上的方依依说,她倒有理了。

  车启动了,这是他们从山下公园管理处借的车,老掉牙了,开起来山响,互
相说话十分费劲,干脆谁也不吭声了,只听着车的轰轰响。吴刚这时感到了这车
里可不舒服,大夏天的,虽然外面凉爽,但车里三个人挤在后面,一会儿汗就下
来了,因为是夏天,又出来的匆忙,吴刚只穿了个圆领衬,现在已经被汗水浸湿
了,左边徐莉穿的是无袖的连衣裙,已经有点潮湿的胳膊紧靠着他,他还感到了
她是有意识地往他这边靠,一股股的香气朝他涌来,

  “这个女人,这时候还想着诱惑我,妈啊,她散了多少香水。”吴刚自言自
语地说。

  他们是邻居,早就认识,岂只是认识,他们之间还真的有一腿,吴刚认识姚
湘前,一个人住在一个四合院的东屋,是单身宿舍,而正屋的二间房就住着徐莉,
徐莉刚闪电结婚,接着又一个闪电离了婚。吴刚平时下班晚了,一个人不愿做饭,
徐莉就邀他过来一起吃饭,吃完饭就喝茶看电视聊天,象姐弟似的。

  但姐弟关系在一次偶然的事情被改变了,有一天饭后,他们正坐在一起看电
视,是战争的故事,一个女联络员被敌方抓获,被五花大绑押着走在山路上,还
绑在树上拷打,但女联络员宁死不屈。

  吴刚眼睛直了,他很小就有这么个毛病,一看到被捆绑的女人就兴奋,现在
也同样,身体发生了变化,他移动了一下身子,想掩饰一下尴尬。这时听到徐莉
说:“我要是生在那个年代,也会象她一样宁死不屈的。”

  “我要生在那个年代,更希望成为那个坏蛋。”吴刚在无意识中接了这句话,
然后猛醒。扭头看到徐莉也是吃惊的模样。

  后面的情节吴刚都没看清,脑子一片空白,好象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也不知
怎么向徐莉告别回到自己的宿舍。

  第二天,他看到徐莉并没有太在意,就又恢复了常态,继续到徐莉的屋里来,
他认为这个做姐姐的并没有看透他的内心的秘密,谢天谢地。

  几天后,又是晚饭后,他们又坐在一起,这时徐莉拿出一套光盘,“我买到
一部好的电视剧,电视台以前放过,但我没看全,现在买到了,我们一起看吧?”

  “好啊。”这是一部武打片,但武打只能算是三流,可片中多个女角色都虽
然武艺高强却总被绳捆索绑,一个个被五花大绑的年轻女人的镜头让吴刚快透不
过气来,下面又将短裤顶起,他不自在地变换着姿势,看到徐莉并没留意他的失
态,而是一次次地站起身来,拿水果、添茶水忙着。后来离开进了洗手间,一会
儿听到淋浴的哗哗声。

  他安下心来,可以继续看片中的捆绑女人镜头而不用提心吊胆地怕别人注意
了。过了一阵,他光顾着看电视剧了,并没有注意到徐莉已经坐到了他旁边。这
时的徐莉把身子斜靠在他身上,头搭在了他的肩头上,手抱住了他的腰。着实把
他吓着了。但他没敢动。

  “吴刚”,他感到了她的热热的气息,“帮姐一个忙。”

  他趁机挣脱身子,转过来。发现她的眼睛在盯着他。“什么?徐姐尽管说。”

  “让我作一次女英雄吧,我……一直都在想。”徐莉有点喘。

  “我……”

  “你来作坏蛋。”徐莉直接说。

  “这个…”。吴刚脑子里想到,难道她想……。

  “怎么?不敢吗?”徐莉见他这样,开始激他。

  看着她那带挑衅的目光。“有什么不敢的,我是说这个坏蛋怎么做呢?”

  “就想片子的坏蛋一样,抓我,绑我,拷问我。”

  “你想当侠女?”

  “不,我更想当宁死不屈的女联络员。”

  “真的吗?你不是在开玩笑?”

  “当然不是,我早就想了,我知道你也想,对不对?”徐莉眼睛紧盯着吴刚。

  这样的好事还客气什么。吴刚站起身,“来,谁怕谁。”

  徐莉满意地笑了,把身子转过去,背朝着他,把手往旁边的沙发一指,沙发
上不知什么时候放上了一捆棕色比小手指细点的麻绳。看来她早有预谋,那就别
装正经了。吴刚伸手拿起了那捆绳子。

  抬头看到徐莉身上的睡衣已经落到地板上,只剩下无肩带的胸罩和下边的内
裤了,他的心跳在加速,身材真够棒的,不胖也不瘦,很匀称,估计前边的乳房
也不会差。

  吴刚拿起绳子,就往她后颈上搭,又停下,“真的绑了?”

  徐莉没说话,头微低着,把双手拿到了后面反剪起。再说话就都是费话了,
吴刚把绳子往徐莉后颈一搭,将她两臂带到身后,绕了几圈,绳子到了手腕处,
将两手腕并在一起,两股绳子合一,把两手腕捆在一起打结,绳子往上提,穿过
后颈的绳子,然后往下拉,同时将绑在一起的手顺势往上托,接着很快地打了死
结。只用了不到两分钟,徐莉就被五花大绑了。只见她头后仰,胸前挺,两手高
吊在身后,胳膊被绑绳勒的出现深沟。

  被绑的她没动静,好象在回味刚才被绑的过程。片刻,她稍回头说“你绑的
真利索,我还没反应怎么回事,就被绑的动不了了。”

  “当然,我是警察啊,这点活还是比较熟练的。”吴刚得意的说。

  徐莉突然转过身来,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你不是警察,你是坏蛋,你把
我绑起来,我也不会屈服的。”

  看到吴刚在楞楞地看着近似裸体被绑的结结实实的徐莉。“嗨,干嘛呢?你
这个坏蛋,你是在审问呢还是在审美呢?”

  “噢。”吴刚这才知道他该进到角色里了。

  “你这个乱党分子,真他妈漂亮。”

  “呸,有你这样审问的吗?徐莉笑骂道。

  “你就是夸我我也不会把秘密告诉你。”她继续把他往角色里拉。

  他走到跟前,凶吧吧地说,“你要再不说,我就要用刑了。”

  “有什么手段都使出来吧,我不会说的。”

  “你不说,我就把你上边这块布脱掉。”他伸手挑着那薄薄的乳罩。

  “你就是把我下边都脱掉,我也不一定说。”

  这俩人,这是审讯吗!

  “那我们就试试。”吴刚把手绕到徐莉身后,一下把乳罩的扣解开了,两只
丰满的乳房弹了出来,想要往地上掉似的,吴刚赶紧伸手接住。吴刚两手托着徐
莉的两只乳房,轻轻地抚弄着,徐莉闭上眼睛,抬起头,前挺着胸,呼吸急促,
“啊,坏蛋,有这种刑罚吗?真让人受不了,我快坚持不住了,你要把我下边也
脱掉,我有可能会招的。”

  “好啊,为了得到口供,那就除掉它吧。”吴刚一手继续玩弄着徐莉的乳,
一手把那条白色小内裤往下退。

  徐莉叫起来。“别真脱了,我招,我把秘密告诉你。”

  “好啊,说吧,”但吴刚的手并没有停下来。“内裤已经过了膝盖,一下子
掉到了脚踝处,徐莉嘴上说不愿意,但脚却很配合地抬了抬,内裤完全离开了她
身子。

  “快说。”吴刚边脱边说着。

  “我说,我告诉你,我下边全湿了。”徐莉的回答出乎吴刚的意料。

  “这就是你要招秘密?好吧,我要看看是不是真的。”

  “不,不能看。”徐莉叫着,但却把双腿微微分开。

  吴刚把手伸进她两腿间。

  “好啊,敢骗我,这是湿吗,这可是相当的湿啊,看我怎么收拾你。”吴刚
边说手指开始进入那湿漉漉的洞穴。徐莉也不再大叫了,仰着头,紧抿着嘴,身
体开始随着吴刚的动作轻微的蠕动,随着吴刚的手指在里面的搅动,发出一阵阵
的呻吟。吴刚感到徐莉的身体逐渐往下瘫,便加紧了手对她乳房和下面湿穴的刺
激,边连推带托将她带到床边,使她跪在床沿,屁股高高撅起,头抵在床上,一
只手继续戳插阴穴,一只手把自己裤子退去,露出早已坚挺的肉棒,

  “投降吧,再不投降我就要把你正法了。”

  “我受不了了,我投……投降,但照……样把我正……正法吧”。徐莉已经
话都说不成语了。

  “好吧,那我成全你”。吴刚说着龟头就抵到了洞口。

  “等一下,你这样进去我会大叫的。”

  “明白,得堵上嘴。”吴刚环顾四周,发现徐莉那扔在地上的内裤,便捡起
送到她脸前,她看了一眼刚才还在她身上的内裤,微微闭上了眼,微微张开了嘴。

  吴刚把内裤塞进徐莉的嘴里,又把龟头抵到了洞口,她这时很安静,连呼吸
都停止了,从她紧紧绑在身后的双手由于使劲攥着拳头,关节都发白了,可以看
出她也是十分紧张地等待着对她的侵入。他简单的试探了一下,就将阴茎缓慢但
坚决地推了进去。徐莉长出了一口气,又没了动静,但随着吴刚的由慢到快的抽
插,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呻吟也在被堵着嘴里传出,越来越大,那声音,已经
不是呻吟了。吴刚在想,这还是堵着嘴呢,要不堵上还不把邻居带招来?真应该
把嘴堵的更严实些,可现在吴刚已经不想停止给他带来巨大快感的抽插。几分钟
后,随着吴刚的大力抽插,徐莉的身体开始痉挛,被紧紧的绑在身后的手也在痉
挛,由拳头变成僵硬的张开状,嘴巴也好象在痉挛,不是呻吟声,只剩啊啊的叫
声,洞穴里面也在痉挛,他感到了他的阴茎被紧紧的裹住,他加大了抽插的力度
和速度,一股巨大的快感涌来,热流喷薄而出,两人都僵在那里,片刻,徐莉瘫
倒在床上。

  她自己顶掉堵在嘴里的内裤,喘着粗气,“坏蛋,这样的刑罚我受不了,只
能屈服了,但这也是我最喜欢的刑罚。”

  她用捆着手做着过来的手势。“来,让我摸摸你那个刑具。”

  吴刚把还坚挺着阴茎放到她手里,她温柔地抚摸着它……。

  一阵颠簸,把吴刚从过去的回忆中拉回来,破吉普车还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
行驶,但吴刚总觉得快感还在两腿间继续,低头一看,吃了一惊。

  原来,……


(2)

  一阵颠簸,把吴刚从过去的回忆中拉回来,破吉普车还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
行驶,但吴刚总觉得快感还在两腿间继续,低头一看,吃了一惊。

  原来,他两腿间已经被高高的顶起,左边坐着的徐莉正用带着手铐的手轻轻
的抚弄着。虽然那东西还在裤子里,但已经显现出柱形,她用两纤细的手指在上
下的活动着。吴刚大吃一惊,扭头看了一下坐在右边的方依依,发现她正在斜眼
看着,脸上的红晕已经染到脖子了。这使他十分尴尬,又怕前面的人看到。急忙
瞪着徐莉示意把她手拉开,在吴刚几次的瞪眼后,徐莉不情愿地把手向收回。

  但随之而来的情况更让吴刚不知所措,因为徐莉和方依依的手是铐在一起的,
徐莉把手往回拿,却把方依依的手拉到了吴刚的两腿间,他更加尴尬,扭头看方
依依,她脸更红了,但并不打算拿开手,而是在犹豫了一下后,轻轻环握住了那
高高的顶起。他吓坏了,抬头看了看老刘,他在聚精会神地开车,破车加破路,
使他根本顾不上后面的情况。而姚湘因疲劳正在低着头打瞌睡。

  谢天谢地,亏了姚湘是个单纯没有那么多心眼的女人,不然我可如何交待啊。

  就在这时,车突然停了,方依依把手离开。吴刚弓着腰,掩饰着自己的窘态,
问“老刘,怎么了?”

  “我觉得前边的桥不保险,来的时候就觉得有问题,我得去看看。”说着,
推开车门下去了。

  “下车。”吴刚要摆脱现在这种状况,招呼大家下车。

  这时姚湘也醒了,迷迷糊糊地问:“为什么停车了?”。

  吴刚说:“前边的路有些问题,先下车吧。”

  一行人都下了车,老刘从桥那边过来。说:“桥看来不结实,可能是年久失
修。这样吧,人都下来,车上的东西也卸下来,我开着空车兴许可以过去,然后
你们走着过来。”

  车上没什么东西,打开后备厢,里面有一只油桶和一些工具,还有一个大帆
布包,大家七手八脚把这些东西都拿了下来。

  老刘上了车,吴刚说:“老刘,小心点。”

  “知道了。”

  车慢慢上了桥,行驶到近半时,就听到那破烂木桥发出几声“嘎嘎”的声音,
在几个女人尖叫声中轰然倒塌。

  吉普车和老刘一起跌下山涧。吴刚急忙指着惊呆的徐莉和方依依对姚湘说,
“看住她们。”就冲向涧边,桥完全塌了,山涧很深,根本看不到车在哪。吴刚
大喊了几声,没有任何回音,只好回到大家身边。姚湘急忙问,“怎么样?”

  吴刚摇摇头。

  “那也要想办法下去救老刘啊?”姚湘不甘心。

  “我也想去救,可下不去啊,就是能下去,也得两个人去,我们都下去,她
们怎么办?”吴刚有点拿不定主意。

  “那也得下去,不能把老刘这样不知死活地扔在这时。”姚湘急了。

  “别急,想想办法。”吴刚过去翻动着地上的工具,没什么可利用的,又打
开了帆布包,吴刚的眼睛一亮,包里满满地都是绳子,一捆一捆的有粗的有细的,
应该是公园职工应急用的。

  吴刚有了主意,“姚湘,这样办。”他指着一捆粗大的绳子,把这个绳子固
定在石头上,然后我们顺下去。

  “那她们怎么办?”姚湘问。

  他又拿起一捆较细的绳子,“我们把她俩捆上,我们再下去。”

  “行吗?”姚湘犹豫。

  “我觉得行,就这么办。”吴刚决定了。说着,把绳子拿出来。

  姚湘拉住他,眼睛盯着他,“你小子,是不是看她们漂亮,动了歪脑筋了?”

  “说什么呢,不捆她们,我们下去她们还不跑了,或者我们下一半她们把绳
子一松,我们还不跟老刘一样啊。”

  “我总觉得你假公济私啊。”

  “那把你捆上,我和她们下去?”

  “呸。”

  “好了,这是正事,别犹豫了,再犹豫老刘真的完了。”吴刚走向还用手铐
连在一起女人。

  “我们要下去救人,为了不使你们逃脱,当然也为了你们的安全,要把你们
绑起来,应该没什么意见吧。”

  徐莉撇撇嘴,“绑不绑我们也说了不算啊,你说绑就绑呗。”

  吴刚打开她们的手铐,对徐莉说,“你跟姚湘到公路那边。”又对方依依说,
“你,跟我来。”

  路两边都是树林,姚湘和徐莉进了左边的树林,吴刚把方依依带进了另一个
方向的树林,往里走了大概二十多米,确定从公路那边看不到这里时,停下来,
左右端详找了一棵碗口粗、比较直的树。

  “来,到这里来。”吴刚招呼着。

  方依依走过来,“你要把我捆在这棵树上?”

  “是啊,转过身试试合不合适。”

  方依依转过身把身体背靠在树干,吴刚把她双手反拢过树干,两小臂平行,
两手腕相靠。

  “正合适,你看呢?”

  “我,我不知道。”方依依有点紧张。

  “你等一下,我整理一下绳子。”吴刚开始整理长长的绳子。

  “大哥,你真是警察吗?”方依依依然双手反剪,靠在树上问。

  “那还用说,当然是了。”

  “那我就放心了。”

  “怎么讲?”

  “我其实不是什么坏人。”

  “没说你是坏人啊,你只是我怀疑的对象,最多也就是嫌疑人,因为你无法
说清与徐莉的关系。”

  “其实我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我是在校大学生,学旅游的,因和男友吹了,
所以一个人跑这里散心。那位大姐正在找导游,我正好一个人,闲得没事,我又
对这里的旅游景点知道一些,就这样冒充导游跟她们在一起了。”方依依解释着。

  “那刚才你为什么不说呢?”吴刚奇怪的问。

  “我看见警察抓人,还用手铐铐人,挺刺激,我特别喜欢刺激的事情,就故
意不说清楚了。”

  “你当成游戏了,但现在即使我相信你的话,也晚了,我还是要把你绑起来,
等回去再弄清楚吧。”吴刚已经整理好绳子,要开始绑她。

  “随便你绑。”方依依已经不再紧张。

  “警察大哥,你别笑话我,我一直有想被男人施暴的怪想法。”方依依羞羞
答答地讲。“但要真碰上坏人又怕害我,又没有好人对女人施暴的,现在好了,
是警察大哥你铐我捆我,我放心,你是好人,不会伤害我,还让我感受一番刺激,
挺好。”方依依简直有点眉飞色舞了。

  “现在的女孩子真厉害,我可绑了,我要绑得很紧的,可别后悔啊。”

  “不怕,绑紧点更刺激。”

  “你穿的也太超前了吧,到处都露着,绳子要是把皮肤勒疼了可别怪我啊。”
是啊,方依依穿是够省布的,上穿无袖T 恤,下穿短裙,甚至可以说是超短裙。

  “我喜欢这样,再说,我哪里知道今天要落到你手里啊,不然你先让我回家
穿点衣服再……哎呀,你开始绑了啊。”吴刚已经用绳子从她两手腕开始了捆绑。

  他用的是日式捆法,先绑住两手腕,再把绳上提绕到身体前边,从乳房上勒
过,再绕身后,穿过身后的绑绳勒紧后又绕到前边,从乳房下面勒过,吴刚绑的
很紧,每次勒绳时都用了劲。

  从绳子碰到她手腕起,方依依没再说话,默默地承受着绳索对自己身体捆缚,
只是偶尔发出轻轻的呻吟。

  吴刚绑好她上身,正好用完一根绳子,开始整理下一根。

  “怎么?还绑呀?”

  “得把腿也绑上”

  “大哥,你捆得这么紧,我一点都动不了,不用绑腿吧,肯定跑不掉的。”

  “把你捆在这里,不光是为了怕你跑掉,也是为了你的安全啊,如果捆得松,
你要挣扎,被别人听见动静过来一看,哈,一个漂亮MM给捆在树上,你想是什么
后果啊。肯定被他占了便宜,所以……”吴刚在为捆绑方依依找着理由。

  “所以就把我捆得一点都动不了,就只能你来占我便宜了?”方依依说话一
点不饶人。

  “别这样说,我可不是那种见到女孩就来劲的人啊。”

  “是吗?刚才在车上,我看见你那东西都要顶到车顶上了。”方依依继续攻
击着他。

  吴刚想起刚才在车上的情景,脸竟然发热,一时不知说什么来回击这个一心
想寻求刺激的现代女郎。方依依看到吴刚的窘态,开始笑起来,而且越笑越厉害。

  吴刚看着她想,如果没有绳子捆着,这样的笑法肯定是前仰后合,可现在她
身体被紧紧地捆绑着,只有那被勒得高高耸起乳房在剧烈的颤动,这情景让吴刚
看的呆在那里,太美了。